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禁玉上篇——烈火如歌暗夜罗X玉自寒(一发完不了我也很忧桑啊)

写在前言:

       这篇是个实验篇,看看暗夜罗和玉自寒兼容度,主要我看了玉自寒那张囚禁Play的剧照(我上条发的那张)实在蠢蠢欲动啊,自己丰衣足食虐一发,玉师兄这武功高强又易推倒的人设实在太想虐了。默默站all玉。说不定我要雪玉,暗玉,战玉都来一(别信)发……这篇时间线应该是接原著如歌被熏衣刺杀然后没死,玉自寒却被暗夜罗抓走那段。有几段直接摘了原著,都标好了。应该不影响看文。现阶段看剧版挺还原的,期待这段到时候怎么拍,先自己写一段解解馋,等剧里播了我再来看看有无售后23333

     

下篇


      幽暗漆黑的地底,暗河静静流淌,墙壁上的火把悄无声息地燃烧。在这里,一切仿佛都是死寂的。没有生命,没有未来,没有希望。(原著)

     有的只有一个身着单衣,满身伤痕,却被森冷的锁链所禁锢,以一种折辱的背缚双手的姿势跪坐于地的男人,那个本该安坐高台受人敬仰的静渊王——玉自寒。

      而现在,那人曾经修长如玉的手,如今指甲残缺破解裂,手上布满令人心惊的伤痕,原本洁白无暇的衣襟上散落着斑驳的血痕,昔日光洁细腻的额角布满灰尘和血印,一丝不苟的发髻依然涣散。只有因长时间被锁链禁锢在这种无法安坐又不能直起身的痛苦姿势所带来的肌肉的几下颤抖,以及在这暗无天日的暗河宫中的阴冷所带来本能的战栗,才能让人感受到玉自寒身上尚存的一丝生气。

       而玉自寒的脸上却是死一般的绝望空寂,放佛对自己遍身的伤以及加诸于身的刑具都恍然未觉,好似整个人在看见如歌被刺的瞬间已然禁止,归于空虚。

      长时间的折磨,以及刺入骨髓的阴冷让他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黑夜中的平静已经被打破,黑暗中的魔鬼即将到来。

      之前暗夜罗为了抓他回来在胸口所击的一掌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内伤,掌风所到之处引发了阵阵的郁痛。而无法休息的折磨更使得他伤势愈发沉滞,现在的他恐怕已然功力尽散,就连抬下手的力气都没有。玉自寒咳嗽得微微弯下了腰,几缕鲜血溢出嘴角淌落身上仅剩的单衣之上,他眼神空茫,浑浑噩噩的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可即便如此,即使身陷囹圄,遍身狼狈,他却依然有一种高贵内蕴的气质,宁静的眉宇间,有淡淡如玉的光华。

       就在此时,黑暗中的魔鬼已然化作血红的影子在石屋骤然凝聚!暗夜罗大笑而来:“如何,可考虑好了吗?”

       玉自寒却像是对他的到来熟视无睹,他只是轻轻咳嗽着,好像暗夜罗不过是一抹透明的空气。

       暗夜罗笑了,黄金酒杯在指间旋转闪光,他笑得比血红的衣裳还要妖艳:“不愧是静渊王,单就这份沉着的功力,哪里是景献王和敬阳王那两个蠢货可以相比的?”(原著)

      玉自寒知道他来做什么。

       暗夜罗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希望通过他来控制朝廷,并承诺他以天下皇位。

     “你找错了人。”

       玉自寒静静说。如果暗夜罗找的是敬阳王或者景献王,应该都会一拍及合。

       暗夜罗叹道:“可是,我偏偏看上了你。”轻松可以到手的一切,没有任何困难得到的东西,对他而言,没有吸引力。(上面这几段都是原著内容啊,没想到再看一遍原著这么基情。)

     “你是疯子。”

        玉自寒勉强抑制住低咳,带着一丝痛苦的喘息着,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暗夜罗。

        而眼前的暗夜罗却似毫无所觉,他笑的妖冶而魅惑:“不错!我就是疯子!我偏偏要让整个世界混乱,我偏偏要让每个人都痛苦,他们越是痛苦,我就越是快乐!!”

        说完,他慢慢俯身靠近跪坐的玉自寒,一双手像是带着无限怜惜一般,轻抚着玉自寒额角还在渗血的伤口,将他散落开来的碎发别在耳后,最后停留在玉自寒的唇畔,在此用手指摩挲流连,温柔的像是恋人情动时的呢喃一般如泣如诉。

       玉自寒双眼一凌,然而双手受制,功力尽失,现在的他对于暗夜罗如此狎昵的举动却是连躲避都成了奢望。但玉自寒骨子里的坚韧自持让他无法忍受这种恶意的轻佻举动,可惜倾尽全力,却也只能将已然沉滞不堪的身体微微后仰,尽可能的离眼前的魔鬼远些。

       但这逃离的举动却惹怒了暗夜罗,方才温柔的情人在一瞬间幻化成修罗恶鬼,他脸色瞬间阴婺,猝然出手扼住玉自寒的脖颈,将玉自寒整个人重重地推抵在地牢的墙上让他动弹不得。玉自寒虚软无力的脊背狠狠撞在冷硬的墙上,背缚的双手无力在虚空中挣扎却无济于事,只能从口中不自觉溢出呜咽昭示他身上所受的痛苦。而暗夜罗却不会停下施虐的动作,他的另一只手在玉自寒的唇边抚弄,依旧维持着暧昧的距离。可是这一次,暗夜罗却没有再扮演伪善的情人,直接用手指探入了玉自寒由于被扼住咽喉而微微张开的口中,在他的唇齿间肆意游弋征伐,时而追逐着湿软的红舌,时而在紧致而敏感的喉咙口翻搅,而被迫承受这一切的玉自寒止不住生理性的干呕和战栗,眼眶通红充血,原本就虚弱以及的身体被逼出了一身的冷汗,苍白的脸上倒反而带上了窒息以及口腔被翻搅所染上的病态的嫣红。

     许是被玉自寒痛苦的样子所愉悦,这暗夜罗放开了对他的钳制,看着蜷缩在墙角大口喘息的玉自寒柔情万种地感叹道:“多么优秀出色的静渊王啊,世间原本不知会有多少人为你倾倒,可惜,如今却是一个废人。”他的声音像蘸着蜜糖的毒钩,一下一下打在玉自寒已然千疮百孔的心上。

     “真的不打算答应我的要求?”暗夜罗拿出一块丝帕擦拭着手上的水迹,一边继续微笑着对玉自寒说道。

     “我说过,”玉自寒的声音由于剧烈的咳嗽带着一丝黯哑 ,然而出口的话语一如当初的坚定:“你找错了人。”

       听到依然拒绝的话语,暗夜罗眼波流转,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不良于行,孱弱不堪却依旧如青松绿柏一样凌然的静渊王,颇有兴致地回答道:“那我想我们以后会天天见面的,希望你能在我手中坚持的久一点,毕竟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人了……”

       夜仍在继续,黎明依然遥不可及……



评论(47)
热度(7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