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三章20:00(原脑洞文《赌》续篇)

三.20:00

为了避免被认出,邰伟和方木先后走向拍卖会所在的五楼。到了五楼,拍卖会的主办者,一位满脸笑意,职业经理人模样的男人,在入口处,一位位检查着邀请卡,事毕无误则让一旁守候的侍者带领受邀的客人入内。

轮到邰伟,看到是个生面孔的男人扬起职业的笑容,接过邰伟手中的邀请卡。反复查看,期间又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邰伟,笑着问道:“先生看着眼生,第一次来吗?”

邰伟知道,这是来试探他的身份了,他的身份是低调内敛王家二少,而王家,虽不似韩三爷现在风头正盛,但在绿藤也是数得上号的黑道大家。对于这样的问题态度不能太好,毕竟身份上来说,这男人不过是个前哨,却也不能太坏,毕竟客不欺主。想到这层,邰伟先是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随后用一种冷淡的语气回道:“嗯。”

对于邰伟的冷淡回应,男人看起来倒是越发小心谨慎了,他再次看了眼邀请卡,语气恭敬的问道:“请问,先生贵姓?”

这是变相地问他的来处了,毕竟绿城黑白两道的有名望的家族大家都一清二楚。还是冷淡的语气,邰伟回道:“王泷正。”

听到邰伟的回答,男人眉峰一敛,略一沉吟,试探的问道:“可是思南路上的王家二少?”

“正是。”邰伟仍旧用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回答着。

得到肯定的回答,男人却并没有放行的意思,反而眼中精光闪过,说道:“那怎么王少没有拿我们寄去的专属邀请卡入场,普通不记名的邀请卡可是要排队的,让王少受累可怎么好?”满是歉意的话语却让人丝毫感受不到歉意,反而邰伟相信,只要他说错一句,眼前笑意盈盈的男人立刻就会让自己消失。

糟糕,邰伟意识到他和方木都疏忽一点——情妇的卡虽然让人无迹可寻,但是同样有致命的问题,身份不够。是的,在黑道上有身份的王家,在这种黑白两道都会出面的场合,一定会收到专属的邀请,与一般人有所区分。不论你来还是不来,这是规矩,也是身份的象征。而现在,一个自称王二少的人,不带手下,单身赴会,不用专属的邀请卡,却拿着一张完全不符合身份的不记名邀请卡,这种种矛盾如果解释的不好,那邰伟的身份立时就会曝光,还会有性命之虞。

面上半丝不露,脑中高速运转,邰伟决定赌一把,他冷冷的看了男人一眼,意味深长地说着:“邀请卡是给我哥,可不是我。”没错,黑道世家深宅大族,往往盘更错节,势力交错,越是这样的家族,血缘不值一提,兄弟倾轧争权夺利等的种种龌龊实不足为外人道。

“哦,”男人闻言不由神色变的微妙,想着道上关于王家二少的沉着冷静,出事干练老辣,为王家立下汗马功劳,可王家的继承人还是王家大少,甚至为了不盖过大少的光芒,二少甚少显于人前的传闻,难道这二少是起了什么别的心思?想到这里,男人眼眯了眯,转了转心思,试探道:“二少的意思是?”

看来自己是赌赢了,这短短的交锋已经另邰伟背上冷汗直流,他继续和男人打着机锋:“我哥没兴趣的东西,我倒是有点兴趣,但让我哥知道我这弟弟玩物丧志,总也是不好的。”说到这里,邰伟就停了,他知道,过犹不及,点到为止,说的多了,反而会出错,这几句就够眼前人琢磨的了。

果然,男人听了这句,琢磨道,前两句意思应该是说王家大少不碰的的毒品生意,看来二少有意插一手。而后一句则是说明他今日拿着一张不记名的邀请卡孤身前来,是要避人耳目的意思。看来着王家二少是真的起了心思要算计他哥。

想到这里,男人沉吟片刻,看起来像是接受了这个让二少行为与身份不符的合理解释,面上摆出恭敬,一边一脸歉意讨好地对邰伟说道:“对不住二少,我们也是例行公事。”,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上好的古巴雪茄,双手递给邰伟。

道上虽没见过王二少其人,但是都知道二少喜好烟草,这时男人的动作也可以解读为是一种变相的示好,给大家一个台阶,而邰伟也是知道见好就收,看了眼雪茄,也就拿了过来,却听见男人呀了一声,一拍自己脑袋说道:“看我这记性,忘带火机,这怠慢了二少可怎么办。”

邰伟闻言抬眼打量了一下男人看起来找不到丝毫破绽的懊丧表情,直接从口袋中,拿出自己随身的限量版Zippo,点燃了雪茄。而看到这个限量版,男人的眼神暗了暗,却像真的得救了一遍,又再次对邰伟一个劲的道歉说好话,并请专人带邰伟去往拍卖会的留给王家的包厢内休息。

邰伟以不想太打眼为由谢绝这个邀请,走入了拍卖场的大厅,找了个避人耳目的角落,一面思考刚才男人的行为,一面等着方木的入场。

而另一边,满脸堆出的笑,在看着的身影消失于门后时,就变了,男人一改方才的卑微嘴脸,眯着眼皱着眉吩咐道:“盯着他,这事儿不对。”

 

又过了大盖一盏茶的时间,虽没有邀请卡,但凭着韩家少爷身份,借着想要见识见识的由头,方木也成功入了场,坐在邰伟的右后侧,外表看起来,良人显得既不亲近,也不疏远,就像两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只是互相客气的点了点头,就再无交流。

“你怎么样?”有着拍卖会会场的音乐做掩护,邰伟这才和方木开始交流。

“我的身份注定不能参加最后的交易,所以就算是生面孔他也不会为难我。”如此说着方木脸上却没有喜色,反而一脸的凝重,“刚才的应该不是普通人。”

“嗯,”邰伟皱着眉分析着,“懂黑道上的规矩行情,又能对我言语试探,戒心高,谨慎,绝对不是小角色,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我们的二号目标,绰号毒刺的帮派二号人物。”一说到毒品和帮派,他不由反射性的神经紧绷,手心冒汗,陷入回忆。

毒刺,真名早就没人知道,跟随着缅甸的大毒枭巴任,常年盘踞在缅甸老挝这类金三角的无法地带,像他的绰号一样,做事隐秘,不留痕迹。遇事多喜欢绵里藏针的试探,等对方放下戒心之时,就是他露出毒刺下手之时。

他和巴任都是在邰伟这次行动的重点人物名单之列。没想到,这样的二号人物,会亲自在拍卖会的门口迎宾,可见这次的拍卖会的重要性。而在邢局和邰伟他们行动之前的分析中,云南的势力早年被邰伟等人瓦解,现在四分五裂,不再成气候,而其他的距离绿藤尚有距离,鞭长莫及。最有可能的幕后黑手,就是缅甸的巴任。毕竟,金三角的生意已经饱和,内地查的严,而他的货量大,一般的小生意他看不上,这种通过拍卖会大批量,大规模销货方法,极有可能是他的手笔。毒刺的出现,恰恰证明了邰伟他们的猜测。同时,也表明了这次行动的凶险。

“应该就是他,”方木脸上的忧虑更加明显,“他对你的说辞我觉得并不完全相信。左后角,你身后就有尾巴。”

邰伟闻言,没有马上回头,而是装作弄掉了手上把玩着的打火机,装作捡起的样子,快速的瞟了一眼,回道:“是的,但盯着很正常,毕竟我是生面孔。没有明着来,就说明毒刺也摸不清楚路数,到他查清楚我的身份这点时间足够我们行动。”听出了方木隐含的不安,邰伟安抚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方木快速的否认道,而是用更加严肃的声音说着:“你记得他特意看了你的打火机吗?”

“打火机?”邰伟略一思索,说道:“是为了从侧面证实我的身份?毕竟二少的东西肯定不能太差,幸好我身上还算有个限量版的zippo能撑场子。”

“不,没那么简单。”即使压低了声线,方木的声音还是隐含不安,“你记得新来的分到局里的窃听器,除了我们现在身上的入耳式,还有哪种?”

“还有的不就是打火机,还特意设计成名牌,叫什么卡地亚来着。”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邰伟悚然一惊,“难道你的意思是……”

“内鬼,”这两个字还是从方木的口中说了出来,用一种异常冰冷的语气,“毒刺想看的根本不是二少的什么好东西,而是想看看你拿的是不是新到的那批伪装成窃听器的打火机,依次来判断你是不是警察派来的卧底,”方木深吸一口气,“而且,在警局,能知道这样的细节,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有内鬼,对于已经陷在这个行动中,进入毒刺视线的邰伟和方木,都是一件无比棘手并且危险的事情。谁都不知道这个内鬼对他们的行动知道多少?对邰伟和方木有了解多少?又或者这次行动是一场早就策划好的引君入瓮?“你是说他们知道我们?”这一系列的猜测让邰伟觉得危险,毕竟当年在云南的那场兄弟相残的惨剧他一天不敢或忘,难道历史又要重演?思及此,邰伟不禁灌下一口眼前的酒,尝试着稳定自己的心神。

听出了邰伟话中隐含的伤痛和未尽之语,方木沉吟着,否定道:“不,我猜他应该不知道我们的行动。如果要引君入瓮,刚才的试探就没有必要,”方木的大脑飞速运转,不断地在脑中将所有的可能排列重组,“我觉得,知道警具,不知道行动,这个内鬼应该不是一线人员,或者说现在不是一线人员。”

“你是说……”邰伟顿时对警局中的各色人等开始了对应的思考。

“先别管这个内鬼是谁,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他有没有参与这次拍卖,”方木打断了邰伟的思考,接着道“如果太来了,邰伟,就算不是一线人员,但他肯定认识你的脸。这次行动已经超过一般危险程度,必须停止。邢局!”方木的语气满是焦急,甚至想要直接让邢局下令停止行动。

 

指挥车

听到窃听器传来的方木和邰伟分析的邢局,眉头深锁,却没有惊讶。一旁的大壮和小米却暗自感到心惊,一时六神无主,“慌什么。”邢局的老辣沉稳此时显露无疑,他略一思考,直接下令:“小米,给我立刻去确认所有行动组人员现在的位置,大壮,你去通知刘队,让他立刻去查所有能接触到这次新窃听器的所有人的名单和现在的位置,快!”

 

听到邢局的布置和方木的话,邰伟却笑了,像是没有听到方木的警告,说着:“木木,你也说是有可能,也许他没来呢,你我都知道,现在已经停不下来了……”邰伟突然放松了下来,他觉得这次的行动就是一场迟早会来的宿命,也是唯一能让他走出噩梦的机会,为什么不赌一把,反正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可以失去了。

“邰伟……”没有等到邢局停止行动的命令,方木知道一切箭在弦上,势在必行,而邰伟的话也让他明白了他的想法。你想要解脱是吗,好,我陪你。

在他们短暂的交流中,拍卖会已经开始,有侍者给二人送来了拍品的名册,一时身边鱼龙混杂,不再适合交谈,只能陷入了沉默。


评论(8)
热度(5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