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玉非玉,罗非罗(脑洞NO.1)——(刘芮麟魂穿玉自寒,赖艺魂穿暗夜罗)一发完小甜饼系列

作者有话说:

这就是我之前的一个脑洞,毕竟戏外赖艺被所有欺负的梗实在是太好玩了,刘芮麟这怼天怼地的毒舌属性也是秘制2333333,这俩画风一度让我不能直视原剧。各种脑补导演喊完CUT以后赖艺的悲催生活23333所以有了这个文,主要我虐文写多了换换口味,可能后期有新的梗了我再更这个小甜饼。比如赖艺披着暗夜罗的壳子偷偷去找玉自寒商量怎么不崩人设还不用被弄死,然后被侍卫组看到以为暗夜罗觊觎王爷等等不过最近坑有点多,让我慢慢还ORZ……



    刘芮麟自一片混沌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不在保姆车上,却是跪坐在一间让他觉得很是熟悉的囚室,手腕一动却只听见一阵清脆的锁链声响。再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白色的单衣单裤,内心顿时一阵卧槽,弹幕刷的飞起:什么情况,这不是玉自寒的被抓的那场戏嘛,什么鬼?幂姐整我?不对啊,摄像机都没有,整个鬼啊又不是愚人节。

     然而,当他试着用双腿换一个姿势时,却是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两条腿完全不能动。我去玩真的!内心的弹幕瞬间又放大一个字号。然而,现实就是,他,魂穿到了自己演过的角色,虽然最苏但也是最惨的那个角色身上。

    惊天霹雳!

     可是,没等这个新“玉自寒”对穿越事件发表感想呢,他的眼前已然出现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影。

    暗夜罗来了。

    烈火如歌当中最变态,最可怕的关底boss来了,还是来虐我的,妈呀,天要亡我。虽然玉自寒的脸上一如既往的凛然,但刘芮麟内心的小人已经呈现奔溃状,默默捶桌。

    他只能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大变态,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然而预想中的台词迟迟没有到来,他有些诧异地微微抬起了头。然后,就看见大boss暗夜罗用一种很微妙又有点熟悉,有点暗爽又有点心虚还有点纠结地表情看着自己。

    电光火石间,他脑中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霹雳布袋罗?”(这个是这俩在微博上的梗,有兴趣可以去翻一下,刘芮麟说赖艺这个暗夜罗造型像霹雳布袋戏里面那个黑白书生😂😂😂)

    面前的暗夜罗听完之后差点没蹦起来,直接开口喊了一句:“刘芮麟!你也穿来了?!”

    刘芮麟终于想起来为什么熟悉了,默默扶额,这傻白甜不是赖艺是谁,不过也好,总算解了当下之危,不用被boss虐了,不然真不知道剧里那口血他还吐不吐的出。

   “你也穿成暗夜罗了啊。”刘芮麟好歹也算是有遇到小伙伴的欣喜之情了。

    “是啊,没想到我们都穿成以前的角色了,还好是暗夜罗,要是穿成铠甲勇士那就搞笑了,我可不想再把当年那个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信一这种羞耻台词再念一遍。”赖艺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甚至开始了吐槽。

     刘芮麟也顺着赖艺的话回想了自己铠甲勇士时期那个糟糕的剧情,然后默默把曾经那个耻度爆表的变身画面从脑海中删去。不过他看着赖艺这适应良好的样子,心里有了猜测,接着道:“看来你比我早穿来。”

   “是啊,我昨天来的。已经见过不少人了,不过他们都是土著。我刚才还在想,需不需要防着不被奕浪怀疑崩人设,真的在虐你一遍。”赖艺直接卸了原来暗夜罗身上那股范儿,就在原本玉自寒囚室旁的床上坐了下来,还拍了拍胸口感叹着:“还好是你,不然过了这么久了,台词我都快不记得了。”

   “奕浪?你是说除了我俩,其他全是土著?”刘芮麟从赖艺的话里面抓住了重点,皱起了眉。

   “可不是,我刚才来之前,奕浪、暗夜绝,还有战枫可是没少杀烈火山庄和霹雳门的人,我觉得如果我有任何让他觉得不对的地方,说不定他分分钟把我一起砍了。”赖艺心有余悸。

   “看来我们不能暴露,还得接着演下去,以后我们只能是玉自寒和暗夜罗了。以后不能叫原来名字了,太容易暴露。而且万一你又穿回去了,我对着正主还不知道就惨了。”刘芮麟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简单,以后我就叫你阿玉,哪天我不这么叫你了,就是变态回来了”赖艺一拍脑袋欢快地说着。

     虽然被阿玉这个称呼雷了一下,但也没什么更好的建议,刘芮麟只能接受: “也行吧。那我就叫你老罗。”

     然后他眼珠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威胁的语气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盗版暗夜罗问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暗夜罗演的很是开心啊,刚才是不是还对能虐我这件事觉得很爽?嗯?”

   “咳咳”,赖艺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露出标准的12颗大白牙努力卖着萌,想要逃避这个问题,“哪有,这不是剧情需要嘛剧情需要。”他才不会说自打确认穿越成暗夜罗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战枫尬聊,听他顶着张彬彬的脸,一脸委屈却没有办法反抗地乖乖叫了半个时辰的舅舅呢。

    然后就转移话题一般对着刘芮麟芯子的玉自寒说道,“我来帮你把手铐解了解了,”说着就猛地扑向了刘芮麟,双手从他的腰间穿过想要去解那锁在背后的双手铁链,奈何扑的力道没控制好,“唔啊——”一下子让眼前的伪玉自寒被扑的靠在了墙壁上,衣襟也散了开来,暗夜罗也整个人以一种暧昧的姿势紧紧压在了玉自寒的身上,而玉自寒的表情则是一脸的痛苦,整个场景就像是暗河宫的宫主想要对静渊王做一些不能宣之于口的旖旎之事。

     就在此时,奕浪却一边说着“宫主,属下有事禀报。”一边径直走入了囚室,被眼前的景象怔立当场,一时不知该如何进退。

    赖艺倒是即可进入了暗夜罗的状态,毕竟他在此之前已然和奕浪等人周旋了两天。他丝毫不在意奕浪的存在,兀自扯断了玉自寒手腕上的锁链,一双手又继续旁若无人地在玉自寒散开衣襟下的胸腹间流连,随后用森冷地声音说道:“怎么,我暗夜罗的人你也想觊觎?”

     奕浪被这句话吓得浑身一僵,连声说着不敢,却还是迟疑着回复道:“宫主不是说这玉自寒智计过人,怕会是暗河宫夺得天下的障碍,现在这是……”

     暗夜罗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双手继续在玉自寒身上作乱,逼得玉自寒呼吸急促胸口不停起伏,但他的双眼却冷冷地直视奕浪,带着杀气不带一丝感情地接着道:“现在,你是在质疑我?嗯?”

     奕浪被这杀气直接激得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囚室之中,连声说着属下知错,奕浪不敢。眼睛也是再也不敢看向暗夜罗和他身下的玉自寒。

     暗夜罗也像是被奕浪坏了兴致,直接一把将玉自寒从地上抱起,将奕浪甩在了身后,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寝宫。

     而等走出奕浪的视线范围也没有其他人的地方之后,伪暗夜罗真赖艺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差点没把怀里公主抱的玉自寒甩出去。

   “哎哟我去,吓死我了。”赖艺大口喘着气平复紧张的心跳。一转头却看见刘芮麟版的玉自寒顶着一脸浓郁的黑气微笑地看着自己。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赖艺不由得更加心虚。

    “兄弟,你这波演技可以啊,还有刚才在我身上这点的动作还真是顺手啊。还我的人,呵呵,气场2米5,威武霸气。哥的一世英名看来是全毁你手上了。”刘芮麟以公主抱的角度看着赖艺幽幽地说道。

      赖艺蹭的一激灵就知道大事不妙,刘芮麟这货不是洁癖犯了吧,刚才自己可是为求逼真全摸遍了,现在只能讨好地说道:“这不是为艺术献身嘛,就当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嘿嘿嘿”那12课大白牙又一次晃瞎了刘芮麟的眼睛。

    “算了,还是快点回你寝宫,把我的腿快点治好吧”刘芮麟也知道事急从权,他不由得抚了抚额说道。自己刚才也被赖艺强大的气场所镇,可是现在再看傻白甜的这货,就觉得自己适才绝对是瞎了。

     “可是,”赖艺很是心虚的看了一眼刘芮麟,“我不认识路啊。”

     “靠!”刘芮麟额头的青筋都快跳出来了,只剩下一脸生无可恋看着眼前傻白甜的终极boss。


评论(44)
热度(70)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