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天飞天】罚——番外恐惧&喵(天飞温馨小段子)

番外4.恐惧


正文上篇


中篇


下篇


番外1


番外2&3


 


薛天从昏沉中醒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黑暗、空旷、阴冷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连一丝风都感受不到。


不寻常的处境让他猛地清醒过来,他试着动了动,却发现自己的双脚被固定在坐着的椅子上,冰冷的触感难以撼动,可自己的双手却没有受到束缚,仍能活动。


情况越发显得怪异。薛天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如何失去了意识,又是怎么会到了这里。黑暗中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形让薛天本能的感到危险和焦躁。他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一丝微弱的呼吸被薛天捕捉到,这里除了自己还有别人,会是谁?


是凶手?还是其他的受害者?正想着,“啪——”头顶骤然而至的灯光让薛天的眼睛被刺得生疼,好一会儿,他才适应屋子里的光线。


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目呲尽裂。


是罗飞!在自己的前面不远处,罗飞闭着眼,脸色苍白,右腿膝盖处不断的渗出鲜血,无力地侧头倚靠着已经有些斑驳的墙壁喘息。而另一边,却是自己的老师,一个不应该存活在这世上的人——袁志邦。


两人身处的地方,是一间20平米的地下室,或者说仓库,没有窗户,没有家具,没有一点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只有薛天坐着的座位和他面前放着的和座位连在一起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老师,”薛天喃喃的叫着,他想起了袁志邦给他下达的对罗飞的绝杀令,给他的三天的期限,薛天心中的不安和惶恐在见到袁志邦的瞬间彻底被放大,几乎要把他吞噬,他开始拼命的挣扎,大声地喊着罗飞的名字:“罗飞!你怎么样了?罗飞!”


似乎是听到薛天的声音,罗飞醒了过来,眼前被锁住的薛天,已经向他走来的袁志邦让罗飞感觉到了自身的危险处境。他刚想试着挪动身体,就被右腿上的贯穿伤弄得生疼,“嘶——”罗飞忍不住痛呼一声,跌回在伤口洇出的血泊中,失血过多造成的眩晕和冷汗更是让他浑身无力,只能看着袁志邦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袁志邦,你……”刚想说什么,罗飞却已经被袁志邦拖了出来,扼住他的脖颈,逼着罗飞面朝着薛天。


“老师!”薛天的声音急切而惶然,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袁志邦停止这一切,他只能徒劳而无力的迭声呼唤着袁志邦,希望他的老师能放过罗飞,“老师,不要,我求你放过罗飞!”


袁志邦对薛天的话置若罔闻,他逼着罗飞看着薛天,然后在他的耳边慢慢地说着:“罗飞,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紧张、无措、害怕、哀求、颤抖,狼狈的就像一只丧家之犬,哪里还是那个行走在黑夜里,冷酷无情的执法者,”袁志邦的语气透着对薛天的失望和愤怒,他扼住罗飞的手又忍不住紧了几分,“是你,罗飞,是你毁了我最完美的作品。”


“唔……”罗飞苍白的脸色因为窒息而透出病态的嫣红,他努力的想要拉开袁志邦的手来自救,然而双手的无力让他的挣扎显得愈发徒劳,听完袁志邦的话,罗飞讽刺地笑了,笑的肆意而癫狂。


“你笑什么?”袁志邦看着罗飞,越发不悦的问道。


“咳咳……”被放开的罗飞无力的从袁志邦身前滑落,拖着受伤的腿只能趴在地上大声的咳嗽,“我笑你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好不容易平顺呼吸,罗飞断断续续地说着:“薛天从来就不是你的作品,他就是薛天,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而你不过是一个把自己仇恨强加在别人身上的可怜虫!”


“你……”袁志邦眼神一厉,眼中的杀意更胜。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罗飞会是自己最大的障碍和对手,只是没想到,他对薛天的影响力如此之大,看来今天罗飞必须死在这里。


察觉到了老师眼中越来越浓的杀意,薛天越发惊惶,他挣扎的越来越用力,即使被铁圈锁住的双脚已然破皮出血也毫不在意。如果罗飞出事,他甚至不敢想象,薛天声音已经嘶哑,甚至有些语无伦次:“老师,我答应你,我……我再也不见罗飞,我……我再也不会做哪些让你不开心的事情……老师,不要,求你放过罗飞……”


“啪——”眼前近乎哀求的薛天让袁志邦的怒火更胜,他含怒的一巴掌直接将薛天打的歪向一旁,打断了薛天带着哭腔的哀求,也将薛天最后的希望彻底打碎。


“薛天,这是我给你的惩罚,我要你看着罗飞一点一点的死去却无能为力。”袁志邦拿着刀回到罗飞的身边,把罗飞反过来仰躺在地面上,压制住罗飞微弱的反抗,对着罗飞左侧第六和第五根肋骨之间,一刀扎了进去。


“不!”


“唔……”罗飞痛苦的呻吟和薛天近乎绝望的呼喊撞在了一起,剧烈的疼痛让罗飞止不住的颤抖。


而袁志邦的手却没有离开刀柄,他看着几近奔溃的薛天,慢慢的说道:“一个人左侧腹第六和第五根肋骨是肝脏的位置,如果一刀下去,就会肝脏破裂,大量失血,在没有得到医治的情况下,最多能坚持20分钟。”他扫了一眼薛天,用破败的嗓音继续道:“而你脚上的铁环是由那台笔记本控制的。这间仓库出去就是市医院,所以只要你能在20分钟内解开我设下的程序,或许你的罗飞还有救。那么现在,倒计时开始。”袁志邦的话声刚落,他就已经拔出了罗飞身上的刀,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涌出,在罗飞的身下画出越来越深的印记。


“再见了,罗飞。”


袁志邦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气息奄奄的罗飞,转身离开了这间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的房间。


而薛天疯了一样打开眼前的笔记本,开始解袁志邦所留下的程序。


一分钟。


二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冷汗从薛天的额头滴下,眼前的程序庞大而复杂,即使他心无旁骛全神贯注,也不可能在短短的20分钟内就算出解法。就像袁志邦说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飞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看着地上的鲜血越来越多,看着罗飞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看着罗飞的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流失,薛天的心痛的无法呼吸,堪比凌迟,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薛天,你听我说。”罗飞无声的苦笑着,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呼吸急促,冷汗淋漓,失血过多已经开始侵蚀他的生命,他知道有些话现在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罗飞,不要说……”就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仿佛只要不听到罗飞近乎遗言般的话语罗飞就不会死,薛天绝望的坚守着,就像一头被逼到绝路的野兽,无声地嘶吼。


“薛天,我真的喜欢这个名字,喜欢你这个人。”罗飞急促的喘息着,眼前却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他仿佛看见自己第一次和薛天在咖啡厅见面时候的样子,看着薛天西装革履,游刃有余。他轻笑着,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咳咳,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张扬肆意。”


“别说了……罗飞,求你了……”薛天已经泪流满面,眼前这个从不对人敞开心扉的男人,这样近乎剖心的话语透着不详和死亡。


“所以,我希望,不管你以前是谁,现在是谁,以后都只是薛天。”罗飞的双眼已经失焦,他朝着薛天的方向微微侧了侧头,继续说着:“就算是为了我,好不好?”


“我答应你,罗飞,不要说了,”薛天的声音几近哽咽,罗飞的双眼已经涣散,却还执着地想让他重回正道,为了让罗飞安心,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好一些,“罗飞,只要你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


可惜罗飞已经听不见,他的神智已经开始昏沉不清,他喃喃地说着:“薛天,我好冷……薛天……”


“不!”薛天觉得自己深陷在铺天盖地的黑暗中,浓重的血腥味压得喘不过气,就像是整个人陷在泥泞不堪的沼泽中,他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沦陷,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陷入疯狂和绝望,沉重的悲戚犹如实质将他一点点的淹没……


“薛天,薛天,快醒醒,你怎么了?”


眼前的罗飞一脸没睡醒的慵懒,他摇着薛天的肩膀一脸的疑问,而乍然从梦中醒来的薛天一脸的茫然,那种深沉的绝望让他无法自拔,看到罗飞的一刹那,厚重的情感瞬间迸发,他猛地把罗飞压在身下,扯开罗飞的睡衣,用自己的唇舌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的描绘着,舔舐着罗飞的身体,感受罗飞强而有力的心跳,在罗飞的唇齿间梭巡,与他肌肤相贴,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感受到薛天异样的情绪,罗飞放纵着薛天的行为,微微轻抚薛天来安抚他的情绪。


等到一切结束,罗飞的身上已经遍布青紫的痕迹,斑驳而暧昧的红痕。勉强平抑住已然不稳的呼吸,罗飞调侃着说道:“确认完领地了?”


“嗯,都是我的。”缓过神来的薛天看到罗飞有些“凄惨”的情况不由得有些失笑,刚才那个梦太过真实,那种绝望犹如实质,他差点就失控了。这个梦就像是一个不详的预兆,联想到袁志邦给的三天期限,薛天的眼神不由得一暗。


“心跳加速,冷汗,呼吸急促,精神不稳,薛天你这是做恶梦了。”罗飞仰着头观察着薛天,带着点小得意,继续调侃道,“是不是梦到我出事了?所以急成这个样子,啧啧”


薛天被罗飞的满是炫耀的语气逗得哭笑不得,觉得自己刚才简直就是白瞎,“看来罗警官还有很多力气嘛,那好,我们继续!”


“别呀……唔……”


 


5、喵


“罗飞,你这脖子上怎么了?还包着纱布?”凭着女人的直觉,穆剑云觉得罗飞有事瞒着她,甚至是瞒着整个专案组。


罗飞皱了皱眉,韩灏弄出的伤口到现在还没好,又加上薛天弄上去的印子,简直一团乱,可是这不能让穆剑云知道,否则薛天就会暴露。他装作苦恼的样子回答道:“被猫挠的,最近这猫太调皮,招架不住。”


冷不丁薛天突然出现在专案组,凑到罗飞的面前:“喵~”


穆剑云:“……”




作者有话说:




番外四是我一直想写的BE梗,然而真BE了我也不舍得,天天估计就崩溃了,所以还是借噩梦神马的虐一虐……番外五就是个小抽风之作,大家忽略忽略~~~我就是想让天天喵一下,嘤嘤嘤~~~~我也好久没更了~~~刚好有空就赶紧码一段,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42)
热度(45)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