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暗黑者X灵魂摆渡——新年的试胆茶话会下篇Part One

下篇Part One

作者有话说:

本来想一发写完下篇的,奈何我的伏笔太多写不完,所以超了我的预算啊,只能先发一点然后我接着写了。果然我的坑越来越大了……还有本章会有一点重口的内容,看不了的大家就跳吧。


“这是我旅游遇到的事情,”尹剑推了推眼镜,深吸了口气,又小心的把自己往后面的沙发上靠了靠,像是得到了某种安全感,然后才又小心翼翼地说道:“有次我们警队去外地旅游,为了省钱,就住在一个有点偏的旅馆,两个人一间房。和我一起住的那个同事,晚上的时候被其他的同事拉去喝酒了,我也就没管他,自己先睡了。到了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见门开了,我就以为是我那个同事回来了,就也没在意,嘟囔了几句就翻身继续睡了。然后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吧,晚上我尿急,开灯怕吵醒别人,就拿了手机当照明起身去了卫生间。然后就坐在马桶上大号,顺便就开了手机想看看时间,可就这个时候,我……我看见……”尹剑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又开始有些结巴。

“个斑马,剑你别怂啊,快说嘛,急死我了……”熊原倒先忍不住了。

“我看见我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我同事说他们决定喝通宵,就不回来了。然后我就突然想到,如果我同事没回来,那外面和我呆在一个房间了的是谁?”尹剑一股脑的全说了,之后猛灌了一口啤酒,才吹灭了自己的蜡烛。

“这个故事有点意思啊。”薛天也喝了口酒,用肩膀蹭了蹭罗飞说道。

赵吏也挑了挑眉表示了赞同,冬青倒是被这个故事弄得想起了好多曾经在旅馆里看到过的形形色色的鬼,还有那个被淋了一头方便面的胖妹女鬼,一时倒是有点失笑。

“那你后来出去看过没?”罗飞倒是好奇地向尹剑追问道。

“没,我……我就在厕所呆了一夜,都吓死我了,哪儿敢出去啊。”尹剑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回答道。而在离尹剑不远的角落里待着的韩灏看着尹剑的样子笑了,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也不一定是鬼啊,说不定就是个入室盗窃的,或者干脆是进错房间的人呢?你真应该出去看看的。是吧,梁音。”穆剑云接着罗飞的话发散着思维,还顺手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梁音,示意她也来吐槽两句。然后梁音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一直盯着众人面前摆放成环形的蜡烛,像是在一遍遍确认着什么。

而针对故事的讨论倒是仍在继续。

“梁音?”穆剑云又推了推梁音,小声地问道。

“不对,多了一根。”梁音看了一眼穆剑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什么多了一根?”穆剑云有些茫然。

“蜡烛!”梁音像是确认了什么,肯定地说道:“是蜡烛!多了一根蜡烛!”

“蜡烛?十个人十根没错啊”穆剑云又数了遍面前摆成环状的蜡烛,已经熄灭了的三根,还有七根蜡烛亮着,一共十个人,这数字没错啊,穆剑云一时没能找到问题所在,继续用疑惑的表情看着梁音。

梁音有些急了,压低了声音飞快地说道:“我们七个加他们三个人是十个人,但那个王小亚没参加也就没蜡烛啊,那就应该只有九根蜡烛,一开始我数过是九根,但现在却变成十根了,多了一根!还有,你有没有闻到,这里好香。”

这话说得穆剑云心里咯噔一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勉强笑着说:“不,不会吧,香味大概是香薰吧。蜡烛,别是你心理作用数错了。要知道,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人的大脑和眼睛是会欺骗你的。”

梁音刚想继续说着什么,就听见坐在他旁边的冬青的声音:“梁音,我们想听听你的故事了。”

梁音一怔之后随即缓过神来,压下心中浮起的不安和怪异之感,换上自己一贯满不在乎又带点邪恶的表情,开口说道:“我的故事超级简单,就一句话,你们听好了啊。”众人被挑起了兴趣,都期待地看着梁音。

梁音嘿嘿笑了笑,慢慢地用一种阴森的语气说道:“每天晚上,当你对着镜子洗脸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当你低下头,本该消失在镜子里面的你却没有,反而冷冷地的看着你,会怎么样?”

诡异的沉默出现在众人身上,大家脑中都同时出现了这样一幅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赵吏和冬青见怪不怪没什么感觉,专案组的一行人就明显没这么高的恐怖耐受度了。曾日华浑身发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穆剑云撇了撇嘴心里总觉得有些膈应,韩灏倒是没什么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除了姿势越发僵硬,尹剑吓得直接躲在了熊原的身后,熊原自己也有些木,就连罗飞和薛天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一种从心底深处弥漫上来的寒意向众人袭来。梁音倒是笑的很开心,用愉悦的心情吹灭了自己的蜡烛。

一时气氛冷凝,最后倒是穆剑云出来吐了梁音的槽:“梁音你个重口味,这果然说个故事都是细思极恐。”说完戳了戳梁音,做了个无比嫌弃的表情,然后又接着说道:“好了,还是听我的故事吧。”

看着众人都点头表示同意,穆剑云也就开始了自己的讲述,像是为了甩开刚才的膈应,也像是为了说服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穆剑云清了清嗓子,说道:“小仪是一名夜总会舞女,为了筹措祖母的医药费,偷取皮条客阿文的几千元港币被发现,然后就被阿文在内的三人抓走,关在一个公寓单位,他们用木板封着该单位的玻璃窗,以滚油泼向小仪的口腔,在伤口上涂上辣椒油,逼她吞吃粪便及喝尿,把烧溶的塑胶吸管滴在她的腿上,并命令小仪发出笑声,后来小仪开始神志不清。在数星期后,小仪终于支撑不住死去,死时脸部浮肿、牙齿流血、全身长满水泡、伤口灌脓。她的头骨被发现缝在一个美人鱼造型的Hello Kitty洋娃娃中。”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这俩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重口味啊,赵吏心里也默默地吐槽了一句,这会儿连杀人分尸这种事都来了,这专案组女人的画风果然不是一般人。这么看来王小亚除了能吃一点,没用了一点还是挺女人的。

“这……这也太狠了……简直变态啊……”尹剑推了推眼镜说道。

“欺负个女人,这几个太他妈不是东西了。”熊原捏爆了手中的啤酒罐子,愤愤不平的说着。

“人其实比鬼可怕的多。”冬青也有所感触的说道。

“穆剑云,我没记错的话,你说的这是1999年的香港Hello Kitty藏尸案吧。这个案子当年可是轰动一时,巷尾皆知的。”罗飞思索了片刻了片刻说道。

穆剑云吹灭了蜡烛,喝了口啤酒润了润喉咙,对罗飞打了个响指,做了一个Bingo的手势。

“这案子我也知道,其实不止分尸藏尸这么简单,当时为了不让尸臭散发出来,这个头颅还是煮过的,一半的头发和头皮都被煮烂了呢。”一边说着一边向众人比划着动作,梁音的双眼透出了某种兴致盎然的光芒。

“呕……我去……太恶心了……”曾日华一阵反胃。

这时,围成圆形的蜡烛已然灭了五根,在房间也变得有些幽暗,众人的脸在昏黄的烛火下,映衬得明明灭灭看不真切。

冬青刚想接着说故事,却被赵吏暗暗拍了一下拦了下来。赵吏抬头看了看表,已经深夜11点了,而蜡烛已经烧了三分之一,是时候了,他环视了众人,开口道:“不如让我来给大家说个故事?”

罗飞和薛天对视一眼,韩灏抬眼扫了赵吏一眼,其他的人也都振奋了精神,大家都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怕是要来了,都暗自警醒。

赵吏把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却洒然一笑毫不在意,他用一种怀念而遗憾的语气,慢慢地说道:“那是一个下雨天的晚上,在一家便利店里,一家,名叫444号的便利店。来了一位女客人,一位声称自己的丈夫养了鬼妾的,带着异香的美丽女人……”(这个故事就是灵魂摆渡第一季第四集鬼上床,这里我就不细写了。)

不紧不慢又引人入胜的语调,让众人身临其境,就好像亲眼看见了女人看见鬼妾的惊恐,女人以为被丈夫背叛的痛苦,女人知道真相后的无奈和惊惶,女人消失前和丈夫最后的痴缠。“忘川之畔,与君长相憩,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寸心无可表,唯有魂一缕。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赵吏以这几句话结束了这个让人心生遗憾的故事。

“所以,点燃了那个香,我们就能看见,甚至和那些已经死去的人沟通?”穆剑云问道。穆剑云的一句话,让众人的神色各异,薛天的脸上一片漠然双手却早就无意识的握紧。罗飞垂下了眉眼,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悲伤和怀念。梁音的神色怔忪,双手环抱双膝,做出了一个缺乏安全感而产生的防备姿态。韩灏不自觉的看着自己的手,脸上一片茫然……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赵吏又重复了刚才故事中提到的诗句,像是在回味故事中哀伤一般,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其实就是通天犀的犀角,传说点燃它,就能和逝去的人再次见面,宛若其生时。”

薛天却突然打断了赵吏,一改之前的形象冷冷地问道:“这些蜡烛的香味是什么?难道就是犀角的异香?”

赵吏看着褪去了伪装变得锋利而咄咄逼人的薛天,似笑非笑的扯动了嘴角,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就是犀角又如何?你难道没有想见的人?或者说你害怕见到谁?”

众人面面相觑,赵吏的毫不否认让大家不知所措。薛天闻言也皱了皱眉,刚想反驳却听见啪嗒一声,窗外一道闪电劈下,玄关的一盏吊灯突然碎裂,瓢泼大雨轰然而下,随之而来的整个别墅的电力系统也失了灵。只有那几束幽暗的烛火依旧在黑暗中跳动挣扎。

赵吏却又缓和了语气,用玩笑般的腔调开口说道:“玩笑,玩笑罢了,我要真有灵犀怎么舍得给你们用啊,早就藏起来了。”

“吓死我了,还好是开玩笑。”熊原倒是没心没肺的应和着。

其他的人虽心有芥蒂却无法表露,在明眼人看来,今天晚上,这个赵吏的一举一动都透着怪异,装神弄鬼的言论和试探,还有那个透着不详和宿命的故事,都预示着今天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预告:

薛天:赵吏,你对罗飞做了什么?

赵吏:也许他只是睡着了,也许再也醒不过来,这取决于你,薛天。


评论(38)
热度(54)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