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一章18:00(原脑洞文《赌》续篇)

本文脑洞:大概是邰队和方木为了抓捕du品现场交易,便装潜入私人会所,然后西装play,邰队被识破,然后现场拍卖play,方木为了救邰伟让黑化体来救场cos买主,买了邰队神马。

前篇是黑化方木*邰队捆绑Play文《赌》有需要的,出门右转我的主页~~

一、18:00

“他娘的谁想出来的鬼主意,去那见鬼的地方,穿这见鬼的衣服,这不明摆着折腾我嘛……”邰伟一边哼哼唧唧的碎碎念,一边却也只能认命的穿上对他来讲等同于外星生物的西服正装,还是死贵死贵的那种。不经意瞟到一眼5位数的标牌的邰队,啧了一声,他又在心里狠狠的唾弃着,这得值多少顿烧烤啊。

一旁,同样也正摆弄英式经典格子款式正装的方木,则显得驾轻就熟。清亮眼眸带着促狭的笑意,时不时的将视线落在身边那个从来也没个正行,总是披着皱皱巴巴老夹克的刑警队长身上,看着他由于突然穿上剪裁精巧,极具设计感的定制西服所包裹而无所适从的样子。

“还是我来吧。”看够了邰伟的窘迫,带着愉悦心情的方木,终于想到要拯救下被高级西服折磨的气息奄奄的邰大队长。带着些许暧昧倾身上前,修长的手指一个一个解开原本被主人胡乱系上的衣扣,双手更是环住邰伟劲痩的腰身,带着温度的双手拂过腰线,替他整理着西服的下摆,毫不例外的感受到这具身躯的瞬间的僵硬。带着更加深沉的笑意,方木又替邰伟正了正衣襟,不顾邰伟的拒绝,用领带将邰伟拉到眼前,细细欣赏着邰大队长难得的羞赧,欣赏够了才餍足地随手打出一个漂亮的温莎结,放过手中的猎物。

等回过劲儿来,以糙老爷们自居的邰队,确实在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是被调戏了?被从来都是一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方木同学调戏了?“木木,你这是学坏了啊。”邰伟用幽怨的语气对着眼前的方木抱怨着,并且对于自己这种微妙的弱势有些不能理解。

他眯着眼想着,自从上次那个有些惨烈的赌局之后,虽然他的木木回来了,但是却还是有了一些让自己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变化。在jin局里,方木还是那个技艺高超,腼腆寡言的犯罪心理专家;但一旦和自己独处,方木的气势就会有微妙的变化。那些意味深长的眼神,带着暧昧的口吻与频繁的身体接触,偶尔显露的带有压迫的气势,都让自己回忆起那次与另一个方木的交锋,那场献祭一般的赌局。想到这里,邰伟不由得甩甩头,像是要把这些糟心的事情都给甩出去一般。

回应他的只有方木的一句“快点走吧,刑局他们还在等我们呢。”以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而造成现在这情况的一切还要从刑局他们准备实施的一场抓捕行动说起,而这项即将要开展的抓捕,却要从本市最隐秘的私人会所—夜色说起。

夜色,绿藤市最神秘,也是各方势力汇聚的私人会所,上流政要,名媛淑女,商界精英,各色人物云集。夜色的主人是绿藤市黑道的魁首,韩叶韩三爷,势力黑白两道都有,早年血雨腥风,大风大浪里都闯过来的,人到中年倒是一改之前暴戾的性格作风,玩起了平衡中庸之术,连身家也开始由黑洗白,渐渐搬上了台面。而夜色,则更像是为了平衡黑与白而设立的中间地带,文艺一点来说,是一个解决各方势力冲突的谈判之所,更深一层,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夜色弥漫,不见天日,是个各凭本事的地方,只要明面上不显,不碍三爷的眼,下面的龌龊只做不见。这样的现状也造成了夜色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之下的荆棘密布,暗潮汹涌。

但,不知从何时起,这股暗潮却有反扑的趋势,连三爷也不由得觉得有些棘手。而这次的行动,也是因为有人越过了界,竟然把毒品带进来夜色,甚至在夜色进行冰du交易,甚至大胆到采取拍卖,价高者得的戏码。这般目中无人又狂妄自大,才真的犯了三爷的忌讳,而jin方长久的追踪调查,各种线索证据也都隐隐地牵出了夜色。最后两厢一试探商量过几旬,达成了共识,联手拔毒。

所以,这次行动,由此而来。邰伟和方木各种伪装成三爷给他们找来的绿藤市上流公子的身份,用这身份,借着拍卖会的这个有利机会,混入交易现场,与外面的特jin以及缉毒jin们里应外合,一举端掉这条线。

 

“哟!邰队他们来了!”大壮,小米看见一身正装的邰伟和方木,揉了揉了眼睛,一个两个连声喊“卧槽……”啧啧称奇,围着邰伟转了半天,就差没上手摸了。

不得不说,邰伟和方木这一换衣服,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连刑局都觉得,要不是亲眼看着邰伟进去,都不敢认。

“哥,可以啊,这一身穿的说不是公子哥我都不信啊,妥妥的高富帅啊。”小米一个劲的夸到,一旁大壮也是不住的点头。邰伟的身份,是绿藤市黑道里面一个王家的次子,继承人的弟弟,为人低调,却是家族的一大助力,外界大多知其名不识其人。这样的身份也够他去参与这次拍卖会,甚至有机会去深入核心部分。

为了配合这样的身份,邰伟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用料考究剪裁细腻,将邰伟不怎么显露人前的良好身材,流畅劲痩的腰线臀型,长而笔直的双腿,修饰得一览无遗、赏心悦目。原本散乱的发型用发胶固定,露出额头和耳朵,凌乱的胡须也进行刻意的修减,将下巴处略显老气的部分都去掉,只留下一层带着痞气的唇须。整个人显得沉稳大气,眼神的沧桑锐利又为他带出了一丝别样的痞气以及一闪而过的戾气。

而方木则显得精致了很多,同样的定制西服,款式稍有不同。方木的这一套更加精致,书卷气更加浓郁。蝴蝶结领带,经典英式格子西装,方木简直就像刚从剑桥的校园而来。这也符合三爷给方木的身份,韩家一个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的远房侄子,一个身家清白,只是为了开眼界而来参与拍卖会的“黑道白丁”。

相较于方木的淡定,邰伟则被大家看到有点尴尬,一手一个糊了大壮和小米一脸,说道:“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队长,快去准备行动!在这人把我当猴子看。”

大壮小米只能一脸坏笑的跑出去准备了。刑局也只是又细细地端详了一边他的装扮,看有无差错,之后也就拍拍太伟的肩膀,说了句“等你回来了,喝个痛快给你庆功!”,就走出了房间。

原来喧闹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邰伟的面上却没了刚才的轻松调笑,显得有些沉重,毕竟这次的行动还是和毒品有关。而上一次卧底潜入的经历现在还是自己挥之不去的噩梦。如果再来一次,自己还能撑得下去吗?答案,连邰伟自己都不敢想。

突然,邰伟被人压在了墙上,属于方木的气息扑面而来,眼前不一样的方木在邰伟的唇舌间长驱直入,攻城略地。一寸一寸,用舌头,用牙齿,让邰伟连反抗也做不到,只能被动的承受,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方木,他的木木。

终于,在邰伟窒息之前,方木结束了这个吻。让邰伟得以喘息。邰伟不甘心的推了推方木表示抗议,却只引来方木低沉的笑声

“现在你还害怕吗?”方木意味深长的说着。

“谁……他娘的说我怕了?”邰伟一边平复喘息,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却没有什么底气。

“心悸,手心出汗,焦虑,不安,昨晚你也没有睡好,也许你掩饰的很好,但我,是方木。”充满戏谑的语气,方木俯身再次靠近邰伟,仔细观察对方的眼睛,甚至把手贴在邰伟的左胸,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我没事,而且,我不是你的研究对象,木木。”邰伟的神色有了一瞬的暗沉。

“不管你承不承认,邰伟,刚才就是只有我能给你的特效药——记忆覆盖效应。我要你再想起du品,想起云南,想起以前的时候只会也只能想起我,”方木的用坚定的眼神,一字一句的对着邰伟说着。“当然,如果你觉得药效不够,我也不介意多来几次”方木看着邰伟,用一种调笑的语气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完,也不管邰伟有些消化不能的表情,起身就离开了房间,在关门之前,一句“你还有我”随着关门声,飘进了邰伟的耳中,也飘到了他的心里。

“这小子……”抽完两支烟,默然半晌,邰伟用一种似解脱又似无奈的语气结束了自己的纠结,随手扔掉烟头,走出了房间。

日暮时分,夜,即将开始。

注:记忆覆盖效应——记忆覆盖的机制就是人们对同一件事物的记忆痕迹保存在大脑的同一位置,当人们再次感知该事物,不论它发生什么变化,都将新的记忆痕迹覆盖在旧的记忆痕迹上,使旧记忆痕迹变得模糊不清。


评论(11)
热度(84)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