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俘虏上篇——虐下宽永狐狸(一发完)

作者有话说:其实吧,原著宽永是死在赵松手上的,电视剧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段,我私心肯定不希望宽永死,毕竟和狐狸三人组太萌了!但是虐一虐我还是很欢迎哒,毕竟这么精英禁欲范儿,不虐怎么能过得去!!其实本来想写到修鹇来英雄救美的。奈何我懒,先写这点吧,后续等看剧里怎么发展啦。萌冷CP真的粮太少了,只能自割腿肉啊。by the way,我站宽永受啊!

下篇(修宽)

俘虏

赵宽永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被人扔在一间房间的卧榻旁,而环顾四周,看这房子熟悉的布局,这是左祭祀赵松的别墅。他不由得皱了皱眉,看来自己真的是被赵松所掳,也怪不得自己丝毫没有察觉就中了招。

赵宽永揉了揉被击中的后颈,慢慢地从床榻旁站了起来,看着打开的房门,试探着向外走去。他知道自己不是赵松的对手,可是他仍想着奋力一搏,就算不能活着出去,他也要试着传信给贺兰大人和修鹇示警,毕竟赵松抓走了自己已然算是公然与贺兰大人对立了。

可惜,他才刚刚走出房间不过几步,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嗤笑声,“小狐狸,这么快就醒了,看来我是小瞧你了。”

是赵松!赵宽永心中一沉,然而他一言不发,只是选择拼尽全身的功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击去,想要换取哪怕一丝的可能。可惜,等级的差距无法逾越,“唔啊……”赵松一只手就将赵宽永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他轻轻松松地扼住赵宽永纤细的脖颈,轻笑着将他扔回到了方才的卧榻之上。

“咳咳……”重重的一掷让赵宽永整个人摔在卧榻之上,也逼得他呼吸急促,带出了一阵低咳。

“哦,你这么不安分,倒是有一样我刚做出了的东西很适合你。”赵松上下打量了一阵子蜷缩在卧榻上的赵宽永,眯着不怀好意地说着。随即,从口袋中拿出一瓶琥珀色的液体,拿着它在赵宽永的眼前轻轻摇晃,又继续说道:“这里面我加了点雄黄,把这个喝下去,虽然不会死,但是七天之内,你一身的功力都会凝滞,甚至连这张卧榻你都不见得有力气下去。”

“赵松,你!”

然赵松根本不想听赵宽永说任何一句话,他一把扣住赵宽永的下颌,直接将这瓶药水灌了下去。粗暴的动作引得赵宽永呛咳不止,一些没有来得及吞咽的药水顺着他的脖颈晕染在了他白色的衬衫之上,而药水中含着的雄黄成分从入口的一瞬,就开始让赵宽永感到浑身的酸软无力,灵气衰竭。他的眼神一时有些涣散,只能尽量蜷缩着身体,大口大口喘息着,胸口不停的起伏。

眼前赵松看着赵宽永的狼狈却好像好像还是不怎么满意,他歪着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主意,随即一抬手抽掉了赵宽永原本系得端正的黑色领带,然后在领带之上撒上一层雄黄粉,直接将赵宽永的双腕拉至头顶,用那根沾满了雄黄粉的领带将他捆在了卧榻的围杆之上。

“唔啊……”雄黄对于狐族而言,不异于蚀心跗骨之物,手腕之上瞬间便是鲜血淋漓,赵宽永被这种噬心之痛逼出了一身的冷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可这些却大大取悦了赵松,他拿出赵宽永的手机,对着狼狈不堪的他就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男人被黑色的领带紧缚双手,原本皓白的双腕上血色蜿蜒,交叠的手指微微颤抖,苍白无血色的双唇,隐忍而痛苦的表情,被迫敞开仍人欺辱的姿势,挣扎间散开的衬衫领口,充满一种残酷而绮丽的美。

“你说,如果我把这张照片发给贺兰,还有你的那个情人,他们会不会很高兴呢?啊,哈哈哈”


评论(21)
热度(6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