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五章22:00(原脑洞文《赌》续篇)

6号包厢

“王二少,这边请,巴先生正等着您呢。” 邰看见伟侍者恭敬地为他打开了包厢的门,而他没有看见的,是隐没在黑暗中,侍者微笑之下阴狠眼神。


进入包厢,一片昏暗,看不清楚前路。邰伟眯了眯眼来适应眼前的光线,突然面前白光骤亮,刺得眉眼一片模糊,反射性的闭上眼躲避强光,腰间却已被人用枪顶住,咽喉也被紧紧掐住。邰伟心底一凉,暗道一声糟糕,知道自己是被人请君入瓮。


转眼间,电光火石的一番变故让人猝不及防,等邰伟终于适应强光,才发现面前根本不是什么巴先生,也没有刚才一起过来的被选中的参与者,只有毒刺和一排正对着他的黑洞洞的枪口。

情况不明,邰伟试图做最后的挽救,开口为自己解释,然而却感觉扼住咽喉的手根本不想给自己这样的机会,那只手紧紧的锁住咽喉,抵住声带,让他连呜咽一般的呻吟都发不出。这样的手段明显是在顾忌自己身上的窃听器,邰伟心中凛然,看来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这是连自己的卧底身份都已经被知晓。

果然,一旁高壮男子在毒刺的示意下,直接撕扯掉了邰伟的外套,稍作检视便扔在一旁,而后,更是一寸一寸在他全身搜索着窃听器,但仍无所获。一旁的毒刺略一思考,直接将邰伟整个人头朝下摁入包厢中间的罗马式喷水池中,看着邰伟整个人被按压在水面之下。一分钟,两分钟,四肢、头颈处的桎梏让邰伟剧烈的挣扎显得于事无补,急速的心跳,不断涌入口鼻的水流,濒临死亡的窒息感,一切都在慢慢夺走他的生命。

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窒息的时候,却被人大力的拖出了水面。邰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胸膛剧烈起伏。可一切却还没有结束,没来得及睁开双眼,邰伟又被摁入了水中,循环往复三次,直至气息微弱,也确认了他身上的窃听器在反复15分钟的浸没之后肯定失去了作用,才施施然让人将全身发软的邰伟拖出了水池,扔在大理石的地上。为了不惊动邰伟身后的警方,一切进行的悄无声息,像是一场无声而惨烈的默剧。


指挥车


“邢局!邰队的信号消失了!”负责监听的警员在听到一阵杂音之后,失去了邰伟的窃听器的信号,惊呼道。

“队长出事?!我要去救队长!”一听到这个消息,大壮首先按捺不住,想要冲进夜色。“特警呢?突击队呢?”小米也有些方寸大乱,想要直接暴力突入。

不可否认,一直作为众人主心骨一般存在的邰伟,突然联络中断,生死不明,让大家都慌了神。


“慌什么?”眼看大家情绪失控,邢局一声断喝,“一切情况不明,你们现在冲进去,是想害死邰伟吗?”小米和大壮一时默然,是啊,现在一没证据,二没消息,就这么冲进去,除了打草惊蛇之外,什么用都没有,拜托了一时的惊慌,大家也都静了下来。

“再说,我们还有方木,”眼看着大局已定,邢局环视了车上的众人,坚定的说着:“我们要做的,是配合方木,这样邰伟才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后一句低不可闻,仿佛不是在说服别人,而是在说服自己。“对!还有方木!”对于方木信服不已的大壮却已经重拾了信心,坚定的说着。

看到重拾信心的众人,邢局立刻吩咐道:“小米,给我接着查崔林,我要知道他的所有信息。大壮,让特警队埋伏在我们预定的地点上,狙击手子弹上膛随时戒备,突击队整装准备,只要有方木的信号,我们立刻突入。”

看着小米和大壮领命而去,邢局没有丝毫的放松,拿起了与方木之间通讯器,他需要亲口告诉方木这个消息:“方木,邰伟他……

6号包厢

几次濒死的窒息,邰伟终于离开水池。他全身渗透,原本被打理的服服帖帖的头发也重新变得凌乱,四肢由于刚才的剧烈挣扎和缺氧,都有不同程度的痉挛,就连勉力支撑起自己靠在水池外壁的手都止不住的微微发颤。一身狼狈,湿透之后的几近透明的衬衫和原就剪裁紧身的西裤更是带着阴湿黏腻贴在邰伟的身上,大口吐出呛入的水,邰伟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自己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已然不能更坏,他必须自救,就算已到绝境,他也必须为方木留下点什么。

“咳咳,”仍有些呛咳,邰伟哑着嗓子开口说道:“你们就是这样邀请别人的?”

毒刺闻言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邰伟身边的高壮男人就一脸不满,伸手扯住邰伟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狞笑着在他耳边说道:“你最好注意你说话的语气。”而毒刺还是一派闲适,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袖口,用一种逗弄猎物的眼神扫了邰伟一眼,“还真当自己是王家二少爷?”

被迫仰头的姿势让邰伟异常不适,他皱着眉艰难而又断断续续地说道:“那你……咳咳……又是怎么……确定我不是……王二少?”

“当然是因为我。”满含自得的声音从邰伟的背后传来,邰伟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却又记不真切,太多次的反复窒息让他的头脑昏昏沉沉。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已经年逾不惑的男人,中年谢顶,身材臃肿,眼神阴霾不定。他示意一旁的男人放开邰伟,看着邰伟因为失去支撑而跌在地面不停喘息的狼狈样子,发出了尖利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男人像是看到了极其开心的一幕,边笑边说着:“邰伟,真该让那些崇拜你的小警员,让刑志森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看你现在这副孬样儿配不配当一个刑警队长。啊哈哈哈哈……”

被叫破了身份,邰伟彻底明白,自己这是已经被内鬼出卖了,王家二少的身份已经不具任何意义。他费力地抬起头,看着男人的样子,努力的回忆男人的身份。这个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职位,还牵扯到了邢局,必定是警局的人。可是自己对眼前的人只觉得眼熟,具体地点身份毫无头绪。转念一想,对,他能知道新进的窃听器,而在警局能接触到这些的,除了认识的局长科长,只有一些文员和仓库管理员。看眼前人的年纪,印象中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位好像是姓崔,邰伟试探又疑惑语气地问道:“你是崔大爷?”

不料,崔林勃然变色,他一把抢过身边保镖手里的枪,指着邰伟的头,歇斯底里的说道:“崔大爷?我是崔林!荣立过三等功的崔林!如果不是因为你,因为邢志森的打压,那还有哪些小警察的排挤,我早就是刑警队长了!怎么会就是个管理警械和证物的仓库管理员!而你这么一个酒鬼,凭什么被他们喜欢?凭什么抢我的位置?凭什么?!”而回应他的是邰伟充满讥讽的眼神和对于他的无动于衷,好像在诉说着他崔林不过是一只见不得的光的老鼠,最终也只有回归黑暗。崔林大怒,过去在警局不受重视的不甘,对于邰伟的嫉妒,邢志森对他的视而不见,同事对他的无视和排挤,一时间齐齐涌上心头,他的脸更加疯狂狰狞,不顾保镖的劝阻,他靠近邰伟,想要更好的欣赏邰伟这时的狼狈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突然,暗自积蓄力量的邰伟骤然发难,猛地夺过崔林手中的枪,一手扣住崔林的脖颈,一手执枪抵住崔林的太阳穴,“别动,”邰伟低喝道,他环视周围指向他的枪口,将自己的体重的一大半靠在崔林身后,以崔林作为肉盾掩护自己,想要逼退眼前的毒刺,等到邢局他们的突入救援。

“啪啪啪,”见此情景,毒刺却未见一丝惊慌,更是看也没看一眼因为被挟持而面目扭曲的崔林,他淡定的为邰伟鼓了鼓掌,称赞道:“邰队长真不愧刑警队长的荣誉,这份临危不乱我实在佩服,可惜啊可惜,别说这枪里没子弹,就是有,邰队长怕是也没有力气走出这间房间吧”

邰伟心下暗叹,毒刺果然眼光沉稳老辣,刚才的一击已耗尽自己积蓄的力气,而现在窒息过后再勉力做出这样剧烈的动作,自己眼前已经一阵阵的发黑,太阳穴突突的刺痛,手中的抢也快要握不住,脸色越发苍白,而面前的崔林闻言却是脸色一变,阴郁地说道:“毒刺,你这是防着我?”

看出邰伟早已是强弩之末,毒刺挥手示意保镖慢慢缩小包围,愈发漫不尽心地说着:“我怎么能让一个警察在我的地方接触到枪?想来崔先生也是能够理解的吧。”

有了毒刺的示意,刚才的高壮男人不再畏惧,上前一把抢过了邰伟手中的枪,反剪了邰伟双手,扣在一旁。崔林则是一脸阴霾,冷眼看着毒刺,像是在思考着自己与虎谋皮的的处境。眼见毫无胜算,邰伟索性放弃挣扎,看着崔林的样子,他只觉得快意,随即邰伟大笑了起来,笑的好像眼泪都要出来一般:“崔林,你看你,到了哪里,你也不过是一条狗,”即使身上受到了更加用力地压制,他还是继续说着:“还是一条不得你主人欢心时时刻刻想要杀掉的狗,哈哈哈哈。”

毒刺没有任何的反应,像是在享受这样的一出“警察相残”的闹剧。

崔林被这几句话气得浑身发抖,抬脚猛踹邰伟的胸腹,身形被制的邰伟躲闪不得只能硬抗,胸腹间一阵剧痛灼烧,然而这一切没有停止他的笑声,那样苍白的脸色,强大无畏的眼神,都像是无形的钢刀,对崔林进行着凌迟,越发衬得自己像一个跳梁小丑。不可以,不可以,我才是正确的,我要毁了你,毁了你!崔林的眼神愈加扭曲疯狂,他转头对着毒刺说道:“看来想要我们的邰大队长安安静静,不来点手段怕是不行。”说完,崔林一脚踩在邰伟的背上,一转一折,咔嚓一声将邰伟的方才握枪的右手手腕生生扭成脱臼,听着邰伟隐忍的惨呼,还嫌不过瘾的崔林又是拨弄了几下已经垂下来的手腕,才意兴阑珊的让人给邰伟戴上手铐。而此时,邰伟的身体终于不堪负荷,昏死了过去。看到崔林仍然如毒蛇一般胶着在邰伟身上的视线,毒刺低咳一声,顿了一下说道:“他还有用,拍卖会之后,想怎么随你。”隐含不屑的扫了一眼崔林,毒刺又道:“你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我可不信只有一只老鼠混了进来。”


闻言,不能亲手毁了邰伟的不甘让他不满却无法反抗,崔林只得悻悻而去。


“把他的衣服和这里的痕迹处理掉,把他准备好带到拍卖会上去,毕竟他可是一份大礼……”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邰伟,毒刺意味深长的说着。


作者:




感觉虐的一般啊……哎……希望我拍卖会上能虐的有艺术点……本来这章想让木木出场的……奈何一虐虐了快4000字……来不及……

评论(12)
热度(56)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