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第九章23:50(原脑洞文《赌》后续,调教下篇)

九.23:50

 

猛一转身,一句“你是谁?”都没说完,皮衣男人看见一双暗沉幽深的眼睛,就像万籁俱寂之后静谧的湖面,深不见底,却又暗潮汹涌。他不由得有些迷,那泠泠的波纹好像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让他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只记得湖面一阵有一阵不断回旋的波纹。

“抢了我的位置,还差点弄坏了我的东西,是不是该受到惩罚?”方木在皮衣男人的耳边缓慢而优雅地说道,看到男人眼中闪过的挣扎,方木眼神一历,“嗯?”语调微扬的尾音,充满了暗示的意味,让男人的眼神重归虚无。

“我错了,我要收到惩罚。”皮衣男人机械地重复着,歪着头,将视线移到了自己执鞭的右手,僵硬而呆滞地张开右手,用自己的左手将右手手指反向掰断,就像没有痛觉一样,清脆的咔擦声萦绕在耳边,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最后是尾指,一根接着一根,手指和手掌几乎成了一个直角,有的地方甚至白骨支离,整只右手骨节扭曲,诡异骇人。

上台后就一直仔细的检视着邰伟,而邰伟的状况真的不算好。被口塞撑得有些开裂的嘴角,背后被击倒造成的红痕,胸前的红肿淤青,肿起发紫的手腕,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色,方木的眼神一暗,回头扫了一眼皮衣男人扭曲变形的右手,挑了挑眉,冷笑一声,冷冷地问道,“你觉得这样就够了吗?”

男人的身体开始小幅度的颤抖,他把视线又缓缓的移到自己剩下的左手上,呆愣的看了一会儿,泛起了一个诡异而愉悦的笑容,张开自己的嘴,把左手食指塞了进去,一点一点用犬齿摩擦咬下了自己的食指,满口的鲜血顺着嘴唇滴在了舞台上,咬断的食指还在男人大张的的嘴里,层次不齐的断口,森白的牙齿和诡异的笑容,让台下疯狂的人都为之一惊,就像高潮时突然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的窒息感与压抑。

本来,皮衣男人接下来就会揭晓邰伟曾经作为云南卧底的身份,把人交给林奇来处置,而方木的出现让整个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控制,毒刺眯了眯眼,冷声吩咐:“去查!”方木激烈的手段,这种视人命于无物的眼神,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更不会是警察的眼神。毒刺皱了皱眉,一边观察着情势一边思考,难道这绿藤市还有其他的势力渗透?这样一个人物道上没见过啊。

围观的众人确是表情不一,霞姐一脸娇嗔,似乎是在埋怨画面的血腥。刀哥是一脸的泰然,多年混迹江湖让旁人看不出他的想法,而他在隐晦地观察着林奇和毒刺。林奇则是一脸深思的表情,时不时抬头看着邰伟带着眼罩的脸,陷入回忆中,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皮衣男人已经开始啃咬左手的中指,四溅的残肢、口水、血迹,一时让人觉得异常的触目惊心,“够了,滚。”打了个响指,方木厌恶的瞥了一眼男人,停止了他恶心的行为,那一地的血迹和残肢完全破坏了他心中的美感,让他觉得无趣而扫兴。身边邰伟身上剧烈的药性和满身的痕迹也让他觉得无比烦躁和愤怒,没有碍事的人才能让自己专心的看着邰伟。

方木隐晦的看了看表,现在是11:50,还有10分钟。

他靠近型架上的邰伟,手抚摸着邰伟的脸庞,用一种危险而着迷的语气,在邰伟的耳旁说着:“不过才离开我1个小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邰伟,你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嗯?”邪恶而低沉的尾音,嘲讽而熟悉的语气,是他?怎么可能,邰伟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这要还真他妈的厉害,混沌不明的脑袋模模糊糊的想着。

邰伟默然的反应显然没有让方木感到满意,放任手中的猎物是一种情趣,但是猎物妄图无视主人,那可就需要好好的惩罚来让他涨涨记性了。方木眯着眼低笑着,考虑要从哪里开始下口。他扫了眼旁边桌子上堆满的调教用具,串珠,鸭嘴器,开口器,束缚器,还真是琳琅满目。

又扫了一眼,像是看到了什么,方木暧昧不明的挑了挑眉,一改之前温柔的抚摸,他一手大力的抓住邰伟的头发逼迫他抬头,另一只手却直接探入了邰伟的西裤,感受到眼前人意图的邰伟开始挣扎,燥热的气息喷在方木的脖颈,但这丝毫没能够阻止方木。在药性作用下,方木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将手中握着的一串跳X蛋O,一个接一个塞进了邰伟的体内,“一个,两个,”方木恶意的在邰伟耳边数着。熟悉的嘲讽语气,身体里多出的异物和随之而来的涨塞感,当众被人从内部侵犯的羞耻,想象不到的酥麻快感从尾椎蹿升,这一切攻击得邰伟溃不成军,他大口大口地呼吸,极力抑制自己即将脱口的呻吟。

“哦,三个了呢,原来你还有这方面的能力嘛。”方木恶意的把最后一个塞了进去,甚至用手指将其顶入邰伟连想也不敢想,也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深度,然后打开了控制三个小东西的开关。“唔嗯……啊……”邰伟脑中一片空茫,身体内部剧烈的震动和高速的旋转让他疯狂,由此而来的激烈快感几乎让他无法承受,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发软,生理性的泪水涌出,极力阻止的黏腻呻吟还是违背了主人的意志宣泄了出来,“关……唔……关掉……”邰伟艰难的说道,他已经知道身前的人是谁,虽然他已经无法思考,只能依靠着自己的本能。

“这是你的惩罚,你不知道,我多想脱光你的衣服,一寸一寸地进入你的身体,占有你的一切,用鞭子把这些别人的痕迹一点一点的覆盖掉,我要你的身上只能留下我的印记。把你禁锢在只有我的地方,这样就再也没有别人能看到你。”方木用一种缱绻的语气在邰伟的耳边,慢条斯理的诉说着对邰伟而言残酷而甜蜜的话语。

“唔……”而邰伟却已经无法回答,光是应对体内一阵阵的酥麻就已经疲于奔命。突然,体内的某一点被触动,他眼前白光一闪,整个人脱力,“嗯?你身寸了。”方木看着邰伟跨前的黏腻,暧昧的感叹着,而邰伟已经连话都说不出,释放过后的身体极其敏感脆弱,可他得不到任何的缓冲和休息,身体里里嗡嗡作响的东西还在继续折磨着他,再次让他陷入情欲之中。“求……唔……求你……关……唔嗯……关掉……”邰伟的嗓音变得更加黯哑,持续不多的攻势让他话都带着气音,别样的性感。

邰伟的样子大大的取悦了方木,他笑着回应道:“想我帮你?”邰伟以为方木终于要放过自己,急忙冲着方木的方向胡乱的点着头。抬手从邰伟的脸颊一路抚弄,在邰伟的右耳流连,将一枚黑色的耳钉,直接扣在他的右耳上。“唔!”尖利的刺痛,让邰伟整个人为之一颤,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刺痛也帮助邰伟恢复了一些神智,方木再拖延时间,看来马上就要到行动的时间了。

不知道能拖多久,在这样虎狼环饲的地方,只有自己和方木,而自己又是这样的状况,又有多少胜算?邰伟的脑袋依旧昏沉,无法思考,也无力思考,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自己交给方木,信任方木,承受他所给与的一切……

一旁观察邰伟很久的林奇,在邰伟被戴上耳钉的一瞬间,眼神越加残暴,呼吸急促,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害死他哥哥,害得云南势力分崩离析的卧底——阿伟。而眼前的这个刑警队长,有着和阿伟一样的脸型和身形,还有那只几乎一模一样的带着黑色耳钉的右耳。

“鬼哥,监控毁了,监控的小五和小六,一个死在安全出口,一个死在包厢,都是割喉。守门的兄弟都被催眠了,现在和刚才下去的调教师一样,叫不醒。崔林不见了,这人说是韩家的远亲,生面孔,其他查不到。”身边下属在鬼哥的耳边报告道。有意思,杀人手法干净利落,聪明有胆识,扫了眼台上方木对于邰伟执着而沉醉的眼神,还有弱点,倒是个人物,毒刺对于方木倒很是欣赏。

戴完了耳钉,方木又调整了下位置,黑色的耳钉,新鲜伤口上时不时溢出的鲜血,苍白却泛起潮红的肤色,断断续续的呻吟,汗湿的身体,构成了一种残虐的美感,就像染血的蔷薇,受伤的猎豹。而唯一破坏美感的,就是那些别人留下的红印和淤青,方木的眼神一暗,顺手一根长鞭,对着那些碍眼的痕迹挥去。

啪,暗红的鞭痕盖住原有的指痕和红印,肉体与鞭子碰撞的声音和邰伟的拔高的呻吟交织在一起,鞭影纵横,构成一种蛊惑人心的节奏,让所有人沉浸在方木营造出的暴力、折磨、情欲交织的世界。

“啪啪啪,”毒刺走上了舞台,打破了这种玄妙的节奏,“这位小兄弟真是好手段,我们差点都要被你集体催眠了呢。”毒刺笑着,慢条斯理的说着。众人不由得惊醒,脸上都晦暗不明,心下暗自戒备。

方木抬眼正视了毒刺,没有被戳破的尴尬,也没有失败的懊悔,淡淡回道:“不过是被你们自己的欲望所控制。”

“年轻人,有能力,有魄力,你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进我的地方,就为了一个男人,我欣赏你的胆识。”毒刺看着方木慢慢的说着,流露出对于方木能力的认可。“但,我毒刺在道上这么多年,今天的朋友这么多,你总得给我个交代。”毒刺的话刚说完,舞台周围就已经被荷枪实弹的保镖所包围,黑黢黢的枪口正对方木和邰伟。

方木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有些嘲讽,他轻笑了下,毫不在意的走向邰伟,解开了邰伟的眼罩,开口说道:“不如我们来谈一笔交易。我可以帮你获取一个别人心里的密码,而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获取别人心里的秘密?毒刺心头一跳,眼神一凌,这可真是一个让人心动的交易,但是一个密码?之后就想脱身?这怎么可能,毒刺心念电转,回应道:“一次?年轻人,有个性是好事,太过托大可是会送命的。”

方木不着痕迹地关掉了邰伟体内跳X蛋X的开关,尽量解开邰伟身上的束缚,因为他知道,局势一触即发,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撑得了多久。面上不动声色,方木还是淡淡的回应道:“每个人都有密码,这样的机会,你不想要,别人也都不想要吗?”方木说完,带着意有所指的表情看向了众人,果然,众人的脸色都变了,都在内心衡量和考虑方木的提议和他能为自己带来的利益。

果然好本事,但自己手里还有邰伟这个筹码呢不是吗,毒刺无声的笑着,审视了方木一番,开口道:“好!只要你答应为我所用,这个警察就是你的,怎么样?”

方木心下一松,刚想回答,扫视全场却发现林奇充血的眼神,扭曲的面容,死死的盯邰伟脱下眼罩的脸,手上的枪正对准了邰伟。不好!方木心念一转,急忙侧身挡在邰伟的面前。

“砰——”枪响了,刚刚脱掉眼罩,还没来得及适应光线的邰伟,视线中只有满目的鲜红,方木的血,喷在自己的脸上,止不住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染红了方木的衣服。邰伟的世界一片空白,只有刺目的鲜红,“方木!”邰伟拼命的喊着方木的名字,拼命的挣扎,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方木从自己的身前跌倒。

“警察!放下武器!所有人不许动!”交易会的大门被特警打开,催泪瓦斯布满了会场,全副武装的警察鱼贯而入,邰伟却什么都听不见,眼中只有方木,笼罩在失去方木的恐惧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爆字数,而且是我目前虐得最满意哒~~~完美的表现了我脑补的效果……嗯……果然调教这种东西多写写就会写high的(大雾!)基本下章就结局啦~~~~放心,本人是亲妈,方木童鞋是肯定不会有事的滴~~下章还会解释黑化木和正常木的关系,还有邰队和方木调调情神马的……


评论(19)
热度(100)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