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四章21:00(原脑洞文《赌》续篇)

四.21:00


 


“现在请上我们的第一件拍品,清斗彩缠枝莲双耳瓶。大家请看,拍品瓶敞口,束颈,折肩,弧腹,下承圈足。颈部两侧置对称螭龙耳,口沿处饰如意云头纹,肩颈部绘蕉叶纹,腹部、胫部以缠枝莲为装饰。器形规正,纹饰丰富,绘笔精致……”


展台上光影交错,台下却一片黑暗,让人除了展台以外,其他的地方模糊不清,看不真切。两个人都明白,这是为了藏住身份,刚才粗粗扫过一眼,一些该来不该来的都来了,看来是云龙混杂,都想来分一杯羹。而之前的女侍在送完名册之后就退去,新换上的男侍一个个膀大腰圆,腰间鼓鼓,看来也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看来拍卖会的主人是早有准备,却不知重头戏又将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邰伟和方木暗暗交换了一个注意的眼神,各自戒备着,深怕错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间,拍品已过大半,可一切还是很正常,好像这场真的只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文玩拍卖会。而周围这些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们,也仿佛真的是来了文人雅兴,来此文玩会友,没有任何的异常动作,端的是沉得住气。


这一切的正常却让方木和邰伟暗暗心焦,他们都在紧张的思考着:难道情报有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么多人绝对不可能真的是来参加什么文玩拍卖会这么简单,否则毒刺怎么会出现,必定是有什么他们没有发现的玄机。


正想着,被不断攀升的焦躁逼得有些心浮气躁的邰伟,一抬手,把放在桌上的拍卖品名册扫到地上,为了不引起注意,他只能弯下腰将它捡了起来,装作感兴趣的又翻看了起来。这个小册子,做工精致,图画精美,看来是狠下了一番功夫。但是这本小册子却让邰伟觉得有些不舒服,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呢?邰伟不由得眯了眯眼,仔细的开始研究这份拍卖品名册。


这份名册倒是各种价位都有,几万几十万几千的都有,但是这分布怎么这么奇怪?几十万之后跟着拍卖几千的?这个顺序会有人买?等等,缠枝,斗彩这些……邰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和方木说道:“木木,我知道了,是黑话。”


“什么?”方木一时没有理解。


“是这本拍卖品名册,”邰伟的语调压抑着兴奋,“这根本不是什么拍卖品名册,而是真正的邀请函,上面顺序分布奇怪的古董名称的前两个字,用云南的黑话音译过来,有些太过晦涩,但大意就是海洛因,冰毒,大麻各每月50公斤,以追龙为暗号见面交易。”(黑话神马的不要在意,真的就是楼主瞎掰的,我真的懒的想暗号了……ORZ……PS:追龙是真的)


“你确定?还有追龙是什么?”方木对这些显然一无所知,就算拿起了册子也看不出其中的含义。


“是的,就是为了和黑话的音译靠近,才找了这些看起来价值层次不齐的文玩来充场面的,估计时间太紧,一时找不到好的又符合要求的的文玩,才会在价格上顺序上显得有点奇怪。”邰伟快速的解释着,“而追龙其实是道上的瘾君子们一种说法,就是烫吸,或者说是吸烫烟,这里应该是让我们用烫吸的工具来示意。”(注:烫吸——将海洛因放在铝箔纸上或金属匙上,下面用打火机加热,毒品升华为烟雾,吸毒者用力吸吮缕缕毒烟,或是用另一张铝箔卷成纸筒追吸毒烟,这又称为吸烫烟,瘾君子称其为“走板”或“追龙”。对可卡因,也有人采取这样种烫吸的方式。)


方木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的不单单是一笔生意,更加是一个打通东南亚与内地渠道的机会。怪不得引来了这么多人。”感到形势越来越棘手,方木又提出了疑问:“以你的经验,你觉得有在场的有多少人能看懂这些黑话?或者说那些人有兴趣?”


邰伟沉默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每个月白、冰、麻各50公斤,那敢吃的下的人在绿藤地界可真的不多。估计还是东北辽宁、广东东莞和最近又死灰复燃的云南边境的势力。还有当然就是我身份后面的王家,这个身份吃下来,那意味着绿藤的白粉生意王家也要插一脚。”上面的三股势力,加上自己,哪家都不好相与,看出眼前即将出现的局面,邰伟不由得感叹一声,“这次真就是一滩浑水了”


“看来真的是一场硬仗,邰伟,”方木顿了顿,思及心中挥之不去的不安,郑重的嘱咐道“一会儿,一定要小心。”


听到方木满含关心的嘱咐,邰伟心头一暖,有心想要调侃却找不到合适的词,只能洒然一笑,回道:“不是还有你嘛。”


 


夜色5号包厢:


“刚王二少有动作吗?”毒刺抽着烟,一脸阴婺的问着派去盯梢的人。


“没有,从拍卖开始也没见和别人交谈,一直就坐着看拍卖,偶尔举个牌子。”一旁的小弟小心的回着话。


毒刺又抿了口烟,吐出的烟雾越发显得他整个人透出股子阴狠,“不对,身上的味儿不对,一定有问题。”他对着一旁的小弟指了指,“你去,把他的照片拍下来,送给那位看看。”


小弟迟疑了下说道:“送到老地方给他?”那估计怕是时间来不及,后半句话还没来得及说,毒刺就接了道:“不用,拍玩儿,直接送到五楼3号包厢。”


小弟一惊,那位今儿也来了?看来是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领命而去。


 


夜色五楼拍卖会场:


“现在,就让我们宣布最后一件拍品,一块重达50公斤半人高的裴翠原石,”身着旗袍的美艳司仪巧笑嫣嫣,用热情的语调介绍着,“这款原石也是本次拍卖会的主办者——巴先生提供,而他本人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方法,这次不采取拍卖的方式,而是在各位有意参与的藏友中挑选其中的有缘人入厢房一叙。”此言一出,众人都颇有兴味。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也不失为一个风雅的办法。


而方木和邰伟则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知道今天的重头戏,开始了。


“那么请各位想要参与这次拍卖的,请将桌前的玫瑰取下来放在右下角,之后会由我来宣布巴先生挑选出的有缘人。”司仪笑意盈盈的向众人说道。


邰伟知道,将玫瑰取下来这些话都是障眼法,不过是为他们的暗号作者掩护。这些所谓的有缘人,才是这次拍卖会的正主。他略一思考,拿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从一旁的香烟盒中,抽出了一张锡纸,对折之后再打开,然后将两者放置于桌子的右下角。之后便默然不语,等待着后续,而他和方木也不再适合交谈,毕竟现在,他这个暗号的示出算是真正将自己放入了巴乃和毒刺的视线之中。也从这一刻起,他只能是王二少,一个想要在背后算计兄长,想要借着白粉生意崛起的王家二少。


方木知道邰伟的行动,他控制着自己再不去关注邰伟,过多的关注只会引来怀疑,毕竟此时他们俩人不过是陌生人。这样的场合,他不能给邰伟招致一丝一毫的怀疑,任何的怀疑都将致命,而他赌不起。方木努力的扮演自己的角色,装作对一切感兴趣的样子,毕竟他是一个刚回国的菜鸟少爷。而这种不断的东张西望的动作,也是一个他能观察周围人的行为的最佳掩护。


 司仪又再次走向了舞台中央,看来已经有了结果,“我们的巴先生已经找好了有缘人,就是7号,12号,25号以及36号桌的藏友。请以上的藏友到6号包厢与巴先生一叙。”


4个号码,应该和自己的分析一致,除了自己之外,东北辽宁,广州东莞和云南边境都参与了进来。看来这个月白加冰50公斤背后所带来的暴利,足够这些势力进行争夺。只要自己能拿到交易的证据或者录音,然后及时通知邢局,那今天绝对会是一场大丰收。


邰伟想着,不紧不慢的随着侍者的引领,走向金三角最大毒贩巴乃所在的包厢。


这时,方木看着侍者将这四桌人引入包厢,其他三桌人陆续进入,而邰伟则由于侍者刻意放缓的脚步,落在了最后,方木强烈的不安又再度升起。


“邢局,大壮小米查的怎么样了?”方木急切的问道。


“警局能接触到那一批窃听器的,除了我、邰伟还有这次参与行动的人,还有四个,警械科科长刘晨,科员王平,秘书杨燕和仓库管理员崔林。”邢局脸色严峻,接着道:“刘晨去了省里开会,王平在家陪老婆,杨燕上个礼拜申请出国旅游还没回来,而崔林今天休息,但联系不上,还在找。”


最后一句话,让方木的心咯噔一下,连忙问道:“他们都见过邰伟?”


“是的”邢局闭上了眼说道。


方木惊得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却顾忌周围的眼线,只能再次坐下,低吼道:“不好,他有危险!”




作者有话说:


咳咳咳,这章算是开虐的序章,终于写到虐了!!这张其实就是各种背景和过度,写的累又没意思……唉……
让我好好酝酿一下怎么虐23333333333333333有任何建议可以圈我23333333333333333
放个小预告:
几近窒息,终于离开水面的邰伟大口的吸着空气,呛咳不已,刚才的挣扎让他衬衫几乎湿透,原本被打理的服服帖帖的头发也重新变得凌乱,被手铐反缚于背后的双手几乎无法借力,邰伟只能蜷缩着身体以求得以喘息。

评论(8)
热度(40)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