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八章23:30(原脑洞文《赌》续篇,调教play上篇)

八.23:30

地下交易会场

会场的灯光暗了下来,只有突起的舞台还有着妖冶魅惑的灯光,而这种暧昧不明,带着浓重情色暗示的橘色灯光满满的落在了舞台上升起的金属鸟笼上。笼中人头上带着眼罩,带着中空的口塞,头微微仰起,被迫张开的口腔断断续续的滴落着生理性的口液,晶晶亮亮的,顺着下巴流向锁骨。双手缚于背后,浑身湿透,衣衫半敞,倚在鸟笼的栏杆边上,黑色的绳子,黑色的眼罩,配上眼前人的白衬衫和西裤,颓废、禁欲而又性感十足,因为视觉被剥夺的那种茫然,口腔被强制打开的羞耻感,散发着一种凌虐的美感,让人更想要剥开他的外壳,打散他打破他,想要看到这个男人痛苦的样子,听见他呜咽的呻吟,一寸一寸把他毁灭碾碎。

观众们被眼前的充满暴力、肉体和性暗示的景象所吸引,都聚到了舞台前,各种露骨的视线,满怀恶意的轻笑,男人女人窃窃私语着。除了金属鸟笼,看台上又多了一位穿着皮衣带着面具的粗壮男人,做出了一个请安静的手势,清了清嗓故作绅士地说道:“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真正的夜色。”说完,优雅的一摆手,按住右胸同时点头致意,行了一个标准的欧洲宫廷礼。

礼毕,享受完众人的掌声,男人又接着说道:“现在就为大家献上我的主人,为大家准备的助兴节目,希望能博各位贵客一笑。”随即男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根黝黑锃亮的马鞭,空甩了几下试了试手感,就直接挥向了身旁的鸟笼,鞭梢带着凌厉的气劲砸向了栅栏,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也惊动了笼中的邰伟。男人轻笑了声,用一种暧昧的语气接着说道:“别着急啊,我会让你好好享受的,邰警官,哦,也许叫你邰大队长你会更加喜欢。”

围观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眼前被人如此折辱的男人不仅是个条子,还是一位刑警队长,这可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眼前的男男女女哪个过的不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制毒贩毒更是注定要与警察作对,这些人的眼中,警察早就不是制度的维护者,而是他们需要残杀扫除的障碍和敌人。在这样的交易现场,公开调教一个刑警队长,这样的场面怎么能不让他们感到血脉喷张,口干舌燥,一时口哨声,调笑声,叫好声不绝于耳。

男人似乎也很是享受如此热情的追捧和气氛,在舞台上来回地踱步,仔细欣赏着邰伟的装扮,思考着怎样开始他想要的游戏。

刑警队长,看来毒刺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是已然有了依仗,否则又怎么能抓到刑警队长。不过,这种事情挑在这种微妙的时候进行,怕不紧紧是泄愤这么简单……霞姐暗自警醒自己,提醒自己静观其变,面上却是分毫不显,反而笑得越发妖娆美艳,一副对这表演很有兴趣的样子。

东莞的刀哥更是心中有数,纵横道上数年,也是知道不少秘辛。毒刺对这个条子如此的大张旗鼓,怕是其中必定有猫腻。一转念,扫了眼另一边的林奇,又想起当年鬼哥被一窝端,据说就是栽在一个卧底身上,难道……转念一想,这次林奇虽然来参加拍卖会,但是元气大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其实他现在肯定是吃不下这点货儿,要空手而回。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既顾全了林奇的面子,又稳住了云南,那么自己之前对毒刺的估计还是太过保守。如此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看来以后要多加提防。

其实刀哥却是想岔了,毒刺确实是想要稳住林奇,但一开始准备的却不是邰伟。毕竟再怎么样,抓一个条子,还是条子头子,还是太过锋芒毕露。这次的邰伟的被捉,以及邰伟对于林奇而言的特殊意义,应该算是崔林的功劳和意外之喜。相信这个礼物一定会让林奇十分满意。

而被各方人马隐晦的关注起来的林奇,却是丝毫不觉。与他的哥哥—鬼哥的老奸巨猾相比,林奇显然没什么大的城府,几年前哥哥的死,让他对条子恨之入骨,现在财力势力上的落差也逼得他整个人更加暴躁易怒。对于舞台上笼子里的男人,那个被眼罩好口塞遮去大半张脸的刑警队长,他只觉得有些面熟,其他的则被能够亲眼看着这个男人受辱的兴奋、燥热所占据,他舔了舔因为亢奋而有些干燥的嘴唇,干掉了手中的红酒。

嘲笑声,口哨声,不堪入耳的话语,鞭子扫过金属的那种凌厉而厚重的声音,以及带起的震颤,被剥夺了视觉,只能靠听觉判断情势,这些嘈杂混乱的声音都让从昏迷中醒过来的邰伟知道,自己已经被带到交易现场。

他试着想要挣扎,却感觉使不上力气,束缚自己的已经不再是手铐,而是粗粝的麻绳,脱臼的右手已然红肿,轻轻一动都痛得钻心。嘴里塞入的中空口塞进入得很深,抵住了自己的喉咙口,引起一阵阵的干呕,无法自行吞咽也让他口涎顺着大开的嘴角滴落,这种充满了性X暗示的道具更是让他倍感屈辱。他知道自己怕是已经成为这次拍卖会的祭品,一个要被公开调教折磨致死的玩物。自己这个刑警队长的身份,在他们眼里,怕是把我折磨致死都不为过。在云南卧底时,这种事情也没少见。当年作为地头蛇的鬼哥一向无所顾忌,就他妈是个变态,那些被抓的警察不论男女,没有一个能逃得过他的折磨,都是受尽屈辱而死。

而现在邰伟仿佛能感受到,当年他亲眼看着被鬼哥折磨凌辱的战友那种绝望而无力的心情。他不由得精神恍惚,其实自己从来没有离开云南那个人间地狱,他根本没有骗过鬼哥,没有完成任务,自己终归还是要死在这个毒窟里。

咔哒,皮衣男人打开了鸟笼的大门,对着邰伟轻蔑地命令道:“给我,爬出来。”

被疼痛和虚弱逼得意识恍惚的邰伟置若罔闻,仍旧靠在栅栏边上无动于衷。 

男人眼神一历,“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认不清楚现在的情况啊。”说着,他从舞台旁边的放着很多可怖道具的桌子上挑挑拣拣,拿出了一只电击棒,走向了邰伟所在的笼子的后方。

“唔……”电击所特有的针刺一般的锐痛落在后背,让邰伟本能的向前扑倒,也把他重新拉回了现实。他大口的喘息着,然而一切才刚开始,“给我像狗一样的爬!”男人的话越发的恶毒疯狂。他手中的电击棒不断地落在邰伟的身上,后背、腋下、臀线甚至是邰伟已经脱臼的右手,逼迫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向前爬行。

双手缚于背后,视线不清,无法判断方向,邰伟只能用头,用肩膀支撑着自己,依靠腰腹的力量挪动双膝,一点一点,慢慢向前艰难前进。而台下,无数人欣赏着他的痛苦,为他的隐忍的呻吟而兴奋叫好,人性的丑陋,本能中对于暴力、肉欲的渴望,让这个会场宛如人间地狱。

终于,邰伟感觉自己一个踩空,摔在了冷硬的地板上。身后像跗骨之蛆一般的电击终于停止。终于出来了,邰伟趴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发出沉重的呼吸声,浑身抑制不住的神经性的颤抖。

皮衣男人却没有给邰伟喘息的时间,走到邰伟身旁,一手提起他的衣领,“看看我们的邰大队长现在的惨样,真够可怜的。”一边说着,一边却用鞭子肆意在邰伟的身上游走,胸前的突起到腰腹股跨,恶意而屈辱。

邰伟沉默不语,对身上恶心的触摸只做不知,他知道,越是挣扎呼喊,只能引起更加疯狂的肆虐和折磨,让他们更加的兴奋。沉默或许能让自己撑得久一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自己还能不能等到突入的那一刻,还能不能再看木木一眼。

邰伟木然的反应,显然激怒了皮衣男人。他眼神一暗,阴狠地笑了,“看来我们的邰大队长没有性趣啊,我来帮你一把吧。”说完,拿出了一瓶兴奋剂,举起给众人看着,接着说道:“这可是能让人疯狂的好东西,一瓶就能让你爽翻天呢。”

邰伟心下一寒,看来今天自己真的要……正想着,下巴已然被人扣住,一整瓶的药水已经被倒入邰伟的口中,挣扎的想要甩开钳制,但药水已然入腹。一团火热从邰伟的身体内部升起,体温上升,整个人的皮肤都像被热水烫过一样,灼热,敏感,潮湿。他用自己最大的意志克制着自己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和尊严。

皮衣男人看着邰伟身体的反应,勾唇一笑,直接撕开了邰伟的衬衫,解开了他的口塞和背缚,转而双手交错重新吊绑在舞台旁边的刑架之上。

自己上身的赤裸和动作的改变,邰伟愈发的不安,药剂的作用下,连风吹在身上都能让他不能抑制的颤栗,呼出的气息越来越灼热,一浪一浪的热潮快要将他吞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唔……”连邰伟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黏腻呻吟从他的口中发出,在皮衣男人对自己胸前突起的大力的揉搓捏弄下,他甚至从来没想过,这种刺激会是如此的强烈和难以忍受。男人笑的更加放肆,随着周围人更加露骨和变态的叫好声后,男人加快了身上的动作,残酷而冰冷的说道:“给我叫。”

而这激起了邰伟的血性,他无声的笑着,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用嘶哑的声音嘲笑着男人,以此来捍卫自己最后的尊严。

男人却被手中猎物的挑衅彻底的激怒,他开始给予邰伟更加激烈的刺激,甚至已经开始揉弄邰伟的胯间,然后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有人在身后用一种平静却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说着:“是谁让你动我的人?”

 

作者有话说:

调教真是一件技术活……本来满脑子的道具play,然而我总觉得邰队怎么能被除了木木以外的其他人这样那样呢!所以还是就挑了不轻不重的虐了下!太H的实在是无力……然后就让方木来救人啦~~~画风应该会很炫酷哒!嗯,下章应该还有一点调教的内容,不过就是木木调教了~~~哦吼吼吼吼

评论(15)
热度(7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