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六章23:00(原脑洞文《赌》续篇)

六.23:00


已经过去了将近20分钟,邰伟仍旧失联.而方木,强迫自己从一开始得知消息的极度焦躁中冷静下来,强迫自己松开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攥紧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冷静下来,在这里露了行藏,那么就更没有人能救得了邰伟。如果邰伟死了,那么方木也不会存在于世。抱定了这个想法,方木突然粲然一笑,锐利的锋芒转瞬即逝,既然事已至此,只能放手一搏。


心神稳固之后,方木开始了隐晦地观察,留心周围一切的异动、变化。因为任何一丝的变化都能给邰伟带来一丝生机。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将脑中的资料和今天的情形,目标嫌疑人的行为合并加以分析,最后的出,以毒刺求稳的性格,不会在拍卖会结束之前开杀戒,还是杀一个警察,毕竟杀死一个警察所带来后果他很清楚。他不会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就算要灭口,也会是在交易完成也就是拍卖会12点拍卖会结束之后。所以现在至少邰伟的生命无碍,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就是刑局他们查出来的那个潜在的内鬼——崔林。可以肯定,邰伟的暴露与他脱不了干系,方木嘴唇紧抿,眼神越发冷厉。可惜方木和邰伟一样,对这位存在感极低的崔林毫无印象,一时无法进行行为分析或者犯罪侧写。


而整个五层,刚才的“有缘人”环节之后,古玩拍卖就告一段落,人群有的回到环境更为开放的三楼,有的则又开始了三三两两的各自活动,方木也隐在角落观察着邰伟消失的6号包厢。突然,方木发现五层原有的男侍开始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之前的女侍,看来拍卖会即将或者说已经开始,毒刺是将人调下去镇场子了。那么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不知道邰伟现在如何,方木不由得转头望向然后邰伟进入的6号包厢,从刚才到现在不见任何人出入,而拍卖会已经开始,看来这一切是另有猫腻,真正的会场不在这里,方木嘴唇紧抿,形势比他想的还要危险冷峻。


 


指挥车


“报告!”一位警员拿着一袋东西匆匆进入指挥车,“邢局,刚在夜色后门街角,有人出来扔了这包东西就不见了,这是我们拿回来的。”


邢局闻言立刻起身,拿起了东西翻看,只见袋中都是些杂物,多为烟头碎布纸屑,邢局一时间没有头绪。突然,旁边一个女警喊道:“这是队长的衣服!”


邢局闻言眉头深锁,对着女警说道:“你确定?”


女警再一次拿起袋子中的碎布,拼凑了一番,肯定的说道:“我确定,队长那套是高定,料子也是特制的,外面根本买不到,你看这块黑色布料上还有暗纹,就是我们队长今天穿去的那套……”说着说着,女警突然想到如果这是队长的衣服说明的什么,一时眼眶泛红,声音也变得哽咽。


邢局闻言眼中忧色更深,邰伟的衣服被人剪碎弃于后巷,看来真的是凶多吉少,邢志森心中大痛,然而,现在他就是大家的主心骨,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悲戚,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承认。


“邢局!”大壮却已经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将查到关于崔林的一切资料也一并带回,相对于去之前的疑惑,回来后他已是压抑不住满脸的怒容,顾不得邢局在场直接骂道:“你们看,他娘的,这狗日的想害队长不是一两天了,之前我们是不知道,现在看我逮到他不弄死他。”


邢局和其他警员赶忙打开资料袋开始查看。原来,崔林,绿藤市人,军队转业到的市公安局,曾经因为在部队上表现出色立过个人三等功,但长相普通,青年谢顶,才三十出头就貌似中年,也因为这个他为人偏激尖刻,在部队中不得上司喜欢,又被同僚排挤,在部队呆不下去就申请转业,分配回了绿藤市。


而同年一起分到绿藤市公安局的还有缉毒卧底回来的邰伟,他们俩境遇却是天差地别。邰伟直接跟了当时还是邢队的邢志森,作为队长的接班人开始培养。而崔林,确实由于从小参军文化程度不高,对于刑侦也是一窍不通,又因着外表着实不讨人喜欢,连文员也没捞着,只分到了个仓库管理员的位置。


可想而知,在崔林看来,年龄相仿,一起等待分配,却是明显的厚此薄彼。他开始越加愤恨,觉得上天对他不公,每个人都是在嫉妒他,陷害他,抢夺原本属他的刑警队长的位置。后来邰伟顺利办了如“城市之光”等几件大案子,获得兄弟和领导的认可,在警局风头无两。而他,明明刚过而立,却被所有人叫做崔大爷,连新来的实习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就像他天天看管的证物一样只能在仓库里腐烂。甚至他开始到处诋毁邰伟,开始搜集任何对邰伟不利的证据,甚至想要弄丢邰伟案子的证物。


“这……”小米看了也气愤不已,“怎么早没弄死这孙子?”


“今天要不是我去查他,还真他妈不知道啊,”大壮怒不可遏,接着说道:“这孙子前两年就在局里到处说队长的坏话,说要举报队长什么的,但大家伙儿都没当回事儿,局里的人只当他发疯都不兴理他,没想到啊,他竟然做了内鬼!”


邢局看了资料,回忆道,好像去年确实队里收到过一些关于邰伟的匿名举报信,说他办案喝酒,暴力执法什么的,但邢志森知道,以邰伟的为人,这些都不过是些无稽之谈,根本没理会。却不想有人确实惦记邰伟惦记了这么久。邢局不由得眯了眯眼,现在只希望邰伟不要落在崔林的手上,否则……刑局都不敢细想,只能立刻联系方木,交换刚得到的情报,在有限的时间内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夜色


“邢局,”方木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消化得到的信息。撕碎的外套,垃圾袋,夜色后巷,这是毒刺再派人消除邰伟的痕迹。不想让人查到。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连外套都被撕碎,邰伟会是如何,至少他知道了现在邰伟还活着。否则出现在后巷的,恐怕就不是撕碎的衣服这么简单了。


另一方面,方木也更加确定,这里应该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直到现在6号包厢(邰伟消失的包厢)还是无人进出,而邰伟的衣服却已经出现在了后巷。看来他们应该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可是会是哪里?从夜色的建筑楼层图来看,也没有其他地方能藏得了这么多的人和货。


而崔林,表现固执,敏感多疑,过分警觉,心胸狭隘,嫉妒心强,由于外表和性格青年时期连续地遭受生活打击,经常遇到挫折和失败,自我要求标准极高,这种高标准高期望却与自身存在的外表缺陷之间构成尖锐的矛盾。这些行为都是偏执型人格障碍的典型表现。而他现在的行为,已经表现出很强的攻击性,说明他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病情已经激化。如果是这样,或许有办法,方木突然有了办法,“我有办法引他出来,找到他我们就能找到邰伟,也能知道交易地点。”


“方木,你准备怎么做?”邢局沉声问道。


“如果他偏执的对象是邰伟,那么相信作为邰伟搭档的我如果也在夜色,绝对能引起他的兴趣。”方木冷笑着说道,“毕竟如果我死了,更能让邰伟生不如死。”


邢局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五分。”方木说道,“毕竟能提供我做行为侧写的信息太少,只剩40分钟,我只能赌一把。如果40分钟还没有我的消息,你们就冲进来。”


邢局闻言眉头皱的更加紧,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办法有多危险,方木一向只做智囊,万一崔林动武,方木必死无疑,然后一切迫在眉睫,除此之外毫无办法,他只能相信方木:“好。”邢局又顿了顿,接着说道:“方木,活着回来。”


方木心里不由一软,他听得懂邢局话里深藏的担忧和不舍,但他不能回头,为了邰伟,也为了他自己,他必须放手一搏,“我们还等着和你一起喝酒呢。”说完便断了通讯,毅然踏上了属于他的战场。


 


夜色3号包厢


崔林抽着烟,身旁则是毒刺派来名为保护实为监视的保镖,他只能坐在位子上,盯着监控器的屏幕。屏幕上则是五楼会场和地下室拍卖会。而他的任务,就是找出其他混进来的老鼠。毕竟这么大的行动,肯定不会只有邰伟一个人混进来,一定还有其他人以作策应。想到如果自己能抓住他的战友,最好还是那个被他当成宝护着的方木,如果自己让方木死在邰伟的面前,让被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邰伟亲眼看着他们死在眼前,看到他那种虚弱,无力,想要挽救却又无能为力的悔恨悲戚,一想到这样的画面,他就浑身发烫,热血沸腾,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阵尖利扭曲的笑声。


这样想着,他更加卖力的睁大双眼,不放过屏幕上的一个细节。突然,他发现,有一个人一直在隐晦地试图靠近6号包厢,他赶忙调出近景,屏幕里的青年眉眼精致,却眼神焦急,一直在观察着6号包厢。崔林不由得想要大笑,虽然换了一身西装,换了发型,有些认不出,但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方木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刚想出声,转念一想,崔林却住了口。他想要杀了方木,可毒刺却显然是有所顾忌、另有打算,他可不能让身边的眼线知道。再说,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犯罪心理学顾问的方木,没了邰伟,我还不是手到擒来,崔林无声的笑着。


他装作若无其事,站起身对着旁边人说道:“我去上个厕所,再去大厅转转,毕竟监控有些失真。”一旁的保镖有所迟疑,但毒刺直说监视,也没限制崔林的自由,一时只能看着他走出了包厢,向着大厅走去……


 


夜色5层大厅


崔林带着一丝自得走入了大厅,搜寻方木的身影,只看见方木像是发现了什么,快步走入了大厅旁边的安全通道。崔林不由得暗自一喜,这种避人耳目的地方更适合他下手。


他尾随方木,在进入安全通道之前,还特意查看四周,这才推门而入。安全通道就在楼梯口,门一打开,却不见方木的身影,崔林暗自疑惑,却被人重重的从背后一拍,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突然脑袋一片空白,恍惚间,只看到方木对着自己那种不带一丝情绪的冰冷眼神,仿佛就像看一个死人,嘴角犹自带着嗜血的笑意,好像一头终于获得释放的野兽,窥伺着他的一切……


 


 作者有话说:


终于写到黑化木木了!!果然光靠木木那个小身板,没有黑化加成果断是救不了队长哒~~~下一章估计就有喜闻乐见的调教play了~~~现在我已经想好内容了捂脸~~~~~我要给木木放大招!!


注:在极短的时间内使个案进入催眠状态则称为“快速催眠”,通常在三分钟以内。而在三十秒钟内使个案进入催眠状态的则称之为“瞬间催眠”,比较理想的时间应在十秒钟左右。而瞬间催眠已基本上脱离了普通的催眠诱导方式,可以不需要个案的主动配合,在2000年左右社会上流传的拍肩法,犯罪份子就利用了瞬间催眠术控制了人的潜意识。目前国内尝试的握手法也属此类。



评论(12)
热度(65)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