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天飞天】——罚:上篇(脑洞试水作,虐天天)

设定:时间还是第二季,但袁志邦假死。

 
中篇地址

下篇part one地址 

下篇part two地址完结

番外1手铐

番外2吻技&3洗澡

番外4&5

昏暗的灯光摇曳,整个房间破败腐朽又堆满杂物,狭小逼仄还有一股常年不见阳光所带来的霉味萦绕不去。灯光下一站一坐的两道身影,却像丝毫不受环境的影响,在影影绰绰的光影下,越发显得光怪陆离、暧昧不清,深色的衣服让他们和幽暗的环境几近相溶,宛如暗夜行者,窥伺着一切。 

“这些就是我教你的吗?”袁志邦将写满Darker通知单消息的报纸一把仍在了薛天的身上,嘶哑粗噶的声音透出不满,斑驳不堪满是疤痕的脸上,依旧锐利双眼更是紧盯着眼前站着的男人——这个他耗尽心血培养得来的继承 

“一不孝也——Darker最新通知单大揭露”“Darker的正义选择题”占据眼前的几份报纸最大版面的新闻不外如是。薛天站在袁志邦的身前,黑色的连帽衫在斑驳的灯光下显得越发高挑瘦肖,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报纸,对于老师的不满他心知肚明,有心解释却又有些迟疑,毕竟此时绝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他只能试探地说道:“老师,我……” 

“什么时候,Darker的通知单连人命都带不走了?”袁志邦打断薛天的话,讽刺地接着说道:“还是说,你的能力只能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满溢的怒火让袁志邦的声音在这个狭小幽暗的空间显得更加阴森可怖,粗粝刺耳得犹如恶鬼的嘶吼。

 
“老师,我只是想换一种方式,除了鲜血之外的审判方式。”老师的不认可让薛天的话带着犹豫和一丝彷徨,让老师如此失望,自己真的做错了吗?薛天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他黯然的低着头,不敢直视袁志邦的双眼。 

“换一种方式?哼……”袁志邦眯了眯眼,眼神越发冷厉,“给罗飞打电话提供线索也是你的新方式?”语气中满是对薛天的失望。他精心培养了12年的继承人,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本该完美继承自己继承Darker理念的黑暗执法者,一个不该有感情的杀人机器,现在却告诉他要换一种方式?换一种除了用鲜血洗刷罪恶以外的方式?不该有感情的人却被另一个人影响,那他离死已经不远了。

 

听到罗飞的名字,薛天一僵,继而全身发冷,他知道,老师不会做无谓的事,更不可能说一句没有意义的话。这个时候老师突然提起罗飞必然是有所察觉。薛天心念电转,我的所有行动老师都能了如指掌,身边必定有人监视,看来老师对我也不曾放心,之前放任不管,现在却突然提起罗飞,难道……一时之间,薛天不敢随意应对,生怕稍一行差踏错,会带来让他无法承受的结果。

 听不到薛天的回答,袁志邦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他冷眼看着薛天,“不想回答?那好,老规矩。”说完,袁志邦拿出放在一旁的鞭子,虬结交错的鞭身粗糙狰狞,也让薛天的脸上血色尽失,神色冷凝。 

袁志邦是一个好老师,也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少年时学枪械学人体学犯罪心理,稍有错漏遗忘,或者问答之间应对不当,一顿鞭子是免不了的。答不出?好,打到答得出为止。那种撕裂般的痛楚,鞭打过后酸胀针刺般的鋭痛,更是让他印象深刻。不间断的学习,让人心颤的疼痛以及永无止境的孤独就是薛天成长的全部。薛天不禁苦笑一声,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自己又要尝到这种疼痛的滋味。 

“好。”薛天隐在袖间的双手无意识的紧握,努力平抑有些急促的呼吸,他用沉稳的声音说道,试图维持表面的平静。

“你给罗飞发了通知单?”袁志邦仔细观察着薛天,抛出来第一个问题。 

“是”见话题仍旧不离罗飞,薛天心中一凛,越发警醒。 

“你接近韩灏,阿华,执行通知单时还给罗飞提供线索?”袁志邦不给薛天思考的时间,紧随其后步步紧逼。 

“我……”薛天心下迟疑,呆愣了两秒不知该如何作答,而就在这时,凌厉的破空之声已经在他的身上炸响,裹挟着怒气的一鞭已经打在薛天的左肩“唔……”,强行将脱口的痛呼忍下,握紧的双手骨节泛白,针刺般的撕裂鋭痛让薛天的整个右肩抑制不住的颤抖,而薛天很清楚,这不过是开始。

  

“是,还是不是?”握紧手中的鞭子,抬手又是一鞭,丝毫不给于薛天喘息的时间。交错的鞭痕在破碎的衣物中隐现,狭小的空间充斥着血腥味以及薛天隐忍的喘息声。袁志邦却好像对此恍若不知,只有他的声音越发严厉冷然。

 “是。”深吸一口气,压下破碎的呻吟,薛天知道今天如果不让袁志邦满意,一切都不会结束。 

“好,真是我的好学生”,得到答案的袁志邦更加怒火中烧,抬手又是重重的一鞭甩在薛天的身上,“唔……”满载了袁志邦怒火的一鞭所带来的剧痛让薛天无力的跪倒在地。密集的鞭打让他的体力急速的流失,钢针刺骨一般的锐痛更让他身上冷汗淋漓,他大口的喘息强忍着不发出其他的声音无声地颤抖,整个人看起来苍白而脆弱。

 看着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如此痛苦,袁志邦心中半是怒火半是疼惜,他扔了手中的鞭子,用一种冷酷的语气说道:“你想让Darker与警察共存?或者说让Darker与罗飞共存?”看着薛天瞬间僵硬的脸色,袁志邦怒不可遏,他强压怒气接着道:“你是在玩火自焚!”

 而薛天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看着这一切,袁志邦长叹一声,用一种急切而痛惜的语气,带着十几年来对薛天的舐犊之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过你,永远不要怀疑你和警察之间的对立关系,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你击毙这些。”

 第二次听到这句话,肩上的鋭痛还在身上肆虐,薛天的心中更是酸涩难明,他的脸上绽出一个无声的苦笑,视线放空,黯然地低声说道:“我知道。”他心中很清楚,虽然贯彻了心中的正义,惩治了罪恶,但染满鲜血的双手终究不被法律所承认。而罗飞,如果真的相对而立,他真的不会开枪吗?

 薛天脸上的苦笑以及黯然袁志邦一览无遗,越发觉得他需要做点什么来挽救自己的学生。他也没有想到,罗飞对薛天的影响如此之大。也许让薛天提前接触罗飞,是他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而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只有破而后立,袁志邦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看着薛天,用一种循循善诱的语气,接着说道:“孩子,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你变回原来的Darker。” 

薛天心头一跳,隐隐有些不安,他抬头用疑惑的眼神望向袁志邦,望向他心中的神。

 

“我曾经以为罗飞的存在是逼你奋进的鲶鱼,而今时移世易,他的存在不过是阻碍你成为审判者的绊脚石,那么是时候该除掉他了。”袁志邦用一种遗憾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仿佛罗飞只是一个路人,一个可以轻易舍弃的棋子。 

薛天的眼神充满不可置信,他极力伪装的平静瞬间被打破,他不顾上身上的伤,扑到袁志邦的身前,紧紧抓住袁志邦的手臂,急切地说道:“不,老师,不可以,罗飞是无辜的。” 

袁志邦用一种冷酷而残忍的眼神,看着薛天的惊惶和挣扎,那种害怕失去重要的人的无助,他一把扼住薛天的脖颈,满是疤痕,狰狞不堪的脸慢慢地靠近并俯视着薛天,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不仅罗飞要死,我还要你亲手割开他的气管,看着他断气。 

薛天一脸的怔然,他不敢相信老师竟然让他亲手杀了罗飞,他喃喃的重复道:“不,不可以……”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着急的,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地向袁志邦说道:“老师,您是在怪我是吗?是的……一定是的。我……我不会在自作主张了,我会延续您的方式,我不会再见罗飞了……我…………”

“够了!”薛天近乎祈求的语气更让袁志邦意识到罗飞在薛天心中的位置,也更坚定了罗飞非死不可,他一脚踹开抓着他不放的薛天,起身离开房间,最后留下一句:“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做不到,我会出手。不要让我失望,我的孩子。”

 “砰——”房门被重重的关上,连灯光都一起消失,只剩下薛天一个人留在黑暗里,躺在冰冷的地面。他努力想要起身,却发现左肩被老师的几鞭抽得几近麻木,使不上力。他艰难的依靠着墙壁站了起来,脑子里却全是罗飞的身影,自嘲的一笑,喃喃的说道:“怎么办,罗飞。我让老师失望了,可我还是不想杀你,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作者有话说:

 
 

这算是个我之前一个脑洞的试水作品,看看我能不能hold住天天和罗飞,太OOC的话我就不写了……预计这篇可能一万字内会结束的,就是个小短片,算是我对于第二季坑爹居委会大妈风剧情的怨念……罗教授下一章出来,然后在虐一下天天,就是这么喜欢虐天天……最后强调一下我是薛天亲妈粉,真哒~~~

 
 
 
 
 


评论(27)
热度(65)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