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闭眼+浮出水面拉郎同人)沉醉 第一章谢晗X洪少秋(监禁play)

写在文前:

这就是作者的一个拉郎脑洞,CP是张鲁一《在他来了请闭眼》的变态谢晗和靳东《浮出水面》里洪少秋。鉴于浮出水面还没播,就是个片花,人物性格,故事架构都无所谈起,所以我只能大概的,根据片花模拟了下洪队的性格,同理,鲜花食人魔也刚出来没几集,就挥了下小皮鞭,我也只能借鉴了下原著谢晗的风格和人物设定。背景呢就是两个世界观合一,谢晗的执念变成了洪队,我的设定里面Alan不再是指薄喵喵,而是某种诸如缪斯的存在,算是设定谢晗抓住洪队后为了让洪少秋属于自己而给他取的名字。好吧,我其实就是单纯的懒得再取个英文名字了。这就是个脑洞,先写着看看效果,等剧都播完了,我在看看能不能继续这个脑洞~~~~

 

“你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敌人……”

叶晗看着眼前孤身一人走进废弃工厂的洪少秋,耳边仿佛再一次响起这句洪队不止一次说起过的话。确实,从301研究所开始,一桩桩一件件的案子迎面而来,一系列的事情都说明,犯罪分子不仅狡猾,而且是一个纪律严谨的犯罪组织,也意味着和这些人作斗争的人,他们的家人,面临着更加巨大的危险,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

洪少秋,这个勇敢,睿智,为了国际机密奋不顾身的男人,现在却由于自身的原因让自己的妹妹变成敌人手中的人质,变成那些犯罪者逼迫他低头的筹码。看着洪少秋没有武器,没有防弹衣,挺拔瘦削的身影,连续的熬夜和亲人被抓的压力下苍白而疲惫的神色,他就这么毫无保留的进入敌人的控制之中,叶晗觉得自己的心生疼。显而易见,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洪少秋自己在内,都知道这是一场针对洪少秋的狩猎,甚至可以说是请君入瓮,然而除了接受其他毫无办法,想到这里,她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监听器的耳麦,眼中的担忧更甚。

 

洪少秋进入了约定好的废旧工厂,这里破败,空旷,阴冷。

在工厂的中央,是自己的妹妹张研,她被绑在一把木头椅子上,垂着头,苍白犹自带着泪痕的脸庞被凌乱的头发覆盖,看不真切,手腕和脚腕上都有挣扎出的血痕,整个人看起来孱弱而可怜,让洪少秋心一阵抽痛,他强自稳住心神,扫视着四周,大声喊道:“我来了,出来吧。”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么?”角落里,走出了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他走到张研的身边,毫不怜惜的抓住她的头发,对着洪少秋问道。

“你放开她,我就把东西给你。”压住对男人动作的怒火,洪少秋拿出了之前就准备好的移动硬盘,和男人交涉道,同时他注意到,自己的10点钟方向和2点钟方向,都有微弱的反光,这是狙击枪的瞄准镜,看来敌人有备而来,眼前的男人不过是前哨。自己的计划如果要成功,必然需要出其不意,抢那几秒的时间差。

“把东西扔过来。”男人很是谨慎,出于对洪少秋的忌惮,并不让他近身。

“你先解开我妹妹。”洪少秋继续谈判道,他要尽可能的为接下来的行动争取机会。

男人眯了眯眼,看了看张研,确定就算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数日的折磨与惊吓也早就夺去了她挣扎逃跑的能力。他用随身的匕首,割开了张研身上的绳索。

监控室内的叶晗心头一喜,张研可以自由行动了,那么接下来洪队的行动又多了一分机会。按照他们的计划,这个移动硬盘是一个可以已经设定了程序的感应炸弹,一旦开始读取数据,在之后的30秒内,硬盘就会爆炸。在爆炸的同时,会放出强光和烟雾,给洪队和张研争取20秒的时间来逃离。只要出了这个工厂,外面就有自己人来接应。

看到男人的动作,洪少秋心底松了一口气,却暗暗觉得这一切来得太过轻松,一种怪异的感觉在他心底蔓延,然而情势不容得他多做考虑,他将手中的硬盘扔给了男人,从男人将硬盘插上笔记本电脑的那一刻,他开始倒数,30,29……3,2,1,就是现在!

耳边的爆炸声猛地响起,还有男人的咒骂,痛呼以及凌乱的脚步声,带着隐形镜片的洪少秋猛地上前,来到张研的身边,架起张研的手就想往出口走去。然而,等待着他的是由自己的亲妹妹送上的,扎入自己血管的麻醉针,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看着妹妹异常平静甚至带着诡异笑容的表情,洪少秋陷入了深沉的黑暗……

 

 

“How could an angel break my heart,why didn’t he catch my falling star……”男人低沉的近乎呢喃的歌声在耳边回响。

是谁?谁在唱歌?躺在床上的洪少秋神智昏沉,甚至有些茫然,他最后的记忆是妹妹张研诡异而麻木的笑容,而现在自己的处境无从得知。他试着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光线对他而言有些刺眼,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试着挪动四肢,却感到手脚酸软无力,就像常年卧床的病人,根本没有力气。

常年处于危险第一线的直觉告诉洪少秋,自己的处境实在是不妙。从现在的情况和当时的情势来看,那场所谓的交易不过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连自己的妹妹都成为了利用的工具。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这么一场大动干戈只是为了自己?

洪少秋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这场阴谋处处透着怪异和刻意,让人匪夷所思。

正自想着,却听见身旁萦绕不去的歌声停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终于醒了。”

适应了房间内的光线,洪少秋终于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男人英俊,干净,轻声细语,温柔的看着自己,可洪少秋却在这样的目光下感到了彻骨的寒意,“谢晗!是你!”

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这么无害,他极端自负,残忍,喜怒无常,同时睿智,冷静,智力超群,极强的反社会人格,制造了一起又一起血腥而诗意的血案。在档案里,他被称为“鲜花食人魔”。

而这样一个人,却对自己有一种变态的关注,洪少秋一直都知道。

原来是他,洪少秋自嘲的一笑,那一切的不合理都能得到解释,为什么犯罪组织会突然如此活跃,为什么这场阴谋会以自己作为最终的目标。

“我不喜欢你这样叫我。”就像是情人间的呢喃,谢晗倚靠着坐在在洪少秋的床边,轻抚着他的脸庞,一边温柔的说道。

洪少秋侧过头躲开谢晗的手,他挣扎着坐起身,只是一个起身的动作却已经消耗了他大半的力气,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大口的喘息着。挣扎间,原本盖着的薄被从身上滑落,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上只有一件稍稍有些长的白衬衫,除了这唯一的蔽体之物之外近乎赤裸这种耻辱的现状也让他觉得越发难堪。洪少秋心中一凌,衣不蔽体几近赤裸,他的装备,他的武器,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谢晗拿走,看来自己怕是难以脱身了。

眼前的洪少秋失去了平日里的锐利,数日的昏迷使得他身形瘦削脸色苍白,一番挣扎下领口大开,精致的锁骨,劲瘦的腰身,修长的双腿都在衬衫下若隐若现,配上洪少秋略显苍白虚弱的神色,整个人透出一种脆弱的美感。谢晗带着沉迷,用自己的视线一寸一寸在洪少秋的身上掠过。

“你……我妹妹在哪里?”扫过只有自己和谢晗的房间,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洪少秋开口问道。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然成为了谢晗的囊中之物,唯一可以做的稳住谢晗,尽量的拖延,获取足够多的情报,为自己和妹妹争取一线生机。

“你妹妹?哈哈哈……”谢晗挑了挑眉,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他看着洪少秋慢慢的说着:“那可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呢,听话又乖巧,我可是很喜欢的呢。”

“你对她做了什么?”洪少秋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明显,在工厂妹妹突如其来的暗算和之后诡异的笑容都让他察觉到了妹妹的异常,难道……

“不如,你亲自和她说?”看着洪少秋的不安和焦灼,谢晗越发愉悦,他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脑,点下了视频通话的按钮。

屏幕上出现了张研的身影,洪少秋不由得整个人向屏幕靠过去,也把自己送到了谢晗的身边,早就等着的谢晗一把将已然没有什么力气的洪少秋禁锢在身前。

“小研!”洪少秋想要挣脱却被谢晗抱的更紧。

而屏幕中的张研却像是没看见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带着崇拜和信任的眼神直直地望着谢晗,恭顺的叫道:“主人。”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告诉叶晗洪少秋为了救我已经在工厂爆炸中死了,那具尸体的DNA样本我也已经动好了手脚,洪少秋已经被认定死亡。”张研快速的回答道。

“小研,你……”洪少秋心头大震,荒诞、无措、以及被亲人背叛的痛刹那间向他袭来。他猛的回头,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他用自己仅剩的力气扑向谢晗:“是你!你催眠了小研!让她给我打麻醉针,是你!通过爆炸伪造我的死亡!”

似乎是洪少秋的痛苦大大取悦了谢晗,他大笑着,对洪少秋的动作毫不在意,他一个翻身将洪少秋翻转压在床上,在他的耳边慢条斯理的说着:“只有这样你才会完整的属于我,只属于我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洪少秋了,只有Alan,我一个人的Alan。”

“是!洪少秋已经死了,他是Alan,他是主人一个人的。”张研看着洪少秋,就像是看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人,她不断重复着谢晗的话,虔诚而狂热。

“不!”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陷入疯魔神智为人所控,洪少秋心如刀割,这些锥心之语出自至亲手足的口中更是让他无法忍受。

“你看,你的妹妹也觉得很好,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帮你洗澡,给你换衣服,抚摸过你的每一寸肌肤,感受你每一个的动作,你的每一个呼吸都有我的存在。你就应该是属于我的,我的Alan。”谢晗的声音犹如魔鬼的叹息。

“滚开……呜啊……”洪少秋低吼着,双眼通红,谢晗的疯狂大大超出他的想象,逼得他没有了退路,他的胸膛剧烈起伏,拼尽全力挣扎。

他的挣扎也终于惹怒了谢晗,“我给你过你机会的。”谢晗的眼神一冷,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满是倒刺的手铐,他抓住洪少秋的手直接将手铐扣在了他的手腕上。

“啊!”尖利的倒刺布满整副手铐,随着环扣的拉紧,直接刺入洪少秋的手腕,几乎深可见骨,剧烈的尖利的难以忍受的疼痛向他袭来,让他浑身颤抖无力的倒在床上,刺目的鲜血从手铐和手腕的结合处流出,在手臂上蜿蜒,白色的衬衣也被染得斑驳。

然而谢晗仍然没有打算放过洪少秋,他不断拨弄着手铐的锁链,而任何些微的颤动都带给洪少秋难以言喻的痛楚,他的额头已然布满冷汗,然而他骨子里的血性,坚毅也被谢晗逼了出来,他大口的喘息着,用有些黯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着:“让你的Alan见鬼去吧。我只会是洪少秋!永远都是!”

“哦?是吗?”谢晗眼中的占有欲愈发的疯狂,他猛地把洪少秋翻了过来,把他被手铐束缚的双手拉至头顶,扯开早就松松垮垮的衬衣,扯开一个致命而疯狂的笑容,说道:“那么游戏开始了……”


评论(17)
热度(38)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