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玉非玉,罗非罗(脑洞NO.3)——现代篇(玉自寒和刘芮麟互穿,赖艺暗夜罗互穿)姑且算500粉福利

作者有话说:终于有空接着码这篇,不知道还有没人记得。新更新的应该算是玉自寒和暗夜罗穿到现代的故事,时间线的话后续会解释,其实是玉自寒先到,暗夜罗和他有时间差。所以玉自寒才会已经了解了很多现代的情况,也知道了自己只是书中人物的事实。暗夜罗在现代由于赖艺的软萌甜属性,应该会被欺负的很惨,而相对的,我觉得玉自寒倒是被开发出了黑化的属性诶,毕竟能名正言顺的欺负暗夜罗我觉得以后期玉自寒这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腹黑属性,绝对能折腾死暗夜罗。当然,暗夜罗boss也不是盖的,这章刚来时惨了点,后期应该会和玉自寒互相PK的。现代篇其实和古代时间线是顺着的,如果我能填完坑的话。

本篇画风有点惊奇,大家凑活着看。


No 3 现代番外

 

     暗夜罗从一片混沌中醒来,他起身坐在床边,却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

     眼前的房间明亮宽敞,但眼前的桌椅家什却显得似是而非,就连他躺着的床也异常的绵软有韧性。显然这里绝不是暗河宫。暗夜罗皱着眉思考着,自己方才明明是要去看被奕浪抓到的玉自寒,怎么一转眼就在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了。

     正自疑惑不解,他环顾四周,却看到了自己在镜中的样子,自己一头青丝已然变成了发稍有些蜷曲的短发,眉间的朱砂已然消失。他不由得摸了摸曾经印记所在的位置,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少了那朵妖艳的朱砂红印,也没有了那一身的煞气,暗夜罗的眉眼间那暗河宫主的阴狠邪异已然散去,反而唇红齿白的多了几分少年稚气,一时间,暗夜罗对着这样的自己有些恍然。经不住再次摸摸了自己的连脸,当他再次看向镜中的自己,才发现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种怪异的款式,绝不似当朝的任何一种服饰,尤其是裤子,方才一时之间还不觉得,现在总有种奇怪的紧致感。

      眼前的一切透着着一股怪异,房间陈设布局风格也浑然不是自己熟悉的样子,甚至有很多的东西,比如这个圆形的,在一圈奇怪花纹上有两个自行运转的指针的东西,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有所奇遇,但却不能确定这奇遇的因果缘由,毕竟自己方才还在暗河宫内自己的寝宫中入定。

    “咔哒——”房间门被人打开,一道修长的身影向房中走来。听到动静的暗夜罗眼神一厉,眼前局势不明,敌友不清,他将右掌藏于背后,以求乘来人不备争取主动。

      然而抬眼望去,开门走入的人却让暗夜罗一时怔立,他眼神中闪过疑惑和怀疑,上下打量着眼前和玉自寒有着一样的面容,却站立自如,却也是一头短发奇装异服的男人。

     两个人的眼神对峙了一阵,只见来人落在暗夜罗身上的眼神一顿,咔哒一声,反手关上了房门,走到了床边。

   “暗夜罗。”这个和玉自寒一样面容的男人,轻轻地说出了暗夜罗的名字,这个暗夜罗以为在这里绝对不会被人知道的名字。

    “你是,”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这样出现在眼前男人的口中,他双眼一凌,然而男人如竹如菊般的淡然自若,加上无出二致的容貌,都让他想起了那个他曾经时刻想要得到的人——静渊王,“玉自寒。”是的,既然自己能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玉自寒不可以。如果眼前的人是玉自寒,那自己这张脸会被认出来也是不足为奇了。

    “果然。”玉自寒用一种复杂而又带着些恍惚的神情看着眼前熟悉却又截然不同的暗夜罗。这时的他不知道暗夜罗的到来对他而言会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只是多了一个和他一样,俯身在别人身体之上的异世之魂吗?在他才刚刚接受玉自寒不过是一本书中人物的时候。

      然而暗夜罗却不是一个会坐以待毙的人,从不轻易相信别人的性格更让他习惯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当他看出玉自寒别有心绪,随即眼神一转,出其不意地扣住玉自寒的右手,将还在陷入在自己思绪中的玉自寒拉倒在床上,俯身以指压在玉自寒的咽喉要处,开口说道:“玉自寒,也许你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未竟之语下是他志在必得的笑容。

      猝不及防下被制于下的玉自寒从难言的心境中醒来,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他看着暗夜罗的表情多了一些似笑非笑,“暗夜罗,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暗夜罗闻言皱了皱眉,心中一动,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一瞬间他觉得腕间一痛,整个人天旋地转,而情势在顷刻间逆转。

     玉自寒轻轻松松地挣脱了暗夜罗的压制,并且将刚才暗夜罗压在自己咽喉的右手悬按在床头之上,一个侧身横跨在暗夜罗的身上,同时用膝盖压住了他的左手。这些动作在电光火石间完成,也最大程度地限制住了暗夜罗的行动,让他被完完整整地压制在了床上。

    “暗夜罗,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罢了。”玉自寒看着这个在自己压制下还在用尽力气挣扎却束手无策的暗夜罗,一时有些感慨,想自己来这里之前,还被他和奕浪所迫陷于暗河宫的地牢之内,而不过几日,这个坐在轮椅上的自己永远不可匹敌的暗河宫主,这个曾经银雪逼得闭关自保的暗夜罗却在自己的手中颤抖挣扎喘息不已。真是无端的让人觉得世事无常,天意弄人……

     暗夜罗对眼前的一切像是完全不能接受,他用尽一切力气想要唤起筋脉中的内力,想要重新找回那些充斥在他血脉中的暗河灵力。然而自己这副身躯四肢修长骨骼匀称却单薄纤细,根本就不是一个习武之人,现在更是觉得四肢经脉中沉滞不前,酸软无力,所以不管他怎么挣扎,这个曾经自己一掌就能让其吐血的玉自寒现在一只手就将他的右腕牢牢地压制在自己头顶,他甚至无法移动分毫。

    “你说,我该如何对待你这样一个对我下寒咒,杀我师父,害死歌儿,害我烈火山庄的人呢?”玉自寒目光森冷地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暗河宫主,原本自己的迷茫被暗夜罗的偷袭击散,失去歌儿,失去师父的痛让他无法忍受罪魁祸首的存在。玉自寒冷冷地看着眼前暗夜罗被迫露出的秀美苍白又孱弱的脖颈,脖颈上奔腾的血流脉动,想着也许只要轻轻地一击,就会有鲜血喷涌,也许曾经所有人的噩梦都将终结,一时间他握住暗夜罗右腕的手不自觉的越来越用力,指节间依稀能听见骨骼摩擦的声音。

    “咳咳……玉自寒你!”这是一个弱势到任人欺凌的姿势,而手腕上越来越明显的疼痛,以及玉自寒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逼得暗夜罗的眼神中泛起了血色的红,可惜回应他的只有自己沉重的喘息战栗和玉自寒夹杂着一丝嘲弄的眼神。他现在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这副身体的纤弱,经脉中没有一丝气劲灵力的存在,越是挣扎越发让他整个人酸软无力,头晕目眩,甚至连玉自寒对自己纯武力的压制都不能挣脱。

      房间中杀意一触即发,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人血溅当场。

      可意外也在这一刻发生,咔擦一声,房间门又一次被打开,“诶,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关什么门啊?”说话间,一个身材高挑,样貌俊挺的男人哼着歌走入了房中。可不就是我们外表冷酷内心傻白甜的张彬彬嘛。

     一句话还没说完,张彬彬就因为眼前玉自寒和暗夜罗这暧昧的姿势而顿住了,随即大喊了起来:“我靠,刘芮麟,赖艺发烧了你也不放过他啊,”一脸惊恐的样子,连嘴里的棒棒糖都掉了都没发现。

       张彬彬到来的时机不得不说实在是巧,惊醒了满身杀意的玉自寒,眼前人那张和战枫相无二致的脸更是让他想起了现在他和暗夜罗都身处异世的境遇。

       他迅速低下头,微一闭眼掩去眼底的杀意,一边漫不经心地给来人一个少见多怪的嫌弃眼神,一边懒洋洋地用刘芮麟的语气回道:“张彬彬,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了,我这明明是在照顾他好么,你看我床都让他睡了。”心里却在暗暗感叹,幸好来的人是没什么心眼的张彬彬,要是换成别人,指不定要被被当场戳穿身份,送去这里的精神病院。

     “ 也是诶,你个死洁癖竟然让赖艺睡你床啊。”果然,张彬彬一秒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那是。”玉自寒面上依旧是嫌弃又傲娇的表情,却用有些复杂的眼神扫了一眼挣扎得出了一身虚汗有些脱力的暗夜罗,随即放开了对他的钳制,甚至还颇为体贴地拿起一旁的毛巾替他擦了擦汗,在暗夜罗戒备而怪异的眼神中将他扶了起来倚靠在床边,只是隐隐地将暗夜罗控制在自己双手一招之内所及的空间里。

       死里逃生的暗夜罗也带着满腹的疑惑靠在床头平稳住了自己的气息,刚才的挣扎耗去了大部分的气力,他只能暗中积蓄力量,希望能做最后的一搏。也在这时,来人的脸才堪堪映入了他的眼中,那熟悉的相貌不禁让他脱口而出:“枫儿?”

      然而,这一声呼唤却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甥舅相认,眼前这个和战枫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听见这一声枫儿就像是炸了毛的哈士奇一样,阴着脸狞笑着就向暗夜罗的方向走来,“怎么着,赖艺,还想让我叫你舅舅啊,占我便宜占上瘾了是吧。”

      说完,嘿嘿嘿笑着,就扑到暗夜罗的床边,一把将其推得趴在枕头上,一只手卡在他的腰间,另一只手直接对着暗夜罗的屁股就是一顿帕里啪啦的乱揍。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念叨着,让你占我便宜占了30几集啊。

        这一举动不但让玉自寒始料未及,更是让暗夜罗整个人仿若被惊雷所劈。在他的脸接触到床单的那一瞬间,暗夜罗整个人都被自己被战枫压制在床上打屁股的这个事实震惊到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惊怒交加之余涌上心头的是巨大的羞耻感。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像是浑身赤裸地被人置于闹市之中一般,任人羞辱践踏。从他醒来到现在,不管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失去了引以为傲的暗河功力,险些被玉自寒所杀,而后又被战枫羞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林林总总,让从来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暗夜罗有些恍惚,没有人敢这么对待他,他,他们怎么敢!可惜,一切还在继续,那一声声的拍打声就像是一道道闷雷,在他的脑海中炸响。暗夜罗双目赤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好了,”玉自寒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整个人羞耻得眼眶湿润发红,颤抖不已的暗夜罗,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可怜,“你不要欺负他了,我要给他量体温了。”说着他一把将暗夜罗从张彬彬的钳制中解救出来,拉着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中,再将床头柜上放着的电子温度计塞入了暗夜罗的口中。

    “哎,刘芮麟,是他先占我便宜好嘛,还以为他自己真的是暗夜罗那个大Boss了呢。”张彬彬犹自对叫舅舅的事情耿耿于怀。

      而被现实打击的有些呆滞的暗夜罗听见自己的名字被提起,回过了神,却发现口中不知什么时候被塞进了一个圆柱形的冰凉的物体,他双眼一厉,以为这又是什么侮辱人的刑具,刚想挣扎着吐出,只听见耳边传来低低的声音,玉自寒浅浅的呼吸擦过他的耳畔,“你要是吐出来,我就把它塞进你下面的谷道中。”

     一句话,彻底击溃暗夜罗。一瞬间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神智昏聩,跌入了腥甜的黑暗中。


评论(19)
热度(2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