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闭眼+浮出水面拉郎同人)沉醉第二章—谢晗X洪少秋(监禁play)

作者有话说:
       为了庆祝浮出水面要播啦,我来填个坑(别信),默默来码一章接着虐洪队,好像哪里不对ORZ。这次的梗来自于东哥的手!身为一个手控这手实在太好看了!然后我就想虐来着……咳咳……这章感觉谢晗被我写的越来越变态……额……默默望天
       这就是作者的一个拉郎脑洞,CP是张鲁一《在他来了请闭眼》的变态谢晗和靳东《浮出水面》里洪少秋。背景呢就是两个世界观合一,谢晗的执念变成了洪队,我的设定里面Alan不再是指薄喵喵,而是某种诸如缪斯的存在,算是设定谢晗抓住洪队后为了让洪少秋属于自己而给他取的名字。好吧,我其实就是单纯的懒得再取个英文名字了。第一章大家有兴趣也可以看下。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洪少秋无力地倚靠在墙壁,无意识地在摩挲着自己左臂外侧的一处微小的凸起。
         在这间谢晗专门为他打造的华丽牢笼,这间四面都被柔软却坚韧的牛皮包裹,连自杀能不可能的房间,时间被无限拉长,没有一丝声音。呆的久了,连自己的心跳都响若擂鼓,连呼吸声都是种干扰。而这种极限状态下持续的安静,让他对每天谢晗的到来已经本能地产生了期待。因为,只有谢晗的声音,他的出现才能打破这种令人恐惧、紧张、甚至焦虑的安静。他明知这样下去迎接他的只会是自我的毁灭,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沦陷在这种畸形的心理控制之下。
        他知道,这些都是谢晗在逼他屈服的心理手段,正常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不了七天就会心理崩溃,然后被打破自我,再被重建。那他呢,他又能坚持多久?他看了看墙上镜子里自己苍白憔悴的脸,不自觉颤抖的身体,颓然苦笑。
         移开视线,低头看向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腕,还有那双被谢晗用特别的药水腐蚀掉了原本因为长期持枪而布满的老茧的手。只是因为谢晗不喜欢那双因为持枪而变得粗糙的手,一切就被强行摧毁重建,按照谢晗的喜好和意愿。而这双手自己的主人,却连拒绝都没有资格。现在,这双曾经能够百发百中的手在皮肤被药水腐蚀,新的皮肤长出之后,白皙红嫩地连轻轻的触碰都敏感异常。
        “嘶……”洪少秋低呼一声,只是试探着触碰身上的衣物,手上的肌肤都如烈火焚烧一般的灼痛,洪少秋心中悲愤更甚却无可奈何,只能惨笑一声,真是小看了谢晗对自己的执着。为了区区一个洪少秋,谢晗当真是机关算尽。思及此,洪少秋不由面露讽刺。
        深吸了口气,洪少秋强令自己振作,他又看了看左臂皮肤下埋着的芯片,自己唯一剩下能获救的可能。在这三天以来,洪少秋一直在等,等自己以防万一植入的追踪芯片能起效,能让叶晗他们找到自己。
         然而,已经三天了,他还陷在谢晗的掌控之中,洪少秋的眼中郁涩更深。是芯片失效?还是信号不够?再一思索,心念一沉,难道叶晗也出事了?这样的猜测让洪少秋的心中越发不安。双手也下意识地紧紧攥住身上唯一一件宽大的衬衣,指尖隐隐发白。即使如此带给他剧烈的痛处,也让手腕刚刚结痂的伤口再次崩裂,鲜红的血迹顺着手腕蜿蜒到了掌心,可这些痛都不及他脑中的猜测可怕。他就像自虐一般痛恨着,惩罚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如果说之前的三天支撑着他的信念是等待救援的话,现在的他已经猜到,这条路必然已被堵死。没有网络,没有任何除了谢晗以外的其他人,没有任何的信息来源,与外界隔绝。没有能够支撑他活动的食物,谢晗为了限制他的行动、消耗他的体力,只提供流质的食物。洪少秋陷入了真切的迷茫,难道真的是绝境了吗?
        “嘎吱——”绝对的安静中,这开门声就如晴空霹雳,被从迷惘中惊醒的洪少秋浑身一僵,他知道,恶魔已经来了。
         “Alan,你今天过得怎么样?”谢晗带着微笑,手举着一束妖艳的红玫瑰,穿着得体的定制西服,举止优雅得就像一个来见自己心爱情人的绅士。可惜,这一切都不过是恶魔的伪装,撒旦的面具。
洪少秋抿紧了有些干涩发白的嘴唇,别开头不去看谢晗,想要无视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在这三天里,在谢晗无数次的折磨中,他开始用无声地抵抗来维持自己最后的尊严。只有浑身紧绷的肌肉能体现出他对谢晗的忌惮。
      谢晗看着洪少秋无声地抗拒,不悦地眯了眯眼,可一转眼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又笑着继续说道:“亲爱的,今天可是我们在一起第三天的日子,我还带了最新鲜的玫瑰来庆祝呢。”谢晗一边用普通和情人呢喃一般诱人的嗓音低语,一边欺身来到洪少秋的身边,献上手中娇艳欲滴的玫瑰。
       然而洪少秋对这一切嗤之以鼻,不顾双手的疼痛,用身上仅存的气力举手打散了谢晗手中的玫瑰。一瞬间,娇艳的玫瑰纷纷扬扬洒落一地,在角落昏暗的灯光映衬下,就像一滩又一滩干涸的血迹。
        谢晗绅士的面具被洪少秋的举动给彻底打破,露出冠冕堂皇之下血腥的爪牙。他一下将洪少秋抵在墙壁上,一手扼住洪少秋的脖颈,看着他因为呼吸困难而开始泛起病态嫣红的脸,在他的耳边呢喃:“亲爱的,太任性,是会受到惩罚的。”
     欣赏够了洪少秋的挣扎和痛苦,谢晗在他濒临死亡的前一刻,放开了手。转而抱着他因为这种缓慢持久的窒息而不断颤栗咳嗽的身体,甚至温柔地拍着洪少秋的肩背帮他顺气,仿佛刚才下死手想要掐死他的人是另外一个人……
       “谢晗,”洪少秋挣扎着挣脱,倒向一旁大口喘着气,眼角血红,嘶哑着声音说道:“你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多谢夸奖。”谢晗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脸露得色。然而在他看到洪少秋手腕的血迹,以及掌心的红印时,勃然变色。他一把将洪少秋从地上拖起,双手交叠,从墙壁的一侧拉出一道锁环,扣住了洪少秋的双手。
        “唔……”剧烈的动作让洪少秋被药水腐蚀过后敏感的双手如被针刺一般疼痛难忍,忍不住痛呼。

        而谢晗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止,他冷笑着一边调整着锁链的高度,阴郁而神经质地道:“Alan,为什么你永远记不住我说的话,”一边拉开洪少秋因为疼痛而蜷缩着的手,一寸一寸抚摸着那双修长,圆润,骨节分明的手。看到洪少秋因为自己的来回的动作痛得浑身止不住颤栗,呼吸急促,十指连心的痛让他太阳穴一抽一抽的涨痛,额头也布满了冷汗,浑身上下狼狈不已。然而他的眼神,那双让人心醉的眼睛,即使弥漫着痛苦却仍旧坚定如初。就像黑夜中孤独而执着的最后救赎。谢晗无声喟叹,他迷恋地抓紧洪少秋的手,看着那让他着迷的眼睛,仿佛沉醉其中,他自言自语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眼睛,你的手,你身体的每一寸。只有你,我的Alan……”

评论(21)
热度(25)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