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天飞天】罚—下篇Part Two完结篇(重发,韩灏黑化虐天天,罗飞救美,雷勿入)

又被屏蔽了……哎……简直心塞……默默再发一遍……

上篇

中篇

下篇partone

番外1

番外2&3

番外4&5

下篇Part two

“唔……”酒精所带来的刺激仍未平复,冰冷的酒液所带来的寒意对薛天而言又是第二种折磨,而这些却激出了薛天骨子里的血型,他不顾身上淋漓的伤口,不顾自己还在颤抖的身体,他费力的转头看向韩灏,即使已经被疼痛逼得眼角发红,脸颊上还挂着生理性的泪水,薛天的神色依旧不变,还是那么的玩世不恭,他看着韩灏的眼睛,用喑哑的气声,一惯嘲讽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道:“韩灏,你只是不肯承认罢了,你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我就是Darker。这些照片和邮件,不过就是一堆废纸。你,不过就是别人手上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韩灏的怒火被彻底点燃,韩灏心里明白,如果这些邮件就能证明一个人的身份,那罗飞早就可以逮捕薛天,就算邮件和照片是真的,之前的所有案件,薛天都有不在场证明,直接能证明他是Darker的证据根本没有。然后这些不能阻止韩灏对于薛天的怀疑,这个在所有案件中若隐若现的金融理财师,这个刻意接近罗飞的花花公子,这个突然出现和阿华结盟的薛大林之子,这个拥有干净利落的身手,面对危险冷静自持的男人,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薛天的不同寻常和扑朔迷离。

越是这样,韩灏心中智计谋略样样落于人后的不甘,对于罗飞刻意的打压和刻薄仍旧无法压制其能的嫉恨,被Darker愚弄被私心所累而身败名裂的仇恨,如此种种让韩灏面对薛天直击要害的嘲讽时几乎失控,“闭嘴!”他大吼一声,直接拿起了桌上另外一瓶伏特加,接着说道:“看来光这点酒是不够了。”开了酒,韩灏左手从背后反扣薛天的脖颈,逼得他不得不抬头后仰,唇齿大开,右手直接把酒对准薛天的嘴倒了下去,虽然薛天极力挣扎,薛天仍旧被逼着喝下半瓶烈酒。浑身被酒液淋了个彻底,痛苦的姿势更让他几近窒息,被韩灏放开之后无力趴在矮桌上,头痛欲裂,浑身无力,大口大口的喘息,胸口急剧的起伏,不停的呛咳,浓烈的酒气充满全身,仿佛一团火从食道一路灼烧进入胃部,薛天的苍白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嫣红。

韩灏自己也忍不住大口的喘着气,剧烈的情绪起伏也消耗了他大量的力气。看着薛天一动不动浑身湿透的趴在矮桌前,韩灏突然有些迷茫,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复仇?抓Darker?还是一个失败者在自我发泄……

韩灏茫然四顾,他看着桌上依旧散落,有些已经被酒液浸染的文件,看到那份跟踪路线图,他突然醒悟,自己是来试探薛天的,而现在自己一无所获。

他猛地看向薛天,眼前这个衣不蔽体,形容狼狈,被自己反捆了双手趴在矮桌上的英俊男人,整个局势或者说这次审问的节奏确实被薛天所掌控。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他的言语影响,他一步一步激怒自己,让自己偏离原本的目的,韩灏心中一寒,从这一刻开始,他才看到了薛天这个人真正的冰山一角。

此刻,这场逼迫与试探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韩灏平息心中的怒火,把薛天从矮桌上拖了起来,重新扔回到了沙发上。他抬起薛天无力低垂的头,看着他在轮番折磨中已经有些迷离失焦的眼神,慢慢的说道:“薛天,我差点被你的话带入死胡同,但是现在,我会和你好好的玩。”

薛天却已经开始有些支撑不下去,愈发昏沉的神志,让他对于韩灏说的话已经有些听不清楚了。被皮带捆住的手腕由于挣扎已经磨得红肿破皮,手指冰冷已经开始失去知觉,身上没有干透的酒液迅速的带走他所剩无几的体温,止不住的颤抖战栗,都让薛天摇摇欲坠。

迟钝的大脑终于听懂了韩灏的宣战,薛天只来得及牵起依旧嘲讽的笑容作为回应,只剩下最后一股骨子里生出的倔强不服输的血性在支撑着他面对接踵而至的折磨。

情绪不在起伏,韩灏也找回自己从前审讯犯人时常用的手段,他开始发动心理攻击,妄图在薛天最为脆弱的现在用诛心之语击破他的心理防线:“薛天,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没有人在乎你,没有人会来救你。”他在薛天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着,看着薛天痛苦而隐忍的表情,“不如承认吧,承认你就是Darker,这样一切都会结束。”

字字诛心,薛天早已千锤百炼如同钢铁一般的心仍旧传来一丝隐痛,是啊,朋友,从出生开始自己就孑然一身。亲人,从孤儿院到被老师捡回来收养,亲人对于自己是不敢奢望的东西。爱人,罗飞和自己会有除了敌人之外的可能吗?这些旁人唾手可得的东西,自己从未得到,甚至连想一想都不被允许。就连生命中唯一和自己有联系的老师恐怕也对自己大失所望,要弃自己而去。也许就像韩灏说的一样,今天,自己就算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会在乎。难得的脆弱出现在这个在任何折磨和痛苦前面不改色,临危不乱冷静睿智的男人身上。

然而雄狮即使舔舐伤口也只会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就算今天真的要死,我薛天也不会向别人摇尾乞怜。薛天用尽最后的力气,看着韩灏吐出一个字:“滚。”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韩灏的身边炸响:“是我!”

韩灏猝然一惊,失了先机,被夺去了手中的冰夹推倒在地上,“韩灏,你疯了!”罗飞呼吸急促,眼前薛天狼狈而屈辱的样子大大刺痛了罗飞,他见过薛天万花丛中过花花公子的样子,见过薛天一身名牌西装谈论经济挥洒自如的精英模样,见过薛天陪在自己身边互相调侃逗乐轻松自在的样子,却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看见如此狼狈的薛天。

眼前薛天衣衫凌乱,浑身酒液不停颤抖,双手被人用皮带绑在身后,跪趴在沙发上还被人用那样屈辱而残忍的方式折磨。罗飞简直痛的无法呼吸,本以为隐藏在心里的情愫在一瞬间翻涌了出来,他一把扯下自己的围巾,擦干薛天身上残留的酒液,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薛天的身上,一边做着这些,抱着薛天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一边在薛天的耳边轻声重复道:“我来了,薛天,我来了。”

靠在罗飞的身上,盖着带有罗飞体温的衣服,薛天冰冷僵硬的身体似乎重新找回了一丝温暖,他靠在罗飞的胸口,他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然而罗飞的近在咫尺的心跳声,似乎让他已渐昏聩的神志找到了依靠,他的嘴唇无声的开合像是在重复着什么,感受到薛天的动作,罗飞低头,才发现薛天一遍一遍说的是:“罗飞,救我。罗飞,救我。”

一瞬间,酸涩难明的钝痛几乎将罗飞淹没,他紧紧抱住薛天,不停的在他耳边呢喃:“我来了,我来了……”

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脆响,却是韩灏砸碎了酒瓶,拿起其中一片锋利而狰狞的碎片,抵在了罗飞领口的大动脉。他站在罗飞身后侧威胁道:“别动!”闻言,罗飞却只是顿了一顿,恍若未闻,他继续用围巾为薛天擦着脸上的酒液和冷汗,为他理了理稍显凌乱的额发,对那片能在瞬间夺取自己性命的玻璃碎片视而不见。

被忽视的韩灏眼神一眯,手上微微使力,用行动表示了对于罗飞忽视自己的不满,玻璃碎片已然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一些玻璃的碎片甚至嵌入了罗飞的脖颈,离动脉只有一步之遥,鲜红的血顺着玻璃碎片滴落在薛天的身上。

在罗飞的身上获得片刻的喘息,薛天的神志已开始恢复,突然浓郁起来的血腥味更是加速了薛天的清醒。“罗飞!”薛天看着罗飞鲜血淋漓的伤口,一把抓住罗飞的手,停止他的动作来稳住韩灏,两人的视线默契的一交错,薛天看到了罗飞眼中的安抚和胸有成竹,放下心来的薛天决定配合罗飞。他转过头,对韩灏怒目而视,他用喑哑的嗓音低吼道:“韩灏,你他妈到底想干什?”

“我?回答我的问题!”韩灏知道,罗飞的到来已然打破了自己的计划,但他不甘心,他要问个明白。这个时间,罗飞一个人出现在薛天的家里,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难道罗飞也是Darker的帮凶?

“我说了,是我,”脖子上的伤只让罗飞微微的皱了皱眉,现在的情势就像他在来的路上分析一样,韩灏必定是从某些渠道得到了一些情报,一些让他对雪天有怀疑却又似是而非的情报。所以现在韩灏和他就是两个赌徒,而自己对薛天的了解是唯一的筹码,这也让罗飞打算兵行险招,以求快刀斩乱麻解决掉韩灏。他转头看向韩灏,用一种冷漠而愤怒的语气接着道:“薛天身上的伤是我弄的。”

“什么?”韩灏一怔,嗤笑出声,仿佛听见了天大的笑话,“罗飞,你当我是傻子吗?薛天的伤是你弄得?哈哈,难道你和他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特殊关系?”

 

罗飞的脸色丝毫看不到一丝戏谑,来之前他已然猜到薛天必定是受了伤,才会落在韩灏的手里,自己早已想好了如何应对,他继续说道:“这是我们俩的情趣,只是没想到我下手重了,”说着他的手轻轻拂过薛天的嘴唇,看着薛天极力掩饰仍从眼里漏出的惊讶微微一笑,“知道你生气了,我这不是买了药来找你了嘛。”说完瞥了一眼刚才被罗飞扔在旁边散落一地的酒精,棉花,疮伤药膏等。

“你……”韩灏惊讶的都有些语无伦次,“和薛天?你……你们……”压下心中怪异荒诞的感觉,事情的发展随着罗飞的到来就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去不返。韩灏的思绪开始有些混乱了,他强自压下纷乱的头绪,怀疑的本能占据了上风,他依旧选择怀疑,道:“证明给我看。”

罗飞飒然一笑,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他转头压向薛天,直接就是一个包含着情谊缠绵而激烈的吻,唇齿交缠间,罗飞借着薛天无力的劣势,一点一点深入腹地,直捣黄龙。而薛天除了刚开始的怔愣之后随即也配合罗飞,投入到这绵长的纠缠中去,只可惜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任由罗飞在自己口腔里肆意侵占。

“啪……”的一声,韩灏手中的玻璃碎片已经掉在了地上,“你们……”眼前交缠两个人带给韩灏巨大的冲击,罗飞一贯冷静沉稳甚至有些冷漠的形象在一瞬被推翻,原来他也可以如此的热烈而激情。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想看我们继续下去吗?”刚结束了令人迷醉的一吻,罗飞气息有些凌乱,他看着韩灏冷冷的讽刺着。

韩灏苦笑了一声,今天已经注定了一无所获,他只能选择离开,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薛天喑哑的声音再次传来,他抑制住翻腾的气息,一字一句的说着:“韩灏,今天的帐我一定会找你讨回来!”

韩灏却只是一声冷笑,随即消失在了夜色中。

 

韩灏一走,罗飞立刻起身锁好门,顾不上为自己止血立刻查看了别墅四周的情况,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拿起散落在旁边他带来的疗伤药物,快步回到薛天的身边,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这时,冷汗已经浸透了罗飞的后背,脖颈间伤口的鋭痛蔓延开来,伤口周围流出的黏腻血液也让他感觉到不舒服,然而他顾不得这些,他颤抖地解开薛天手上缠绕的皮带,帮助他恢复血液循环,看着薛天身上狰狞而红肿的伤口,手忙脚乱,整个人显得急切而慌乱,完全没有刚才的冷静和淡漠。

“罗飞,”薛天用刚刚获得自由的手抓住了罗飞,看着罗飞的眼睛,如星辰般幽深的眼中有着安抚和喜悦,他略显喑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告诉罗飞:“你看着我,罗飞,我没事,冷静下来,罗飞。”

也许是听见了薛天的话,又或者是感受到了薛天身上逐渐恢复的体温,罗飞猛地抱住了薛天,心底的恐惧、不安才算真正的褪去,如果自己没有接到那个求救的电话,又或者自己来晚一步,薛天也许真的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从这个世界消失。

失而复得,才见珍贵。罗飞苦笑一声,看来自己已经栽在了薛天的身上。

黑夜即将过去,黎明就在眼前,当宿命的对手陷入情网,命运的齿轮是否会扭转?让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7)
热度(51)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