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最终章(完结了撒花~~原脑洞文《赌》后续)

十.终篇

“方木!”邰伟从噩梦中醒来,梦中的方木为了救自己,被子弹击中血流不止,而他被绑在邢架上什么也做不了。他大口的喘着气,惊出一身冷汗。回过神,邰伟发现,自己被换上了病号服,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右手手腕打了石膏固定,左手正在打点滴,全身无力,稍微一动,那些遍布全身细小的擦伤、鞭痕和淤青都在隐隐作痛。

转过头,阳光刺得他不自觉眯了眯眼,温暖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病房,洒在他的身上床前,窗户半开着,带着暖意的微风带得窗帘微动,透过这些还有楼下孩子的玩笑声传来,一切显得安宁而祥和。就像激烈的交响乐戛然而止,这种巨大的反差让邰伟一时有些茫然怔楞。

“邰队!你醒了?”,一旁守着的大壮连忙凑过来,开心地不停说着:“队长,你可算是醒了,都昏迷一天一夜了。我们都担心死了。”大壮的大嗓门一边迭声说着,一边帮邰伟倒着水。

一天一夜?对了,自己出任务,被抓,方木来救他,替他挡枪!惊心动魄又痛彻心扉的记忆潮水般涌来,邰伟猛地起身,可身体的虚弱却让他连动一动都气喘吁吁,脸色苍白,只能颓然的半倚在床上。“啊呀,队长你还不能下床啊,医生说你这一身的伤,起码躺一个礼拜啊。”大壮连忙跑来按住邰伟,劝说道。

邰伟抓住大壮的手,好像抓住最后的浮木一般,一脸悲戚,声音嘶哑地问道:“方木呢?人呢?”

大壮回避了邰伟带着血丝的眼神,脸色古怪,双眼飘忽不定,不住地往旁边瞟,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这样的躲闪,让邰伟心中大痛,他的眼前闪过昏迷前最后的画面,那刺目的鲜血,方木倒下的身影,他颤声说道:“他在哪,我要去见他,他怕冷又怕孤单,我不在,他会生气的。”

“现在你倒是很有自觉嘛。邰伟,要继续保持啊。”方木的声音从病房口传来,护士和小米推着轮椅护送他回来,听见邰伟的“真情告白”,方木一脸似笑非笑的玩味表情,眼里陶侃之余也能看见抑制不住的笑意。

“你,大壮!”悲喜交加之下,听到这么一句邰伟不由得脸色一黑,觉得刚才的自己简直蠢爆了,他瞪向了罪魁祸首大壮,一脸的如果没有说得过去的解释,你小子就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的表情。大壮被瞪得一缩脖子,无辜地直嚷嚷:“不怪我啊,谁让邰队你喊了一晚上方木的名字了,还奇奇怪怪的喊什么关掉,醒过来第一件事又是找方木,方木不过就是被射中了左肩,出去换药了,你就急着找他,这关系好得简直就是亮瞎我狗眼。”

一句话说得方木的眉眼上挑,笑得灵动而暧昧,就像一只食髓知味的小狐狸,这一句话也成功地让邰伟想起了很多狼狈的这辈子都不想再想起的回忆的,身上仍旧酸涩而敏感的某个部位更让他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黑成锅底。

欣赏够了邰伟的反应,方木才戏谑地为他解围道:“好了,别惹你们邰队了,说正事。”

“邰队,这次我们行动可是大成功,抓住了毒刺和林奇那两拨人,东莞和北边的机警,但也只跑了那个霞姐和刀哥,他们的手下大半折了,缴获了巨额的大麻和海洛因,算是断掉了金三角这条线。现在都关在局里等着提审呢,真他么解气啊。”大壮一口气说完,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还有出卖队长那孙子-崔林,也没好果子,查下来,毒刺的两个保镖就他杀的,邢局在提审他呢,就是感觉好像不太正常,要等方木回去再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小米补充道。

听到崔林,方木无声的冷笑了一声,说道:“好了,崔林什么的等我们回去了再处理不迟。现在,汇报也汇报过了,你们也都几天没合眼了,回去休息吧。我和邰伟可以照顾自己。”

大壮还想说什么,却被小米眼明手快的拉走,还贴心的帮他们关上了病房门。

没有了其他人,邰伟放任自己的感情,开始用眼神一寸一寸的轻抚方木,眼前的方木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左肩包着厚厚的纱布,病号服在方木身上显得有些大,松松垮垮的隐隐得见其精致的锁骨。坐在轮椅上,眼下有着明显的暗青,应该是麻药过后疼的睡不着所致,阳光洒在脸上,原本就白皙的肤色更显剔透,这样的方木整个人透出一种易碎的美感,邰伟感到一阵心疼。

“木木,”邰伟伸出手小心的触碰着方木,深怕眼前的景象不过是自己虚幻的梦境,他的手落在方木的脸上,肩上,反复的摩挲,只有真正的感受到手中属于方木的温度和气息,才能让自己安心,相信自己已经从那个人间地狱中生还,相信自己没有害死方木。

“我还活着,我们都活着。”方木歪了歪头,握住了邰伟的手,看着邰伟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一切都过去了,不管是云南还是夜色,一切,都过去了。”“嗯,”邰伟的心头酸涩难明,有庆幸,有后怕,有忐忑,五味杂陈,胸口充塞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温存片刻,邰伟心中的疑问又浮了上来,当时的情况,明面上说是方木救了邰伟,但实际上,那个用各种手段折磨自己的人到底是谁邰伟心知肚明。就现在那枚硬生生直接带上的黑色耳钉还在邰伟的左耳呢,难道他还想和木木抢夺身体的控制权?邰伟心中一凛,欲言又止。

正在犹豫,却感觉下颚被人用力擒住抬起,露出纤细的脖颈,“真是漂亮,果然黑色最衬你。”与之前的温情截然不同,邪肆的话语在邰伟的耳边流淌着,细长的手指在邰伟的脖颈间流连,时不时把玩着邰伟带着耳钉的耳垂,带出邰伟因为虚弱而无力反抗的细碎的呻吟。

眼前的方木已经变成那晚蹂躏自己的恶魔,邰伟全身僵硬,深吸一口气,勉力抑制住自己的颤抖,看着方木慢慢的说道:“木木,他怎么了?”

方木眼前闪过明显的怒意,他拉开邰伟的领口,将手伸进去,附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感受着邰伟有些急促的心跳,说道:“你就这么担心他?那个什么都不敢做的胆小鬼?要知道,是我救了你。”

感受到方木的怒意,心脏处微微施力的手,带着惩罚的意味却没有杀意,好像一种微妙的平衡,邰伟若有所悟,他放松自己,笑着回答:“谢谢你,救了我,也救了木木。但是,他不是胆小鬼,只是有规则要遵守罢了。”

“规则?哈哈,”方木放肆的笑着,收起手掌开始捏弄邰伟胸前红肿的突起,接着道:“我虽然和那个胆小鬼截然相反,但是本源还是一样,他想要的我也想要,而那天晚上我对你做的就是那个胆小鬼想做却不敢做的。”说完,又示威一般重重的拧了一把,成功的逼得邰伟的呼吸愈发急促。

方木的话和他手上恶意的捏弄,邰伟都努力让自己忽略,但微红的耳垂和急促的呼吸还是暴露了他的无措,他若无其事的回应道:“我只想知道,木木怎么样了?”

“哼,”方木了然的轻哼,对于邰伟的小心翼翼不屑一顾,他又用手抚上邰伟的右耳,眉眼一转,接着说道“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一直带着这枚耳钉,我就让你的木木出来见你。”

邰伟一呆,方木眼神里的坚持却让他知道,自己其实没有其他的选择,他无奈的点头答应。方木满意的笑了,留下一句让邰伟心惊胆战的“下次见”就闭上了眼。

等再睁开,已经变成邰伟心心念念的方木。方木甩了甩头,看见眼前一肚子疑问的邰伟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你就问吧,我都告诉你。”

眼前的情况邰伟隐隐猜到一些,他整理了下思路,开口问道:“我被抓之后,是他出手?你是怎么和他……”邰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顿了顿,接道:“交流的?”

方木理了理刚才弄得有些凌乱的头发,说道:“他,那个逆化的我,或者可以称他为木方,他是我的副人格。在我受到难以承受的刺激或者情绪剧烈变化时,他就会出现,甚至可以伺机取代我这个主人格。而这次,你失联之后,我情绪几乎失控,这样的情况我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你。所以……”

“所以你和他做了交易?就像当年那个赌一样?”邰伟猜测道。

“是,自从上次那件事之后,我发现利用镜子可以他交流。所以我告诉他,只要他能救得了你,就给他一个月一次掌控身体的机会,但不能杀人,不能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方木有些无奈的说道。

邰伟心下一叹,怪得不他会留下下回见的话,以后这样的每月一次的交换,不知道又会怎样,那个视任命于无物的恶魔真的会信守承诺吗?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后悔?邰伟苦笑着想。

“果然,他成功了,他催眠了崔林,获得了证据,在交易现场,他也……”说着,方木像邰伟解释着,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他的凶残,暴戾的手段,催眠手法的危险,希望方木和他的交易不是打开了罪恶的潘多拉之盒,可惜时势所逼不得已而为,邰伟也只能暗自感叹一声命运。

“那刚才?又是怎么回事?”

“刚才……”

“你和他的交换没有你说的那么轻松是吗?木木,你说话呀?”看到方木的迟疑,邰伟更加着急。

“你发现了?”方木回避邰伟的目光,低声说道。

“到底怎么了?”邰伟从床上勉力坐起,执着的想要一个答案。

方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一般来说,两种人格在知道彼此存在之后,会互相吞噬。而他和我则是例外,他想要和我同化。但,同化是相对的,两种人格会互相影响。当我们交换的次数越多,这种影响也会越来越大,性格、想法会同步变化。”方木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道:“也许我会变成他那样的恶魔,或者他被我同化,又或者我们重新融合变成新的个体。最后的结果,没人知道……”

“方木!够了,”邰伟看着眼前陷入自我厌弃的方木,忍不住打断道,他直视方木,一字一句的说道:“还有我,我会是永远站在你身边的人。如有你犯错,我会阻止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相信你。”

方木看着邰伟的坚定、执着充满无限信任的眼神,想被蛊惑一般,回应道:“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呢”邰伟洒然一笑,接着说道,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这句被邰伟说过无数次的话仍然充满了力量,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芒,让方木拥有走出深渊的力量,最后的救赎。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也许自己终其一生都将与深渊对视,与恶龙搏斗,但至少我的心中仍有一片乐土,有属于我的牵挂,让我有继续搏斗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犹未可知,珍惜当下才是现在最应该做到。方木已经明白邰伟想要说的话。稳定了情绪,看邰伟一脸的紧张担心,他又起了逗弄的心思。

“其实同化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我们的品味变得一致了,”方木一脸认真的调侃道:“这个耳钉是真的很衬你。”

“你小子……”邰伟又好气又好笑又无奈,刚才还玩颓废,现在就知道调戏老子,再说,这么娘气的东西哪里适合老子这个纯爷们了?真是……但是看着方木的笑容,他不由一阵释然,想明白就好。他用没受伤的手挠了挠头,看着方木,咧嘴的笑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至少我们拥有现在,也许这就足够了。

未来,就交给未来决定吧。

 

终于写完了……基本把我想交代的之前埋得伏笔都写的差不多了。感情戏估计有点僵……想参考下TV版结果下架了……ORZ……感觉距离我看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物估计抓的没那么准了,所以我只能这么写了……大家见谅啊……原来就是个娱人娱己的脑洞,能写成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也谢谢大家能赏光看到这里,没有大家催更,估计我早弃坑了233333333小生这厢有礼啦~~~最后一章,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9)
热度(106)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