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天飞天】罚—下篇Part One(此章有韩队黑化虐天天内容,雷勿入)

下篇:Part one

 上篇地址

中篇地址

下篇part two地址完结

番外1手铐

番外2吻技&3洗澡

番外4&5

薛天被韩灏如同货物一般扔在客厅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无力地垂在身旁,没有足够的力气支撑他坐起来,最后只有倚靠在后面的真皮沙发上。刚才的一番打斗和挣扎,让他西服敞开,衣衫凌乱。衬衫的纽扣有几颗已经在打斗拖拽中被扯散,领口大开,隐约可见其精致的锁骨。

韩灏的话让他知道,现在的情势已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身体在药物作用下愈发不受控制,而韩灏的恶意十足的动作,在无法后退躲避的环境,薛天只能被迫抬头上仰任人宰割,在韩灏的面前露出纤细的脖颈。

“是不是我现在只要在用力一点,Darker就会永远从世界上消失了……”韩灏眼神冰冷,满含着怒火,肆意的享受着薛天在他手中不断挣扎就又无可奈克的狼狈。他的手沿着领口不断的往下,停在心脏的位置,感受那种蓬勃的跳动所带来的生命力,接触的一瞬间,薛天本能的颤栗更是让韩灏有一种快意,就像一种对于现在一无所有境况的一种宣泄。

“嗯?”突然,韩灏放开了薛天,和自己一对比,他发现薛天的体温偏高,正在发烧。被放开的薛天低咳几声,难受地跌回沙发上,他看着韩灏的动作,暗自皱眉,情势越发对他不利,他必须找机会自救或者求援。

“你发烧了?”韩灏讽刺笑着,“难怪今天我这么简单就抓到你,”似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将薛天翻身压在沙发上,粗暴地扯掉了他的西装,扔在一旁,果不其然,他在薛天衬衫的左肩看到了有些斑驳的血迹。粗鲁的动作让薛天刚刚平复下去的疼痛再次翻腾,趴在沙发上呼吸急促,四肢颤抖。而韩灏无视薛天微弱的扭动挣扎,拿起一旁桌子上放着的水果刀,用锋利的刀尖顺着肩膀就在薛天的衬衫划开几道裂缝,将薛天身上的伤口暴露的一览无遗,狭长的暗红色的伤口从肩膀一直蔓延到腰际,一些地方已经崩裂皮肉翻卷渗出血液,还些地方的伤口血迹干涸之后和衣料黏在一起,看得出是新伤,而伤口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已经有些红肿发炎,恐怕这也是导致薛天发烧的主因。

 “果然你身上有伤,”韩灏的笑容越发冰冷,他更加肯定自己没有找错人 嗤笑一声,“薛天,你倒是告诉我一个金融理财师,业界精英,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伤?”

薛天想要开口回答韩灏,可声带以及喉咙有一种难言的滞涩感,除了急促的呼吸声和几不可闻的呜咽,他发不出一丝声音。刚才落入韩灏手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身上的伤瞒不过去,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本想尽力拖延,没想到身上的过高的体温还是引起了韩灏的怀疑。

没有得薛天的回答,韩灏有些愤怒,可转念一想,他接着说道:“我倒是忘了,打了肌肉松弛剂前10分钟说不出话,”韩灏抓着薛天的头发,看着他仰头皱眉的隐忍表情,在他耳边慢慢的说着:“不急,有的是时间,我会让你亲口承认你就是Darker的。”

忽然韩灏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残忍的一笑,“既然受伤了,怎么能不上药呢,”说着他右手放开抓着薛天头发的手,扯起还黏在伤口上的布料,嘶啦一声,直接撕了下来,本已结块血迹干涸的伤口被二次撕裂,有的伤口甚至被扯掉表皮和血痂。撕下的布料被韩灏随手一扔,看着薛天身上渗出冷汗浑身颤抖却连呼痛都没有办法的样子,韩灏很是满意,至少手中的猎物已经没有了爪牙,只能乖乖的任凭自己处置。他故作怜惜的说道:“啊呀,我真是不小心,流血了呢,我这就去给你找药。”说完,把薛天留在沙发上,自己进入薛天的别墅开始找寻他需要的东西。

身上的衬衫被韩灏弄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一些残存的布料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几乎难以蔽体,把他苍白劲痩、曲线良好的后背都暴露在人前,而身上暗红色的伤痕和鲜红蜿蜒的血液在他的背后更是构成一幅奇异的景象,血腥而瑰丽,给人一种凌虐的美感。

可惜这种美感对于薛天却是彻底的折磨,尖锐的疼痛过后,是一阵阵的酸麻和钝痛,浑身的冷汗让他对于温度更加敏感,身上一阵阵的发冷,止不住的颤抖。但也感谢韩灏给他的剧痛,他的右手依稀恢复了一些知觉。在韩灏搜查他别墅的这几分钟,他决定放手一搏。

他艰难的爬向沙发旁的电话机,几乎没有迟疑,拨通了那个除了老师之外最熟悉的号码。

 

书房内:

韩灏走进了薛天的书房,打开房间内电脑,衣橱等所有看起来能够藏匿秘密的地方,他四下打量着翻找着,可眼前除了风格简明的家具,昂贵的家电音响,一排排的限量版手表、西装等,再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说明薛天是Darker的身份。韩灏眯了眯眼,又想起了来之前,阿华和他的交易。

“韩灏,这是今天有人传给我的消息。”阿华抽着烟,整个人笼在烟雾里,皱着眉把一份资料甩在桌上。

韩灏翻开了资料。只见上面是沃顿商学院发来的信件,以及这位和他们认识的“薛天”完全不一样的照片,外加一份跟踪记录。韩灏看完资料,眼神一厉,如果薛天的身份是假的,那么他接近他们的目的和用心值得怀疑,这份跟踪记录更加让人觉得意味深长,上面显示薛天在上周的时间多次出没在一些可疑的地方,甚至一些Darker出现过的地方,难道薛天……韩灏眼神愈发阴沉,作为被Darker愚弄导致身败名裂的自己,薛天从一开始就不被自己信任,他唯一不清楚的是阿华想要怎么样。现在的自己宛如丧家之犬,总是要为饲主服务的,想到这里,他牵起了一个讽刺而苦涩的笑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阿华,“你想要我怎么做?”

“这份东西来得太蹊跷,但是却不能不查,”阿华边说着边又吸了一口烟,丝丝袅袅的烟雾从他的口中倾吐,“这样,你去试一试他,其他我不管,别弄死就行。如果他不是,这事儿你抗到时候我会出面摆平。如果他真的是,”阿华眼神一寒,用力捻了捻手中的香烟,接着道:“杀了人还敢往我身边凑,我阿华手上的枪也不是吃素的。”

韩灏知道,阿华的意思是要借自己的手去试探薛天,如果薛天不是Darker,双方不至于撕破脸,如果薛天是Darker,牺牲掉自己这个棋子对于阿华来说也不值得可惜。然而韩灏没有选择,他冷漠的点头作为回应,拿起桌上的资料消失在人群中。

拉回思绪,韩灏又扫视了一遍房间,电脑里也全是一些金融理财的文件和单据,邮箱中也没有异常的信息。看来这里找不到能直接证明薛天是Darker的证据,今天看来只能在薛天身上下功夫。

继续在各处梭巡,经过厨房,酒柜中名目繁多价值不菲的酒,冰箱里的一大桶冰块,韩灏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嘴角牵起一个带着寒意的笑容。

 

宿舍:

 

罗飞将所有已知的信息一遍一遍在脑海中过滤着,企图在这些信息中找到被遗漏或者忽略的情报和信息,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像某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正在因为自己受到伤害。正在苦思冥想,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电话,罗飞有些诧异,稍一犹豫,他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罗飞试探的问了一声,然而电话那边悄无声息,罗飞仔细地听着,滴——滴滴——滴,连续而有节奏的电子按键声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声从听筒中传来,莫尔斯密码,罗飞连忙拿纸笔记下,“花园别墅,18号,韩灏,身份暴露”,而这时,电话却已经挂断。只留下罗飞对着手中的信息陷入沉思,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抓起衣服向外面冲去……

 

别墅:

“喂”听着罗飞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薛天的已经愈发昏沉的神志有了一丝清醒,他努力的转过头,向着话筒的方向想要发出声音,然而一切只是徒劳,急切间,他只能用电话的按键通过莫尔斯密码给罗飞传递过去有限的信息。等到韩灏这两个字发出去,耳边已经传来韩灏的脚步声,身上的力气也所剩无几,薛天只能将话筒放回原处,让自己一点一点挪回刚才的位置。

费力挪动的一番动作,让薛天的身上又是一阵的冷汗,喘息声愈发的沉重,由于高热,呼吸间带出的热气和身上裸露出的大片肌肤所带来的战栗形成了强烈的感官对比,让他不自主的把自己往沙发的角落缩去,希望获得更多的倚靠和温暖。

而这时,韩灏已经回到了大厅,手上拿着几瓶威士忌,一些开瓶的工具和一大桶冰块回到了大厅。转头,看到薛天尚有余力在沙发上挣扎,顺着薛天身体的方向瞥了一眼沙发旁的电话,冷笑一声,阴狠地说道:“这样还能动,真是小看你了。”说完,放下手中的东西,一步跨上沙发,来到薛天的身前,直接动手解开薛天腰间的皮带,看了一眼上面HERMES的Logo,嗤笑了一声,像是在嘲笑薛天公子哥的做派。试了试皮带的韧性,韩灏直接将薛天翻过身压在身下,将他的双手反扣在背后,用皮带将薛天的双手紧紧捆住,反剪的姿势再次加剧薛天伤口的崩裂,厚重的喘息中夹杂了隐忍的呜咽。

为了防止薛天挣脱,即使是薛天现在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任人宰割,但韩灏多年来的小心谨慎仍旧让他选择给薛天再加一道禁锢。抬手又试了试皮带捆绑的牢固程度,看到薛天手腕被皮带勒出的红印已经清晰的血管,韩灏满意的笑了。

“韩……韩警官,”薛天尝试着说话,声音低沉喑哑,断断续续,但好歹不再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现在的情势对自己十分的不利,薛天尝试着获得更多的信息,韩灏不是一个疯子,相反他冷静睿智,多年刑警队长的经验让他不会随便地去做一件没有原因没有把握的事。如果是这样,那今天的事情必定事出有因,韩灏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或者说得到了什么,否则一切都说不通。

而他现在最需要知道的,就是韩灏今天这种行为的目的和原因,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与韩灏周旋,获得更多的时间,等罗飞的到来。想到这里,薛天自嘲的苦笑,在这样的时候,自己脑子里唯一闪过可以信任,甚至可以依靠的人竟然是罗飞,再怎么自欺欺人都没有用,老师说的对,我已经被罗飞影响,不再是从前那个我了。收回发散的思绪,薛天整理了思路,喑哑而虚弱的声音,开口继续道:“韩警官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了,叫我韩灏!”韩灏粗暴的打断薛天的话,看着薛天依旧一脸无辜的表情,冷笑一声,拿出从阿华那里得来的文件,扔在沙发前面的矮桌上,拽着薛天手腕上的皮带让他趴在桌子上,说道“自己看。”

“唔……”薛天双手被捆,无法支撑自己,只能整个人跪在矮桌前,用肩膀抵住矮桌的边缘作为支撑,大片的肩背都暴露在空气中,刚才被韩灏抽掉皮带的西裤,也松松垮垮挂在腰间,已然隐隐可见后腰下性感的臀线。

高烧让薛天的视线开始模糊,他甩了甩头,勉力才看清眼前的是另外一个“薛天”在沃顿商学院时的照片和资料,而另外一份则让薛天感到心惊。这是一份自己这一周以来的跟踪路线图,竟然有人能这样监视了他一周?

然而面上,薛天依旧波澜不惊,他依旧用着属于薛大公子玩世不恭的语气对韩灏说道:“韩灏,你今天这样对我就是因为这些东西?且不说这些是哪儿来得,给你的人是什么目的,这些本身又能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韩灏冷哼一声,“说明你根本不是薛天,你的身份根本是假的。”

“哈哈,”薛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就凭这几份邮件?这张不知道真假的照片?就说明我不是薛天?不是薛大林的儿子?充其量最多能说明我盗用了别人的学历罢了,怎么这样犯法了吗?韩大队长?还是说,韩警官,你以前就是这么办案子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事情的真相,只要抓到人就好。”

薛天的话再次戳到韩灏的痛处,一股从他开始逃亡,到现在不见天日作为一颗棋子苟延残喘所累积的怒火从他心头窜起,他不去回答薛天的问题,而是拿起了他刚从酒柜中拿来的红酒,“啵……”一声开了酒,又来到薛天的身后。

薛天背对着韩灏,看不清韩灏的动作,但是本能的,他觉得不安,挣扎着想要逃离。韩灏却显得相当的冷静,仿佛灰烬中仍旧炽烈的暗火,他慢条斯理的说道:“受伤了要消毒,我可是为你好。”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瓶威士忌,直接倒在薛天背上裸露在外的伤口。“唔啊……”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酒精对所带来伤口尖锐的疼痛,已经酒液本身的冰冷对皮肤的刺激,让薛天惨呼出声,他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战栗,被皮带反剪的双手奋力的挣扎扭动,只希望能脱离韩灏的控制,然而却被一次又一次的压制。酒瓶已空,琥珀色的酒液已经把伤口浸透,多余的液体顺着薛天的肌理顺着他的腰线蜿蜒不停,有的滴落地毯上,有的濡湿了西裤,有的则顺着臀线流向隐秘的入口。酒香混合着血液的腥甜,琥珀色的酒液和苍白性感的皮肤肌理,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味道,一副让人血脉喷张景象,刺激着韩灏的感官。

 

 作者有话说:

今天更5000字,还是估计少了,竟然快5000字了我下篇还没虐完……好吧,我只能把下篇拆成两个部分,下次更新第二部分,下次罗飞应该能出现来救天天了……and下章估计还有一段虐天天的,我都没让韩队放大招呢~~~~嘿嘿嘿,鉴于这次楼主去旅游太久没更,我会尽快补上进度的,写完再加个天飞日常腻歪甜死人不偿命番外来弥补天天~~~~

评论(38)
热度(43)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