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文艺女神╰( ̄▽ ̄)╭ 经

第二季方木攻了呀

感觉第二季方木人设变攻了呀!第一季偏软和惨,第二季才有点原著方木的意思!邰队但是越来越软萌和糙帅了23333333感觉我要被歪成彻底方邰了😂😂😂不过第二季方邰之间老夫老妻的感觉萌我一脸!!!!
ps唐悠这个人物目前看来略烦啊……

满200点梗

不知不觉满200粉了,那就来点个梗吧,青吏天飞飞天方邰,除了肉可能我实在无能为力,其他的大家点吧,我挑着写两篇~( ⁼̴̀ .̫ ⁼̴́ )✧

《夜色》番外——耳钉&审讯(粉丝满百福利~~)

番外(lof粉丝满百赠礼)


Part ONE 耳钉

休息了整整两周后,邰伟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除了脱臼的右手腕还不能用力承重,而挨了一枪的方木,伤虽然是贯穿伤,但伤的位置在左肩,没有伤到锁骨,将养了两个礼拜,虽没有痊愈,但也是没有大碍了。两人就出了院,回到局里上班,毕竟还有一堆事情需要善后处理。

邰伟和方木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回到阔别两周的市局刑警队,两人都有些许的雀跃。尤其是邰伟这个闲不住的,在床上躺了两个礼拜简直都快不会走路了,邰大队长表示,这样以后还怎么抓罪犯。

“诶,队长?方木?”大壮看到两人,一阵的惊讶,尤其是看到邰伟的新造型之后,一脸三观被刷新的卧槽。...

《夜色》最终章(完结了撒花~~原脑洞文《赌》后续)

十.终篇

“方木!”邰伟从噩梦中醒来,梦中的方木为了救自己,被子弹击中血流不止,而他被绑在邢架上什么也做不了。他大口的喘着气,惊出一身冷汗。回过神,邰伟发现,自己被换上了病号服,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右手手腕打了石膏固定,左手正在打点滴,全身无力,稍微一动,那些遍布全身细小的擦伤、鞭痕和淤青都在隐隐作痛。

转过头,阳光刺得他不自觉眯了眯眼,温暖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病房,洒在他的身上床前,窗户半开着,带着暖意的微风带得窗帘微动,透过这些还有楼下孩子的玩笑声传来,一切显得安宁而祥和。就像激烈的交响乐戛然而止,这种巨大的反差让邰伟一时有些茫然怔楞。

“邰队!你醒了?”,一旁守着的大壮连忙...

王泷正大大微博配的图实在太配我的《夜色》那篇文(˶‾᷄ ⁻̫ ‾᷅˵)
简直就是第一章我想象中的西装play的样子,后面那张果体看得我好羞涩⁽⁽ૢ(⁎❝ົཽω❝ົཽ⁎)✧捂脸∠( ᐛ 」∠)_果然刚写完调教play的人不能刺激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夜色》第七章23:20(原脑洞文《赌》续篇,调教play在下章……)

七.23:20

夜色3号包厢

两位保镖正坐在包厢内,盯着屏幕上崔林的一举一动。只见崔林显示漫无目的的在大厅晃了下,之后却突然拐进了大厅的安全通道,又等了几分钟,却还是不见,两人心中不免犯了嘀咕,毕竟他们任务是监视毒刺。两人视线一对,便有了决定,年长的呆在包厢,年轻的出去找崔林。

又过了几分钟,还是没等到人回来,年长的保镖有些不满,突然,咔嗒一声,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一回头,发现是崔林回来了。他的表情显得阴沉,双手隐在袖中,有着一种不自然的颤抖,时不时有暗红的粘稠液体从袖口滴落。双眼低垂,整个人透着一种奇怪又渗人的呆滞,一言不发,沉默着走进了包厢。

“哟,您回来了。”年长的保镖颇有些皮笑

《夜色》第六章23:00(原脑洞文《赌》续篇)

六.23:00


已经过去了将近20分钟,邰伟仍旧失联.而方木,强迫自己从一开始得知消息的极度焦躁中冷静下来,强迫自己松开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攥紧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冷静下来,在这里露了行藏,那么就更没有人能救得了邰伟。如果邰伟死了,那么方木也不会存在于世。抱定了这个想法,方木突然粲然一笑,锐利的锋芒转瞬即逝,既然事已至此,只能放手一搏。


心神稳固之后,方木开始了隐晦地观察,留心周围一切的异动、变化。因为任何一丝的变化都能给邰伟带来一丝生机。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将脑中的资料和今天的情形,目标嫌疑人的行为合并加以分析,最后的出,以毒刺求稳的性格,不会...

《夜色》第五章22:00(原脑洞文《赌》续篇)

6号包厢

“王二少,这边请,巴先生正等着您呢。” 邰看见伟侍者恭敬地为他打开了包厢的门,而他没有看见的,是隐没在黑暗中,侍者微笑之下阴狠眼神。


进入包厢,一片昏暗,看不清楚前路。邰伟眯了眯眼来适应眼前的光线,突然面前白光骤亮,刺得眉眼一片模糊,反射性的闭上眼躲避强光,腰间却已被人用枪顶住,咽喉也被紧紧掐住。邰伟心底一凉,暗道一声糟糕,知道自己是被人请君入瓮。


转眼间,电光火石的一番变故让人猝不及防,等邰伟终于适应强光,才发现面前根本不是什么巴先生,也没有刚才一起过来的被选中的参与者,只有毒刺和一排正对着他的黑洞洞的枪口。

情况不明,邰伟试图做最后的挽救,开口为自己解释...

《夜色》第四章21:00(原脑洞文《赌》续篇)

四.21:00



“现在请上我们的第一件拍品,清斗彩缠枝莲双耳瓶。大家请看,拍品瓶敞口,束颈,折肩,弧腹,下承圈足。颈部两侧置对称螭龙耳,口沿处饰如意云头纹,肩颈部绘蕉叶纹,腹部、胫部以缠枝莲为装饰。器形规正,纹饰丰富,绘笔精致……”


展台上光影交错,台下却一片黑暗,让人除了展台以外,其他的地方模糊不清,看不真切。两个人都明白,这是为了藏住身份,刚才粗粗扫过一眼,一些该来不该来的都来了,看来是云龙混杂,都想来分一杯羹。而之前的女侍在送完名册之后就退去,新换上的男侍一个个膀大腰圆,腰间鼓鼓,看来也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看来拍卖会的主人是早有准备,却不知重头戏又...

《夜色》第三章20:00(原脑洞文《赌》续篇)

三.20:00

为了避免被认出,邰伟和方木先后走向拍卖会所在的五楼。到了五楼,拍卖会的主办者,一位满脸笑意,职业经理人模样的男人,在入口处,一位位检查着邀请卡,事毕无误则让一旁守候的侍者带领受邀的客人入内。

轮到邰伟,看到是个生面孔的男人扬起职业的笑容,接过邰伟手中的邀请卡。反复查看,期间又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邰伟,笑着问道:“先生看着眼生,第一次来吗?”

邰伟知道,这是来试探他的身份了,他的身份是低调内敛王家二少,而王家,虽不似韩三爷现在风头正盛,但在绿藤也是数得上号的黑道大家。对于这样的问题态度不能太好,毕竟身份上来说,这男人不过是个前哨,却也不能太坏,毕竟客不欺主。想到这层,邰伟先是看...

1 / 2

© 何处不留痕OvO | Powered by LOFTER