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玉非玉,罗非罗(脑洞NO.2)——(刘芮麟魂穿玉自寒,赖艺魂穿暗夜罗)一发完小甜饼系列

作者有话说:大家对这个脑洞兴趣好高诶,没想到。本来以为大家会更加喜欢箱中玉的23333毕竟污力涛涛嘛。不过这脑洞我自己也是越想越觉得好玩,剧里面这俩都太惨,还是换本尊来欢脱下吧。其实对应还有个脑洞,就是暗夜罗和玉自寒穿到了刘芮麟和赖艺身上,宫主一见到张彬彬就叫枫儿,然后被揍,进而发现自己变成武力值在整个工作室最低,掰手腕连如歌都比不上。连同静渊王一起,还要卖艺(唱歌演戏)赚钱,一把幸酸泪23333

我觉得我脑洞快要堵不上了怎么办ORZ

No.2

    好不容易,不知道怎么回寝宫又不敢开口问宫女的“傻白甜”暗夜罗只能抱着一路狂翻白眼并且不停吐槽的”玉自寒”跳到屋顶,在默默进行了围观、尾随、偷窥等行为之后,终于成功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坐在了暗夜罗那张锦绣为帐金玉作底的大床之上。虽然这么一折腾,已然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幸好暗夜罗这大boss武力值设定高啊,不然哪有力气一边被你diss,一边抱你这一路啊。是吧,美人~”赖艺甩了甩暗夜罗这反派标配的红衣V领外套上宽大的袖子,一边顺手就掐了掐怀里那个暴躁的玉自寒的腰,用荡漾的语气说道。

   “呵呵,美人你妹啊。”刘芮麟顶着玉自寒的壳子被赖艺掐地一抖,头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发冠都要散了,他语带威胁地说:“调戏我上瘾了是吧。变!态!罗!”

    “嘿嘿嘿,”难得能咸鱼翻身欺负欺负刘芮麟的赖艺被戳穿了心思,回了一个谄媚地微笑。心里却在暗自琢磨着,机会难得啊机会难得,不好好利用下boss的技能简直天理难容。

    “好了好了,别卖萌了,”刘芮麟默默翻了个白眼。然而因为玉自寒的不良于行,他只能被赖艺半抱着靠在床帐边,他嫌弃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衣服,看到白色中衣上灰色的印记,以及自己在刚才地牢中可能蹭到的尘土,在没有了性命之忧后,洁癖又再次占据了脑海中的上风。

     不行,我要洗澡!不能洗澡也至少要把衣服换了!回想下剧情,这身衣服先在地上爬,又被奕浪踩。最后还在地牢里滚了一圈,还被暗夜罗从上到下抹了一遍!这怎么能忍!刘芮麟这么一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猛地拽住了暗夜罗那件深红外袍的衣襟开始摇晃,力气大的赖艺觉得他身上Boss的衣服都快被拽掉了。正七荤八素间就听见刘芮麟用玉自寒温润的声音在低声碎碎念着:“不行不行,这衣服太脏了太脏了,我要洗澡,我要换衣服!一分钟都忍不了忍不了啊……你听见没有……”

      晕,这货洁癖又犯了。赖艺被刘芮麟摇得觉得自己头上暗夜罗眉间的朱砂都要掉了,内心一阵疯狂的吐槽,可惜被刘芮麟充满杀气的眼神一扫,默默抖了一下把已经到嘴边的嫌弃又给咽了回去,转口道:“好好好,我帮你去找衣服,帮你叫热水。”

     随后伪宫主小心地掰开了刘芮麟的爪子,仗着武力值传音入密给门口的侍女要了一桶热水,然后走向了暗夜罗寝宫中的衣箱,从全是红色系的boss皮里面拿了一套暗红色的丝绸中衣裤,然后坐会床边,递给了还在碎碎念的刘芮麟。

    “先把脏的脱了换这件衣服吧。”赖艺把上衣先递给了刘芮麟,看着他用玉自寒的脸双眼放光地盯着衣服,然后立马甩开身上这件衣服,换上了这件带有浓郁暗河宫宫主色彩的中衣。红色中衣也愈发衬得玉自寒肤若凝脂,只可惜连日的折磨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苍白。

       换好了上衣,赖艺看着手中的长裤眼珠一转,嘿嘿笑着对刘芮麟说道:“想换裤子吧。”,一边说着,一边那眼睛瞄了瞄玉自寒的腿,了然地说”你这样自己换不了吧。怎么样,要不你求求我呀,求我我就帮你~”荡漾的语气让刘芮麟听得额角青筋乍现。

    “你!小!子!胆儿肥了啊!”刘芮麟眯缝着眼看着笑的一脸欠揍的伪暗夜罗,然后恶狠狠地说:“你不帮我,我就不告诉你暗夜罗后面的台词!反正就你这记性,台词早忘光了吧。”然后傲娇地一扭头,把后脑勺留给了赖艺。

    “啊呀,静渊王殿下,小的是开玩笑的,这就伺候您更衣。”赖艺闻言顿时秒怂,要说剧情是知道的,但是确实是不记得后面具体台词了,还要靠这位救场。一想到这儿立刻狗腿地开始脱玉自寒的裤子,帮他换起了长裤。

     “哼……”刘芮麟用一种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的眼神对赖艺的谄媚表示了鄙视。

       然而赖艺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古代衣服的复杂性,他顶着暗夜罗的壳子折腾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找到地方怎么把玉自寒这条裤子脱下来。他一脸的疑惑:“咦?这裤子怎么穿上去的?没拉链没松紧带啊?”

      刘芮麟被赖艺顶着暗夜罗造型却在他腰腿之间摸来摸去翻来翻去地,折腾的整个人都毛了,出口吐槽道:“你以为道具啊,这架空玄幻剧哪来的拉链松紧带啊,肯定是系带的。”

    “那怎么办?”赖艺依旧还在和裤子腰带做着斗争。

    “实在不行直接扯算了,反正也不要了。”玉自寒顶着刘芮麟式的生无可恋表情自暴自弃地说着。

     “这个可以有!”赖艺对于终于不用再折腾这裤子表示松了口气。

       随即他运用了暗夜罗身上的暗河内功,只听见噗嗤一声,玉自寒的裤子就直接被劲气震碎,四散开去。然而刚想感叹下有内力真的方便,赖艺一低头,却发现顶着玉自寒壳子的刘芮麟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混杂着震惊、茫然、羞耻和气愤,呆呆地看着自己。他这才发现,他好像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将玉自寒的亵裤也一起震碎了,现在玉自寒的小兄弟正和自己面对面坦诚相见,相顾无言……

      “宫……宫主,热水……来了。”就在几乎同时,侍女微弱又惊恐,甚至隐约还带着哭腔地声音也从他俩的身后传来。

       这一句话让伪玉自寒和伪暗夜罗脑中就是嗡的一声,还是赖艺反应快,直接扯过一旁的锦被盖在了玉自寒的身上,然后用有些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侍女说道:“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侍女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大声回道:“奴婢什么都没看到,没有看到宫主扯爆静渊王的裤子,宫主相信奴婢!”

       哦豁,这缺心眼的侍女啊。伪玉自寒看着眼前色厉内荏的伪暗夜罗,感受着腿间划过的微凉的风,内心如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个情况真的是何等的我屮艸芔茻……

      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暗夜罗!我要杀了你!”回荡在暗河宫的上空,久久不散……

      嗯,今天也是鸡飞狗跳的一天啊。赖艺看着整个炸毛的刘芮麟默默地缩了缩脖子,暗暗地想着。

 


评论(52)
热度(62)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