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灵摆X暗黑者)新年的茶话会番外篇—祭(上)(内有触手play虐赵吏,不喜误入)

作者有话说:

这篇应该是说好的茶吏,然后没想到前面虐吏吏虐太high,上篇写完了,女王大人才刚出场……预计上下篇完结,这个番外我拖了蛮久的,主要春节嘛and懒癌犯了……这篇算是由于楼主昨天生日,就当生日福利吧~~~~and还有某一直崔文的亲……下章估计就是茶茶来虐赵吏了,大家有神马想看的可以留言,我会参考下哒~~~~


窗外明月皎洁,细碎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房间里赵吏的脸上,映衬得他的脸色越发苍白。躺在床上的赵吏由于灵力损耗太大,陷入昏迷,口中偶有呢喃,额间满是薄汗,眉眼间不时紧皱,不知是梦见了什么,神色间满是痛苦和疲倦……

床的周围,是王小亚设好的结界,控制赵吏外泄的灵力,以及保护他不被觊觎他摆渡人灵力的阴邪所侵。

然而,不知何时起,组成结界的红绳却被一根藤蔓慢慢的拨开,原本牢固的结界瞬间崩坍,赵吏外泄的灵气无所约束四处逸散。而那根藤蔓却像是被诱惑一般,循着那丝灵气,甚至放肆地向床上蜿蜒渗透。

越接近赵吏,在灵气的滋养下,藤蔓越发青翠欲滴,就连藤上的细刺都泛着碧色的暗纹。已经爬上床沿的它又横生出好几条枝蔓,从左右两个方向把赵吏包围了起来。在悉悉索索的声响中,数条藤蔓已经撩开搭在赵吏身上的薄毯,仿佛具有生命一般,贪婪地从各个方向向赵吏侵袭而去。有的以床尾的床柱为基,缠绕在他的足踝周围,有的在灵力最为浓郁的胸腹间徘徊不去,有的却已经爬上了他的右腕。

灵力的加速流失,藤蔓和床单摩擦的声响,越发收紧肆意的藤蔓以及藤蔓之上细密尖刺的锐刺都在刺激着赵吏的感官。“呜……嗯……”,低低的呻吟从赵吏的口中传来,这些藤蔓的入侵让即使是昏迷中的赵吏都感到不适,他不自觉地想要辗转挣扎,想从如跗骨之蛆一般盘桓在自己身上的这些东西的包围中挣脱开来。

可是食髓知味的藤蔓又怎么会放过已经落入网中的带着诱人甜香的猎物?几乎是在察觉到赵吏挣扎的一瞬,数条已经缠绕住赵吏的藤蔓齐齐收紧,附于之上锋利的锐刺也不再只是在赵吏的肌肤上搓磨试探,而是一个个宛如嗜血的獠牙,划破原本就有些松散的衣服,直接咬入赵吏的身体。

“啊……”剧烈而尖锐的疼痛把赵吏从昏迷中惊醒,他大口的呼吸着,剧痛让他的神智有些昏沉,恍惚间他只觉得身上好像布满了尖利和细密的锐刺,稍一挣扎,这些被紧紧勒在身体中的尖刺就会被牵动,整个人宛如躺在荆棘丛中。本能的,赵吏只能尽量放缓动作,以求喘息。

他勉力睁开双眼,只见自己虽然还是躺在别墅中自己的床上,却已经被大团大团墨绿色的藤蔓所包围。而这些藤蔓已经几乎遍布自己的身体,右足被从床脚蔓延而来的藤蔓死死缠住脚踝不得动弹,甚至已经沿着小腿向上侵袭。左手也被藤蔓从薄被中牵出至头顶,整个左手腕上紧缚着枝蔓,一些新生的从掌心中穿过的藤条甚至还布满倒刺。而右手却被另一从藤蔓和胸腹缠在一起。尖刺的搓磨之下,赵吏的衣衫已然残破,苍白的肌肤上爬满令人毛骨悚然的藤蔓,藤蔓之下更是布满细小的伤口和尖刺,殷红的鲜血和微弱的灵力从伤口中沁出,让藤蔓上的翠色在血液的浸润下显得越发诡异可怖。

看清了眼前自己岌岌可危的处境,赵吏心道不好,王小亚布的结界只能防犯没有实体的阴邪,却阻止不了已经修出实体却被摆渡人灵气所诱惑的精怪,肯定是自己外泄的灵气把眼前的东西引来了。赵吏不由得暗自苦笑,如果自己不是灵力耗尽,这种连灵智都没有修出的精怪根本近不了身,而现在却被它生生折磨成这副狼狈的样子,想到这里赵吏不由得眼中满是郁色。

但越缠越紧的藤蔓却没有给赵吏喘息的时间,赵吏知道,以现在自己的状态根本撑不了多久,如果不能挣脱,就只能被藤蔓吸干精血和灵力而死。但是自己的双手被藤蔓分开,无法结印,现在唯一的生机就只有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聚火符,毕竟这些木属性的精怪,对火有着本能的畏惧。

“咳咳……”赵吏费力地偏了偏头,看了看被自己放在柜子上的符隶,在失血和灵力流失的双重折磨下,赵吏脸色越发苍白,眼前也开始模糊,他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估算着右手挣脱之后拿符与施符的时间,准备奋力一搏。

深吸了口气,赵吏将自己最后的灵力汇聚在右手,将缠绕在右手上的藤蔓崩开,极力向床头柜上的聚火符靠近。10厘米,5厘米,却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赵吏只觉得呼吸一窒,眼前彻底一黑,原来藤蔓紧紧地勒在赵吏的脖颈,窒息的痛苦让赵吏功败垂成。

胸腔中越来越稀薄的空气,愈发昏沉的神智,遍布全身的剧痛,以及濒临死亡的窒息感都赵吏开始剧烈的挣扎,诡异而满是尖刺的藤蔓,几近赤裸满身血痕的男人,血迹斑斑的白色床单,生与死的交汇,形成了一种残酷而妖异的美。

然而,就在赵吏觉得自己即将魂飞魄散的最后一刻,却有人切断了紧紧扼住他咽喉的藤蔓,一个女声慢条斯理地说道:“赵吏,才几天不见,怎么区区一个连灵智都未开的棘都能把你一个摆渡人折腾成这样?”

赵吏大口大口的喘气着,剧烈的咳嗽着,恍惚间,他听到自己用沙哑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主阿茶。”


评论(30)
热度(40)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