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暗黑者X灵魂摆渡——新年的试胆茶话会中篇

作者有话说:

说好了傻白甜的果然我就那啥了……写着写着就阴谋了,写着写着就想虐的我也是醉了……怎么说,这篇其实赵吏想干嘛是最大的悬念,还有个大招,大家不妨可以猜一下。and鬼故事神马的我会挑着写的,肯定不怎么吓人的。也欢迎大家提供鬼故事!还有就是群像真心蛮难写的,要把这俩画风和三观不一样的剧柔和在一起也是巨大的问题,希望我没有太OOC,也希望能尽快写完吧~~~再拖估计就坑了……and这章爆字数有没有!小5000有没有!求表扬!



门打开了,“哟,来了,欢迎欢迎啊”赵吏依旧一身黑衣,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迎接着薛天和罗飞一行人。大厅里,也已经传来了阵阵诱人的香味。

“打扰了,打扰了,赵先生。”进了屋子,薛天,拉着罗飞,带着身后那一大群人,也是笑着朝气质独特的赵吏打招呼。

招呼着众人落了座吗,看着眼前风格迥异,个性鲜明的一群人,哥特萝莉,IT宅男,古板队长,傲娇女王还有个怯懦白兔男,哦对,还有那让薛天放在心尖上,能为之舍命的罗飞。那和薛天堪称情侣装的衣服,那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薛天,这还是那个笑的一脸矜持精明的精英理财师?啧啧。赵吏不由得心头暗笑,心想果然是一群有趣的人,不枉把他们请来这一趟,他笑着接道:“薛天,薛大理财师,叫什么赵先生啊,叫我赵吏,赵吏就好。”

正义の专案组(微群)

请叫我女王:这是那个捉鬼天师?这笑得一脸猥琐的大叔是哪来的洗剪吹杀马特啊?

暗黑剪刀手:何止一脸猥琐,那一身闷骚的黑暗系紧身背心加裤子,简直不忍直视……

不是小指头:以我这个直男看来,这位基本就是Gay了。

暗黑剪刀手:小指头你真相了……

0.1的笔记本:咳咳,其实,挺好看的。

暗黑剪刀手:0.1你个直男癌。

请叫我女王:0.1你的审美完了。

酸奶不是奶:你们消停点吧……我倒是觉得这位不简单。

暗黑剪刀手:呵呵

请叫我女王:ㄟ( ▔, ▔ )ㄏ

沉默是金:好了,都闭嘴。

狗狗大过天:飞哥,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好,那我也不客气了,赵吏,”薛天看着大家都落了座,一旁本来还在忙着布菜的冬青这时也差不多料理了食材,端着弄好的羊肉和弯子来到了大厅。赵吏顺势把冬青拉到了众人面前,介绍道:“来,先介绍下,我赵吏,这我室友,夏冬青!”被拉过来的冬青也放下了,食物,腼腆地笑着向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赵吏的室友兼助手,也是个研二学生,夏冬青。诶,汤底都我调的,咸淡不够和我说啊,我帮你们加。”

冬青腼腆清秀的人妻形象瞬间获得专案组众人的好感,也让大家对这顿晚餐起了食欲。一时间,香气四溢,眼前的大厅长桌上也已经放了好几个放满了食材,散发出鲜香的煮的半开的电磁锅,旁边还放着一些来不及放的牛肉扇贝一类的生鲜,诱人非常。

“那我也来介绍下,”薛天看气氛良好,正好一一按着落座的顺序为赵吏和冬青介绍,“梁音,穆剑云,曾日华,尹剑,熊原,我,罗飞。”

刚想再说什么,却听见碰的一声,女生的叫声从二楼传来“死赵吏死冬青!你们吃火锅竟然不叫我!!”一边叫嚣着,王小亚一边踢拉着兔毛拖鞋,穿着绒毛睡衣就跑了出来,楼下的众人和楼上的王小亚都顿住了,大眼对小眼。

几秒之后,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啊!”又是一阵魔音穿耳,王小亚又跑回了房间,只留下赵吏和冬青的忍俊不禁的笑声。专案组的众人也不禁莞尔,气氛又开始热烈,大家开始推杯换盏,你抢我的鱼丸,我捞你的羊肉,暂时把那些生活中的麻烦事都抛在脑后。一个个你来我往,嬉笑玩闹,就连赵吏和冬青也玩的不亦乐乎。后来王小亚也速度换好了衣服,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加入了吃的火热的众人。

 

吃完了热腾腾的火锅,众人心满意足,一个两个干脆也不坐在位子上,十多个人干脆在大厅的地上铺了层毛毯,众人三三两两围坐在上。

薛天靠着罗飞,想起刚才被王小亚打断的介绍,又在向赵吏三人道:“刚刚看大家吃的高兴,就没折腾,现在要不大家都自己来说几句,就当多一个朋友嘛。”

赵吏倒是来了兴致,“不如让我来猜猜你们的职业。”

罗飞闻言又再次打量了一下赵吏,熊原依旧笑呵呵的,尹剑坐在一边,韩灏还是老样子,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位置静观其变,曾日华围在王小亚身边献着殷勤。而梁音闻言和穆剑云对视了一眼,挑了挑眉,有些挑衅的说道:“哟,感情大叔你还能掐会算啊。”

赵吏却像是收起了之前的散漫,丝毫不在意梁音语气中的讽刺,反而换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上下打量着着梁音以及她的身后的窗外,看地梁音忍不住回头,却什么也没有。这时,赵吏开口道:“你们这一群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阴气环绕,却又阴不入体,必然有气在身,而气以煞为王,你们又非道门中人也非十恶不赦之人,寻常物中煞气最重的应该就是军徽或者警徽,所以我猜你们,应该是官门中人。”看着众人脸上或惊讶或嘲讽或沉默的表情,赵吏又笑了,接着道:“用你们的话来说,警察,或者说刑警。我说的对吗,罗飞?或者说罗警官?”

罗飞皱了皱眉,没有立刻回答赵吏的话,却是用眼神扫了一眼薛天,看着他一样带着诧异的脸色,心中对于赵吏的身份和意图又多了几分不确定。他又转头看了一眼薛天,总觉得今天这一次新年聚会不仅仅是一顿火锅这么简单。

“厉害呀,这都知道。”熊原听得晕晕乎乎的,就最后那句警察听明白了,还以为赵吏推理出了他们的身份,不由得大声称赞,然而刚说完就被梁音用一个苹果堵住了嘴巴,兀自呜呜咽咽的在挣扎。韩灏则是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赵吏,尹剑被赵吏的话说的有些瑟缩,离沙发的位置又靠近了一点,而曾日华收到罗飞的暗示,倒是一改刚才的花痴形象,开始在他的ipad上搜索着什么。

“这说的还真是吓人啊……还阴气,难道这些都是你看见的?”梁音却是不以为然,示意了下穆剑云,意思对付神棍什么的可是你的专业范围,穆剑云眨了眨眼示意收到。

赵吏不以为意,就像是看着不知真相兀自蹦跶的孩子,有一种轻松随意地口气回答道:“是啊,我看见的,不止我能看见,是吧?冬青。”

冬青的眼神在窗外游弋了一下,随即移过了目光扯了扯赵吏的袖子,又向众人打着圆场:“你们别理他,他这是又犯病了。”

“别呀,冬青,”王小亚放下手中的薯片,接着道:“这次我支持赵吏,这些人身上真的是阴气和煞气混杂,她的身上还有尸气呢,还有窗外那个跟着你们来的。”抬手就指向梁音。

被众人的目光注视,看着王小亚就像聊家常一样说着这些骇人的话语,梁音头一次不知该说些什么。三观不同,怎么聊天啊我去,梁音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尹剑离窗户最近,听了这话立刻汗毛倒立,哆哆嗦嗦地问道:“什么……什么东西啊,跟……跟着我们?”

王小亚继续扒拉着薯片,又看了一眼窗外的那位,没心没肺地说道:“谁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是一女的,白裙子,长头发,衣服有点脏,长的也还行,就是脖子上都是手掐出来的印子,看样子刚死没多久。”

尹剑听完一哆嗦就差没蹦起来了,“这不是…………”韩灏大力的拍了下尹剑,然而尹剑却连头也没回,像是想到了什么才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韩灏不动声色,心里也是一惊,这描述基本就是他们前两天刚接的那个被掐死的女尸了,他不动声色打开了手机,果然大家虽然表面上没什么,群里却已然炸开了锅。

正义の专案组(微群)

请叫我女王:罗飞,这个赵吏什么情况?你问过薛天没?

酸奶不是奶:薛天只知道他号称是捉鬼专家,有钱,其他不清楚。

狗狗大过天:飞哥,我觉得这人感觉瘆得慌啊……

0.1的笔记本: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房间也比刚才冷啊。

请叫我女王:剑,你别慌啊,这种人就是利用你的恐惧心理,一定是他们设计好的。

暗黑剪刀手: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尸体的情况?连伤口在哪里都一清二楚,验尸报告才写完多久啊。

酸奶不是奶:曾日华,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不是小指头:不行,有点怪,这个赵吏没有痕迹。

酸奶不是奶:什么意思?

不是小指头:正常人或者说年轻人总会在网上留下点痕迹,要么照片,要么微博,微信,浏览网页,购物等等,通过对这些信息的搜索统计,就能大致锁定这个人的活动轨迹,兴趣爱好。可是我入侵这栋别墅的网络,在调取赵吏的个人信息,与网上的大数据进行匹配,得到的结果是零。完全没有,就像这个人完全不存在一样。

沉默是金:大家不要慌,静观其变。

一时间,众人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赵吏倒是没事人一样双手一摊,一副真相就是如此,你们too young too simple的样子。

“赵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穆剑云这时开了口,“一般,那些声称能看到鬼的,或者什么读心术的,基本都是些熟知心理学,行为学,通过人的微表情或者一些心理学的技巧,也许你这是通过某些观察某些渠道得到了一些信息,从而用一种玄幻的多的方式来重新解释,你觉得呢。”

赵吏不置可否,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哦……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咳咳,”一直在观察的罗飞,这时开口了:“赵先生,我们对未知的一切充满敬畏,但是作为一名警察,或者说作为一名刑警,我们更相信我们的双眼,相信我们亲眼看到的一切。”

看着场上有些凝重的气氛,虽然薛天也觉得赵吏今天有些来者不善,但却不得不再次来打圆场,“大过年的,随便聊聊,大家不要太认真嘛,来来来,喝酒喝酒。”

赵吏看着众人都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轻笑了一声,暗道果然如此,又接着说道:“那不如我们就来玩个游戏吧,就试胆大会如何?”

 

就这样,在赵吏的刻意推动下,众人打算静观其变,打算顺了赵吏的意,看看今天这到底是个什么局。为了让这个试胆大会更加的有气氛,赵吏让冬青关了灯,在每个人的面前依次点起了一根白色的蜡烛。暗黄的烛光下,每个人都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仔细端详着烛火,整根蜡烛好像还透着一股异香,丝丝缕缕的沁人心脾。

冬青点完了一圈人,就剩下王小亚和韩灏的蜡烛没点了,正想重新点只蜡烛,却被王小亚一把拉了起来。韩灏看了看情况,也就自己带你了蜡烛。王小亚利落地站起了身,看了看表,说道:“好了这都快10点了,我要去睡美容觉了,这游戏我就不参加了。”

“诶,不是吧美女,这多扫兴啊。”曾日华有些遗憾王小亚的缺席。

“别是想去干什么其他的事了吧,”梁音已有所值的说着。穆剑云听了默默给梁音点了个赞。

王小亚倒是满不在乎,看了一眼众人,然后笑得一脸神秘,说道:“我在,怕是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我还是回房吧。”说完,朝大家挥了挥手就径直上了二楼。

而试胆大会已然开始。

按照位置的顺序熊原先开始,他抓了抓脑袋,搜肠刮肚好容易挤出了一个故事,开口说道:“老子真没什么鬼故事,这样吧,我给大家讲个我朋友的事,我朋友以前一直加班,下班都快凌晨了,回家呢会经过一段长长的土路,路上黑灯瞎火的,用来分辨路程和方向的只有路上隔一段栽种的几颗槐树。一般过了四颗槐树,这路也就到头了。可是那天,他一直走一直走,过了四棵槐树了,却他娘的还没出那条路。他想是不是之前数错了?就耐着性子又往前走,可就是走不出去,到快天亮了,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围着一个槐树在哪儿转圈,抬头一看,只见有个男人吊死在树上,那眼珠子还睁得大大的看着他呢。”说完了,熊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吹灭了放在身前的蜡烛,熄灭的烛火带了最后的一丝烟气,在熊原的身前徘徊了一阵,散向了空中。

坐在熊原身边的曾日华倒是看了眼熊原,一边捶了他一下一边吐槽道:“可以啊,熊,这不挺能说的嘛。氛围渲染的不错啊。”

冬青听完也觉得不错,说道:“这其实就是鬼打墙。而且槐树,又称为木鬼,本身就阴气重,又有人自杀,没见血就不错了。”

众人又窃窃私语了一阵,就轮到曾日华了。他倒是清了清嗓子,装足了架势,这才开口道:“很久以前,有一盘录像带……”

趁着曾日华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罗飞和薛天小声交流着。

“薛天,你觉得这个赵吏怎么样?”罗飞开口问道。

“不好说,看不出动机,看不出用意。”薛天沉吟了片刻,有仔细回想了方才发生的事情,谨慎地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罗飞的眼中有些不安,“今天我总觉得他是有备而来,就是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管他是冲着谁来的,想要干什么,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观其变。”薛天又把罗飞往自己的身上拉了拉,带着安抚的语气说道。

“最后,女人从电视机里爬了出来,黑色的头发缠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而诅咒仍在继续……”曾日华终于结束了冗长的故事,吹灭了蜡烛,然后像是要享受大家的掌声一般摊开了双手,却遭到了大力的吐槽。

“我说小指头,你废话了这么多,其实就四个字,午夜凶铃啊,真当大家不看恐怖片啊。”梁音不客气的打了个哈欠,大力的吐槽着。

“就是,”连尹剑都对曾日华赤果果的抄袭行为表达了不满。

赵吏看了曾日华一眼,头发吗?这承载怨气的最佳容器,到时候希望他也能真的喜欢。

“不然你来!”曾日华大为不满,对着尹剑叫嚣着。

“来就来!”尹剑也开始了今天晚上的第三个故事……

夜还长着,奇妙的一切正在悄然来袭……

 

 预告: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薛天,你最想见的,又是谁?

评论(43)
热度(59)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