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夜色》番外——耳钉&审讯(粉丝满百福利~~)

番外(lof粉丝满百赠礼)

 

Part ONE 耳钉

休息了整整两周后,邰伟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除了脱臼的右手腕还不能用力承重,而挨了一枪的方木,伤虽然是贯穿伤,但伤的位置在左肩,没有伤到锁骨,将养了两个礼拜,虽没有痊愈,但也是没有大碍了。两人就出了院,回到局里上班,毕竟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善后处理。

邰伟和方木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回到阔别两周的市局刑警队,两人都有些许的雀跃。尤其是邰伟这个闲不住的,在床上躺了两个礼拜简直都快不会走路了,邰大队长表示,这样以后还怎么抓罪犯。

“诶,队长?方木?”大壮看到两人,一阵的惊讶,尤其是看到邰伟的新造型之后,一脸三观被刷新的卧槽。

原来自从方木和邰伟住到一起之后,就把邰伟之前那些审美乱七八糟的衣服一股脑的全部扔了,换成了方木欣赏的风格。今天邰伟这一身就是宽松毛衣搭配西裤牛津鞋的造型,就出自方木之手,整个人看起来像只慵懒的豹子,左耳上的黑色耳钉更让邰伟透出了一股雅痞的气质。

“是的,你没看错,这就是你们邰大队长。”回应着大壮的话,方木看到这样的大壮,整个人都是掩不住的笑意,邰伟倒是一脸的不自在,大壮那一脸的卧槽更是让他黑线,忍不住拿手糊了大壮一脸,而那枚不敢扔又不能不带的耳钉,更是让邰伟无端的有些气闷。

“唉呀妈呀,队长,你这打扮起来,可真是我们市局一枝花啊。”小米也乐呵呵的加入战局,唯恐天下不乱。

一枝花的评价成功让邰伟破功,“小兔崽子们胆肥了是吧,敢说我一枝花。”邰伟一边磨牙挥拳头一边威胁道,然而还包着纱布的右手腕看起来完全没有威慑力。方木觉得现在的邰伟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大猫,故作凶悍实则外强中干。

“还有这耳钉,队长,你别说,带着还真他妈的带感啊。”大壮还在仔细研究着邰伟的新造型,成功发现了左耳的黑色耳钉。

“对对,这叫什么来着,”小米应和着,抓了抓脑袋想了会儿,一拍手说道“闷骚!还有昨天前台妹子说的啥糙帅?”

“对,好像昨天那群妹子还聚在一起说方木什么年下禁欲攻,队长糙帅痞子受来着,你知道什么意思?”大壮更加来了兴致,和小米热火朝天的聊着。

“不知道,但感觉蛮像的,还有什么身娇体软易推倒,什么适合鬼畜,抖M的,现在的姑娘们看的都什么呀”小米也继续嘟囔着。

一旁的邰伟已经脸沉如水,心想现在这些小姑娘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这乱七八糟的,简直不能更糟心。而且老子哪里闷骚了?而且凭什么方木是上面那个?正乱糟糟的想着,就听方木笑得快喘不过气,语气愉悦地对大壮小米说着:“对对对,你们说的真是一语中的,你们邰队一定把这风格保持到底,哈哈哈。”

只留邰伟一个人风中凌乱,解释不清又憋屈不已,简直不能更心塞。

 

下班时:

前台的警察妹子突然收到一张匿名的纸条,上面写着:“你暗恋的人正直,可靠宜婚配,并且他也正暗恋着你。”妹子大胆向心仪之人告白,遂成一段佳缘。

 

Part Two 审讯

审讯室—毒刺

马上就要将毒刺移交给缉毒部门,移送前一天,方木和邰伟赶在最后的时限审讯毒刺。整个过程由邰伟主审,方木从旁协助。

“你的名字?来绿藤市的目的?还有没有其他下线?”过去了半个小时,邰伟不管提什么问题,毒刺都采取消极的态度,着实让人无力,就想击出的重拳都打在了棉花上,烦躁又泄气。

咣一声,邰伟有些暴躁的扔下了手里的笔,起身来回走着。而毒刺即使身带重枷却如老僧入定,听到声响也只不过施施然睁开一直闭目养神的眼睛,对邰伟的暴躁眼露不屑。

“毒刺,你就甘心这么死在这里吗?”方木盯着毒刺,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

毒刺眼中阴婺一闪而过,抬眼看着眼前的方木,仔仔细细一瞬不眨的看着,眼前的方木全然没有那天晚上的疯狂肆意,穿着充满干净的书卷气息的大衣和衬衫,甚至带着一丝稚气的,就是眼前这样一个孩子成功的拖住了自己,让自己身陷囹圄?怎么可能。毒刺不相信自己会栽在这样一个后生手里,而且那种眼神,那种只有对于生命无比冷漠的眼神,那样残忍的手段,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一定还有其他的我不知道的事情,毒刺看着方木的眼神越发带着探究。

“你,到底是谁?”回避方木的问题,毒刺直接开口问道,血丝密布的眼中精光爆出,向方木的方向靠近,仿佛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要暴起伤人。

方木笑了,“我,不过是个抓住你的警察。”眼神中闪过一丝隐藏的挑衅, 无视毒刺愈发暗沉的脸色,“不要回避我的问题,毒刺,你真的甘心为你主子死在这里?你可不是什么忠诚不二的主儿。”语气越发的讽刺挑衅。

毒刺闻言,眯起了眼睛,“ 忠诚?我只对钱忠诚,”毒刺嗤笑着说道,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市侩。刀头舔血的日子过多了,早就没有这种多余的感情了。“可你又凭什么让我开口?”毒刺一边观察着方木,扫了眼还在旁边抽烟的邰伟,一边继续说着。

“你那间牢房的15号和40号看起来很凶嘛,要不我给你换两个人进来?”方木回答了一个看似完全无关的问题,毒刺却心头一跳,豁地一下盯着眼前的方木。这两个是刚混进来的兄弟,难道计划暴露了?毒刺看着方木的眼神变了又变。而方木却毫不在意,单刀直入的说道:“我要巴乃的运毒路线和据点。”

毒刺眉头深深皱起,沉吟片刻,仿佛是在衡量眼前的局势,毕竟如果他真的把运毒路线和据点都告诉了方木,也就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就算出去了,巴乃也不会放过他,不过苟活而已。

“毒刺,你可要想好,就算你们的计划万无一失,也要你能活到计划实施的那天才行啊。”方木慢条斯理的说着,看着眼前的毒刺脸色愈发难看。确实,自己干的事情死罪是逃不了的,区别只是早晚。如果行邢时间提前,自己可能真的等不到计划实施。心绪电转,毒刺额头见汗,但到底经验老道,他勾起了一抹阴郁的笑容,破釜沉舟一般的沉声问道:“那你能给我什么?”

“十天,如果有新的供词,会多十天的时间。”方木甩出了手中的底牌,等待毒刺的回应。

“成交。”一根烟的时间过去,毒刺艰涩的说道,答应了方木的提出的交易。

方木满意的扫了一眼毒刺,正想要去叫一旁抽烟的邰伟,却听见毒刺又接着说道:“你不像一个警察。”,又顿了顿,好像在寻找合适的形容词,又接着说道:“没有是非观,不在乎对错,不在乎手段,不在乎人命,只在乎结果,对,就和那天一样,那样冷漠的眼神,可以是一个杀手,一个优雅的疯子,但绝对不会是一个警察。”毒刺用干瘪嘶哑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眼神?是这样吗?”方木靠近毒刺,释放出心中的魔鬼,用凝视深渊的眼神,直视毒刺淡然、冷漠而又优雅的说道。毒刺浑身一僵,方木的眼神让他心里发寒,想要被汹涌的暗潮所吞没。方木嗤笑一声,收起浑身的气势,又变成那个无害、干净又带着书卷气的方木。

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毒刺忍不住讥讽道:“你不过是一个伪装成正常人的疯子。总有一天你会管不住心里的恶魔,变得和我一样。”

“不,他和你永远都不会一样。”邰伟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回到了审讯桌,安抚的把手放在方木的肩上,着急地、怒不可遏地打断了毒刺尖刻的像是诅咒一般的话语。

原本因为这些话整个人显得锋利、阴郁的方木瞬间放松,毒刺的话也变得微不足道。其他人与我何干,只要还有邰伟,还有这个人在我身边,管他洪水滔天。

看着方木突然柔和的脸色和邰伟的激动,突然懂了,阴刻地说:“方木,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就不怕他?恩?”眼神意有所指的瞥了眼邰伟。

邰伟刚想发作,只看见方木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挡在邰伟的身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毒刺,你知道梦游吗?有些人梦游还曾经亲手掐死自己的儿子呢?你说,如果你三岁的儿子就这么死了,你会怎么样?”

毒刺脸色勃然大变,腾一下从座位站起,想要冲到方木的眼前,却因为手铐脚镣的束缚,不得动弹。“你怎么知道我儿子?你……你催眠我?”语调愈发颤抖,想到方木神出鬼没的催眠,想起那个调教师一口咬短自己右手的麻木,他脸色越发惨白,难道自己?他颓然的跌回座位,一边两手神经质的猛抓自己的头发,想要强迫自己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找到线索,一边喃喃自语,什么时候怎么会……

方木却不再理睬毒刺,拉着邰伟就出了审讯室,在旁边的走廊上,直接压着邰伟吻了上去,带着十足的占有欲,裹挟着深沉的情欲向邰伟袭来,舌头肆意巡视着属于他的领地,追逐着啃咬着,让邰伟招架不住,整个人被困在方木和墙壁中间喘不过气来。经过好一番唇齿纠缠,方木才算放过了邰伟,看着邰伟有些急促的呼吸,略微红肿的嘴唇,方木餍足的舔了舔嘴唇,在邰伟的耳边说道:“邰伟,只有你,是我最后的救赎。”


评论(6)
热度(155)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