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七章23:20(原脑洞文《赌》续篇,调教play在下章……)

七.23:20

夜色3号包厢

两位保镖正坐在包厢内,盯着屏幕上崔林的一举一动。只见崔林显示漫无目的的在大厅晃了下,之后却突然拐进了大厅的安全通道,又等了几分钟,却还是不见,两人心中不免犯了嘀咕,毕竟他们任务是监视毒刺。两人视线一对,便有了决定,年长的呆在包厢,年轻的出去找崔林。

又过了几分钟,还是没等到人回来,年长的保镖有些不满,突然,咔嗒一声,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回头,发现是崔林回来了。他的表情显得阴沉,双手隐在袖中,有着一种不自然的颤抖,时不时有暗红的粘稠液体从袖口滴落。双眼低垂,整个人透着一种奇怪又渗人的呆滞,一言不发,沉默着走进了包厢。

“哟,您回来了。”年长的保镖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说着,然而包厢昏暗的灯光下,他没有看出崔林诡异的状态,鉴于崔林平时一贯的自视甚高以及歇斯底里,他现在的这副腔调保镖只做不见,心里却是着实的有些轻蔑,什么东西,保镖暗骂一声,转头重新看向屏幕。

正想着,他突然觉得喉头一热,抬手一摸,只见温热粘稠的血液从自己的喉管喷溅出来,手上一片黏腻鲜红。他满脸惊恐,眼球暴突,慌忙挣扎着捂住伤口想要说话,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喉咙发出嘶嘶的破败声,只能无力的看着止不住的血从指缝喷涌而出。颈动脉被刀片割破所造成的喷射状出血让男人眼前屏幕的大部分已经被鲜血覆盖,唯一没有被覆盖的一小块,折射出崔林疯狂而又麻木呆滞的脸和袖子下握着刀片血迹斑斑的手。

崔林眼中的麻木呆滞一沉不变,甚至从进了包厢之后就再没有眨过眼,他歪了歪头,看了眼手中沾满鲜血的刀片随手丢弃,随即开始摆弄用于监视的电脑。

一旁的保镖从座位上跌下,一手捂住伤口,匍匐在地,一点一点往前挪动,想要离开包厢求救,在地摊上留下一摊有一摊暗沉的印记。

“你只有1分钟了,”饶有兴致的声音出现在保镖的头顶,“颈动脉破裂,大脑动脉血压立即降为0,大脑神经元在无氧状态下,人最多能活6分钟。加油啊……”方木的语气就像是在观看一场让他兴致盎然的足球赛,眼前满目的猩红就像是比赛的欢呼,浓重的血腥气息则是最甘美的芬芳,干涸扭曲的嘶嘶喘息宛如充满韵律的鼓点。方木正在享受一场属于自己的盛宴。

眼前的方木再不见一丝一毫的青涩与稚嫩,原来的领结已被丢弃,领口松散,外套半开,眼神锐利而邪肆,嘴角的微笑带着对世人愚昧的讥讽,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现在的方木自信,愉悦,冲开了原有的枷锁,带着一种对生命极度蔑视和对情感的淡漠所造成的随性,没有是非对错,只遵从本心本性,显得愈发危险而性感。

疯子!变态!失血过多的保镖显然体会不到这种冰冷的优雅,在方木的刺激下,他再没有了动作,歪着头在离门还有两步的距离停止了呼吸。提前结束的盛宴让方木不由为眼前人的脆弱而感到小小的失望,明明还有一分钟。毕竟那种无限接近死亡的那种瞬间,才是他的最爱。

撇撇嘴,方木走向了崔林,在他的身边停下。

崔林仿佛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专心致志的摆弄着眼前的监视器,屏幕上画面快速的闪现着。幽暗的房间,森蓝的光线,染血的屏幕,屏幕前呆滞刻板的男人,有说不出的诡异。突然崔林像是完成了什么,用染血的手取出一张光盘,拿在手中。整个人就像失去了指令的人偶,维持着拿光盘动作一动不动。

方木将光盘拿了起来,略微查看,看见粘在上面的血迹,不由得皱了皱眉,掏出了随身的方巾,把光盘包裹之后又放回崔林的手中。刚想要对崔林下达新的指令,屏幕中的景象却让他挑起了眉。

只见屏幕中的会场突然升起了一座打造完美的半人高金属鸟笼,而栖息其中的,却不是什么魅人的金丝雀,而是衣衫凌乱、气息奄奄的邰伟。冰冷坚硬的栅栏,原本强壮有力的躯体无力地倚靠其上,湿透紧贴的衣料勾勒出男人诱人而流畅的曲线,若有若无的喘息和起伏的胸膛,这一切的一切都带有让人心跳加速的诱惑。

而这种诱惑,这种所有物被觊觎的愤怒,让方木身上的戾气大盛。他看了眼时间,距离12点还有20分钟,而等邢志森知道消息到特警突入至少需要15分钟,方木眼神一闪,拔掉了监控的电源,随即给崔林下达了后续的命令。

 

指挥车

连方木也断了联系,距离拍卖会结束只剩下20多分钟,众人不由得显得愈加焦躁。

“邢局!”一名埋伏在后巷的特警带了一个让大家意外的人物。

“崔林!”眯眼仔细看了看,大壮突然叫了起来,这不就是自己查了半天的崔林嘛,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撩了膀子上去就想给他胖揍一顿,却被邢局一把拦住,“情况不对。”众人这才发现崔林诡异的状态。

眼前的崔林就像一具人偶,面无表情,眼神没有焦距,整个人像被掏空,对于外界的声音刺激没有一点反应,动作僵硬呆滞,身上则透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深色的衣服上满是黏腻的血迹,右手隐在袖间,左手握着一个被布包裹住的光盘和一只录音笔。

众人被这种异常诡异而血腥的出场方式所震慑,一个个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邢局则心中一动,他果断地拿起崔林手中的光盘和录音笔,说道:“快,打开看看。”

光盘里,一共两段视频文件,就是今晚他们行动的重点,两段毒品交易的录像。录音笔则是毒刺和崔林之间交易的细节。这些证据能被留下其实也属侥幸,毒刺生性谨慎,做事喜欢留一手,给交易现场录像就是他为自己留的后手。而崔林为人刚愎自用,极度自我,也不把毒刺放在眼里,但又忌惮毒刺的势力,所以他把和毒刺的所有通话也都录了音,以作不时之需。也亏得方木将崔林引了出来,否则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些证据,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方木怎么让崔林开口的?崔林这一身的血、奇怪的言行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想到某个最坏的可能,邢志森不由得眉头再次皱紧,希望别出什么不能挽回的事情啊。

录音笔的最后一段是一段留言,一段方木给他们的留言。

“证据都在上面,详细的之后再说,交易地点是地下室,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安排突入。邰伟还活着,”方木说到这里顿了顿,“我和他在会场等着你们!”

邢局当机立断,指挥道:“大壮,快联系特警根据夜色建筑图,立刻开始武装突入。我要他们15分钟以内进入到地下交易地点!小米,把崔林现押回去,准备提审。技术员,继续全力分析光盘和录音笔。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地下交易会场

 

如果说表面的夜色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风流销魂之所,地下的夜色则是真正情、色、欲的天堂,这里的男男女女抛开了人性的枷锁,道德的镣铐,沉浸在欲望的海洋里不可自拔。毒品,酒,女人,金钱,被这些东西充斥着的夜色,或许才是他风雅背后的真面目。

毒刺选这样一个地方作为交易地点,可以说得上是煞费苦心。不得不说,这样的地下销金窟给到场的人打下最好的掩护,在这种极具煽动性的地方交易,只要控制的好,给予相应的暗示,真真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

时间流逝,毒品交易已经开始,冰毒,海洛因,大麻的样品已经罗列整齐摆在台前。起价、竞价,无声的交锋已经开始。东北辽宁那边来了一位美艳的妇人——霞姐,烟行媚视,身段妖娆,然而手底下却是毫不见软,雷厉风行,力压两家直接拿走了50公斤大麻的单子。广东东莞这边来的却是道上出名的刀哥,也是不意外的抢下了50公斤的海洛因。两方面心满意足,各自派人去验货。

而买卖这回事儿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前些年由于鬼哥势力被警察所毁,从而导致云南毒链的中断,势力财力都大不如前,就算最近重整旗鼓,想要卷土重来,却也是大不如前。眼前云南势力新的老大,鬼哥的弟弟林奇,看着白白错失的大麻和海洛因,环绕身旁若有若无的嘲讽眼神,他整个人显得更加阴狠乖戾。

才过去了10分钟,对于已经成交了的交易,毒刺很满意,毕竟这两笔交易一成就算是顺利的完成了今天计划的一大半,只剩下纯度相对高,比较烈性的冰毒还没有找到买主。毕竟这种硬茬儿敢接的人少,毒刺也是心中有数。看来是时候送上那份大礼了,毒刺端起高脚杯,隐晦的看了一眼从刚才起就面露阴郁的林奇,相信一定异常精彩。


作者有话说:

下一章终于可以好好写调教了有木有!!想想好激动啊好激动!我要好好酝酿下!

评论(13)
热度(56)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