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二章19:00(原脑洞文《赌》续篇)

二、19:00

“对表,确认窃听器,仪器确认,人员确认。” 确认再无遗漏,“好,出发!”刑局这才一声令下,缉毒组,特警组,刑警组,指挥大家各就各位。而邰伟和方木,则各自乘坐了不同的工具,以一早约定好的方式进入夜色。

方木的任务是提前入场,利用身份为邰伟的出场探听消息,拔掉可能的钉子,用心理学行为学的知识辅助和协助邰伟,邰伟才是这次行动当之无愧的主角。虽然靠着三爷的打点,邰伟可以确定王家人不会出现在这场拍卖会中,没有被拆穿的风险。但同样的,意味着除了名义上王二少的身份,其他无所依仗。入了夜色,一切都要看邰伟自己,要靠他自己获得邀请,进入核心区域,以及最终获得那场地下拍卖会的入场券。

随着行动的开始,大家都忙碌了起来,可邢局却是面色凝重,透着股隐隐的担心。身旁的小米眼尖,不由得多嘴问了句:“邢局,有情况?”

邢志森看了小米一眼,沉默半晌,却回了一句:“这天可不对头,希望不要出什么幺蛾子啊。”只留下小米一个人呲牙咧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夜色

方木和邰伟分头行事,身上都带了窃听器,最新型入耳式窃听器,除非入水,否则可以躲过大部分的盘查,除非是很熟悉警察内部,或者特警装备的人,一般不会被查到。(纯粹觉得邰队队友云南那个戒指窃听器太渣……and这个入耳式窃听器也是个梗,留着虐邰队的。相信我,虐再多我也是邰队的真爱粉,正直脸)这样可以互相知道彼此的情况,也方便邢局根据他们传回的消息部署行动。

方木的身份是韩家的远亲,算是半个主人,所以比邰伟早了半小时进入夜色。有了三爷先前的打点,也免去了一些进入的检查环节,顺利进入。

随着经理的引路,跨入夜色的大门,乘上了电梯。方木想着之前得到的关于夜色的资料。夜色一共五层,一到三层都是摆在台面上的地方,一层多为商界名流,业界精英,二层则是一些小帮派的头领,三层才会有一些上档次的黑道势力和一些有名望的家族。而四五层才是他们这次的目标,也是夜色真正风云汇聚,值得让人侧目的核心所在。

随着电梯停在了三楼,却不见四五层的按钮,装作好奇,方木随口问道:“怎么没有四五楼的按钮?”“四五层有专用的电梯并且需要专属的会员卡电梯才会运行。”经理恭敬的回答道。闻言,方木暗自皱眉,邰伟的身份也该和他一样,到达三层是没有问题,这么严密的防范措施,但想要进入核心区域不会容易,看来却是要仔细费一番功夫,不能太显眼,也不能太刻意,否则反而适得其反,招致怀疑。但他面上却仍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撇了撇嘴。

进入三层,连方木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夜色的确是个足够吸引人的地方。整个三楼采取的是半开放的设计,中间是环形的大厅与吧台,四周则是一个个散落分布的小型的卡座,卡座周围则是影影绰绰的水晶珠帘,在橘色灯光的映照下,既保有一定的私密性,又带上了一骨子缱绻暧昧的气氛。人影交错间,暗香浮绕,美人顾盼生姿,真是不愧夜色的招牌。

而方木的到来也引起了一些关注,毕竟这种场合,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生面孔一露面,必定会引起关注。更何况方木此时这一身如此学院气的装扮与夜色颇有些格格不入。

看出了此时的情势,方木也是十分小心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一个人好奇的走入吧台,点了杯长岛冰茶,就势坐在了吧台,与酒保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套取想要的情报。渐渐地,冲着方木精致的面孔和学术的干净气质,些许人开始蠢蠢欲动,而这也正中方木的下怀……

 

话分两头,邰伟这边也下了车,准备入场。

邰伟也低咳声示意方木他来了。听到信号,方木借机解决了他这边围聚的男男女女们,脱身隐入一个不起眼的监控死角,和邰伟交换着情报。

“注意,有监控。”方木回应道。

“嗯,”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角落的监控,邰伟若无其事的又带点不爽地说道,“不过你小子行啊,半小时引过来的莺莺燕燕快一个连了啊。姐姐、姐姐叫的那叫一个欢快啊,那小话儿说的,我都快不认识了。”

方木闻言,莞尔一笑,不怀好意的说着:“放心,和你的福利比,我这里都是小菜,保证让你一次过足瘾。”

“福利?什么福利?”邰伟有不好的预感。

“好了,不扯这些。我简单给你说下情况。今天顶层有艺术品的拍卖会,还有重头戏说是要给只给少数几位有缘分的卖家准备,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但顶层要卡才能进,否则会触动警报。”方木低声说道。

“看来这是借着古玩拍卖的名头为聚结这么多买家打掩护啊。那我们怎么才能进去?”邰伟暗自皱着眉道。

“我已经有办法了。你进来之后,一切听我的。”方木一边打量着四周,以防隔墙有耳,一边低声对邰伟说着。

说话间,借着王二少的身份,邰伟也顺利进入了三层。不同于方木的显眼,邰伟与夜色相同的气质,没有收到太多人的关注。这种效果正是邰伟方木他们想要的。

“去靠近吧台那个卡座,点一杯血腥玛丽。”方木走出了监控死角,确实找了一个背对邰伟的吧台的位置,利用着高脚杯架玻璃橱窗的反影,留心着邰伟的一举一动。

“啊,还有,待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不能反抗。”方木压低嗓音用一种微妙的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却让熟悉方木的邰伟倍感怪异,隐隐的有种不祥的预感。

说话之际,邰伟已经点好了酒坐到了位置上,举目四顾,在大厅的灯光中,这个位置是个很好的死角,大多数人的视线会被吧台以及珠帘挡住,不引人关注。

正自思考,身边却已然坐下了一位身材丰腴,风韵犹存的美艳夫人。还没来得及诧异,美妇人却已用一种露骨的眼神上下扫视着邰伟,简直是用眼神在将他拆吃入腹,一时间,邰伟被这样的视线弄得莫名其妙,如坐针毡。刚想开口,却听到耳边方木短促的指示:“不许说话。”刚想张嘴却被禁言的邰伟一时愕然,而就在这瞬间,美妇人却已用迅雷之势向邰伟压来,不停上下其手,甚至把邰伟的推拒当成了情趣。

而夜色外待命不知情况的邢局和故意别开脸不看那惨烈现场的方木却只听到一阵有一阵的衣物摩擦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女人时隐时现的调笑声,疑似邰队的隐忍的呜咽声以及各种引人遐想的急促呼吸。一时,指挥室的众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卧槽,现场版啊这是?什么情况啊”大壮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收获了邢局的冷眼一枚

“战略吧……”夹杂在邢局的怒火以及大壮的没心没肺当中的小米,一边擦着汗,一边亚历山大的说着。

但有方木的前言在先,大家这时候除了等,也真的没办法。这几个大老爷们只能窝在埋伏的指挥室内,看着邢局突起的青筋,气氛诡异地等待着这出闹剧的结束,等着方木给出合理的解释。

半晌,听到方木低低的咳嗽了一声,美妇人才算是意犹未尽,舔了舔水润的红唇,从随身的手包中,掏出了自己的名片,眼波流转,顺手就把名片塞入了邰伟由于耳鬓厮磨中被妇人扯开的领口,之后,妇人扭着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而我们的邰大队长,显然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身体僵硬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借着玻璃橱的反影,方木看到了颇有些惨不忍睹的邰队,外套早就半褪,衬衫纽扣被解到第三颗,领口大开,诱人的锁骨清晰可见,依稀还能看见鲜红的唇膏印附于其上,原来端正系好的温莎结连同领带都被扯散,松松垮垮的搭在胸前,再配上邰队一脸的茫然无措,简直就是一副刚被蹂躏完的样子……

看到这些,方木不由得有些心虚,为了掩饰也为了提醒邰伟,他又再次低低的轻咳了几声。终于回过神的邰队,一把拉下垂在胸前的领带,摔在沙发上,对着方木愤怒地低吼道:“方木!你搞什么鬼!”

“不要激动,你现在看下刚才她给你的名片。”方木的声音一改之前的揶揄,一本正经,认真诚恳的说着。

“名片?”想起被塞在自己领口的名片,邰伟脸色又是一黑,但也只能压着火气,伸手去拿。 “邀请卡?”拿到之后,借着夜色微弱的光线,邰伟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名片,拿在他手中的是一张夜色的VIP邀请卡,一张能够让他进入今天的拍卖的邀请卡。

“对,”方木举起身前的酒杯,象征性的啜了一口,为自己做着掩饰。“刚才的女人,盛装打扮,妆容妖娆却没有大家气质,一身名牌服饰,但手上没有戒指,与夜色最上层的圈子格格不入,始终一个人不停看着手机,而从半小时以前,她却将手机扔回可包里。我猜,应该是这里某位人物的情妇。”

“那又如何?”邰伟颇有些不耐的说道。

“看手机到扔手机,说明她本来不是一个人却被放了鸽子。而鉴于情妇这个身份的特殊性,这个放她鸽子的人极有可能是她的金主。而来这里需要带上情妇作女伴的必定不是单纯来第三层玩乐这么简单,极有可能是今天拍卖会的参加者。”方木不紧不慢,带着笃定的语气说着。

“所以,情妇的身上会有邀请卡?”理清头绪的邰伟跟上了方木的思路,“并且金主肯定不会出现,只要情妇消失,那么这张卡到我手里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是的,而与其他人的交谈中也证明我的推测,这女人是绿藤某位副局长的情妇,为了今天的拍卖会带来做女伴的,但是那位副市长好像出了点意外,今天来不了。打电话说让女人自己在夜色好好玩。”方木用极快的语速说着。

“好,但她为什么帮你?”邰伟问道,与此同时,他想到了一个令他咬牙切齿的可能。

“我用副局长即将被双规的情报换了她的邀请卡,但是”方木瞟了一眼邰伟,接着说道,“她说她一肚子火,要找人灭火,然后才肯把邀请卡给我。所以,我和她约在吧台旁的卡座,以血腥玛丽为信物,交易邀请卡。”方木一口气说完,忍不住又瞟了一眼邰伟的方向。

“方木!我不信你说服不了那个女人,非拿我供她泻火!”邰伟忍不住低吼道,感情自己成了灭火的工具,对于现在女人脑子里想的,邰伟简直不能直视。还有方木,这简直就是挖坑给自己跳,他不禁感觉自己的青筋直跳,但碍于行动中,他又不能也舍不得真的拿这坏心的搭档怎么办,最后一边深呼吸,一边整理自己的衣着。

“一男一女干柴烈火在夜色才是最不显眼的做法,而且,邰伟,你太紧张了,”方木的声音严肃又隐含担忧,“不管是一个来夜色消遣玩乐的黑道少爷,还是一个来参与拍卖会的买家,都不该有紧张的情绪。邰伟,我能看出来就会有其他人也能看出来,”方木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我必须让你放松,否则你只会害死你自己。”

“我……”闻言,邰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说没有紧张,他自己都不信,说谢谢,又好像太矫情。一时间,那种又酸涩又甜蜜,在一个人眼前无所遁形的感觉充塞在他的心里,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有沉默。

“好了,废话不多说,邰伟,拍卖会晚上8点开始,还有15分钟,我们分开上去,到时候见机行事。”说完,方木起身离开。

“好,拍卖会见。”邰伟也醒过神来,拿着得来不易的邀请卡,像专属电梯走去,而任务还在继续。


评论(4)
热度(64)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